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8月12日, 共有条目303653条。
  • 作者: Nature
  • 某狐
  • 零火
  • shitsuya
  • InsanaeP
  • 语言: 简体中文
  • 尺寸: B6
  • 价格: 20RMB
  • 发售日: CD11(3月9日)
  • 封面: 根号
  • 插画: 根号
  • 馒头
  • Arik
  • Atorosu
  • Fuckako
  • 通贩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6745872832

谁收藏了【既刊】冬日妄语?

全部收藏会员 (19)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通贩地址点我www

如果你需要预定的话wwww

预订邮箱:fisherrain@gmail.com
预定格式:
ID:还有后记没交的画师
联络方式:李狗蛋传声器
场取只用说暗号(真蛋疼,可自定义):画师给我你们这次的后记!因为你们做主场!

试读请点击显示阅读


这次是采取的看图写话,自从小学毕业后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了。然后当,画师翻身做主会出现什么事情呢?
某个画师给她要好的写手交了一张白纸……
恩,白纸
然后我想,也没问题。于是请大家期待白纸能写出什么……
此外这也是NEET社(我在认真考虑换名字)社刊2周年了,希望大家能继续喜欢
PS.同人志最初的定义是……

纯文学创作上的同人志以时间先后来说,应该才是同人志文化真正的起源。初时这类作品集经常是以学校中的文学性社团为主轴,进而发行的一种社刊型态创作合集,有时也可能是遍及全校规模的文学创作校刊。但是完全与学校体系无关,纯粹因理念相同、个人之间的交好而组织起的同人志,在一些业余与专业作家之间也广为盛行,这类的单位与因为文学竞赛而产生的合集,或者以商业发行为目的的合集作品是不同的。而同人志的运作,到最后也往往转变成一种创作上的流派分别,以日本文学界来说,有记载最早的同人志,应该是以19世纪末作家尾崎红叶及他所属的创作社团“砚友社”的友人们所共同发行的《我楽多文库》。

以上请无视……

关于文少,目前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理论上12月初会搞定

PS. 这次会有个repo读者的回馈,之前repo的读者会附送特别赠品。只要报上你的ID就可以了wwwww

名单:

纳言1503
虐猫狂人千叶酱
茶以飞踢
従二位三条内府実雪
八雲玖記者
阿琳解放軍yeah
丘丘_双马尾代理

如果由我所遗忘的repo读者,那么记得提醒我的水母记性OTZ届时也方便将赠品寄出或者场取

-向神许愿- BY 某狐
00
世界上有句话叫,“信则有不信则无”。
用这句话来概括神实在是再好不过了。神的存在,在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人声称见过,但是却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其存在。但是神本身的存在感无疑是无处不在的,大部分人类都觉得世界上是有神存在的,只不过除了那些自称“老子就是神”的邪教教主之外,大家还没法一起指着哪一个人敬仰的说“这位就是伟大的神”。
但是由此我们也可以知道,神的存在是取决于信徒们虔诚的信仰。
那么,世界上最大的一神教,在二百二十多个国家一共有21.4亿信徒都信仰同一位神,该教的神是有多么的神圣,多么的伟大,也就可想而知了。
同时也能知道,这位至高无上的绝对神站在何等寂寞的神境……
如果觉得这个话题太过玄虚,那么现在还有更加当前、当下,更实际的问题。
一般来说,市郊的夜晚比市中心更黑一些,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的朔月之夜,尤其是现在这样的三更半夜。选择现在出来工作的也就只有那些梁上君子和捕捉梁上君子的人士,偶尔出现一两个喧闹的醉汉,也丝毫不会破坏这美妙的夜之浮世绘。
当然,偶尔也有例外的时候……

01
在这万籁俱寂的深夜里,此时铃木早乙女家大门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
几秒钟后,早乙女小跑到门口,稍稍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个门缝。
门外站着一个身穿褪色灰西装,笑吟吟的三十多岁大叔。身材挺高大的,尽管看着年纪也就是刚结婚的样子,不过却是一脸的沧桑……嗯,就像一位在IT业里数十年如一日为了避免被裁员,每晚加班拼命工作的课长一样沧桑,包括服装也是那种单身大忙人的样子,袖口的线头和毛边的情况糟得简直能让主妇昏倒。
不过姑且还算精神吧,大叔用一脸爽朗得简直耀眼的表情,对着门缝里那只怀疑的丹凤眼说道。
“贵安,请问这里是铃木宅,你就是铃木早乙女小姐,对吧?”
“……”
早乙女没说话,只是沉默的盯着这个模范的可疑人士,用最小幅度点了点头。
“那么,失礼了。铃木小姐你好,鄙人是神,响应你一分钟前的虔诚祈祷,来实现你的愿望,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门外的大叔微微点了一下头,露出了一排在半夜里也白得闪闪发亮的牙齿。
在一部分意义上这话说得并没错。
早乙女确实有一个愿望。
所以她为了实现这个愿望,这半年她一直停学在东奔西走寻找实现方法。
所以当她得知有种方法能够召唤出神来实现她的愿望时,她上下求索之。
所以今夜,她根据从旧货摊上得到的一本古书,组织了仪式,召唤了神。
理所当然,她希望神能够降临到她面前,实现她的愿望。
……但至少不是现在这种现实主义得过头了的“上门服务”。
“……”
可疑,好可疑,非常可疑——这就是从早乙女眼神中所透出的所有信息。
虽说对方自称是神,不过更像是神经病。
而且不管对方到底是谁,对于一个独居的16岁少女来说,三更半夜里在自家门口面对一个年龄比自己大两倍多的奇怪大叔,实在太危险了。要不是大叔所说的话确实符合事实,否则早乙女早就让对方吃闭门羹了。
目前早乙女还是打定主意先沉默的观察一下情况。
“那啥……铃木小姐,你倒是说句话啊。”
自称神的大叔虽然依旧保持着一副和蔼的笑容,不过他的嘴角已经开始抽动了。至于原因嘛……无风的深秋夜晚虽说还不至于冻死人,但是一直在外面站着也挺难熬的。
“只有鄙人一个人在夜里的寒风中长篇大论很没面子啊。”
“骗子……”
“喂!别第一句话就是否定鄙人的本职啊!”
大叔急了,早乙女还是一如既往的用冷淡的声音回答道。
“谁会相信一个半夜来敲门的奇怪大叔的话啊……再怎么说,既然是神那么出场方式应该更华丽一点吧。”
在任何一位少女的幻想中,对于“神的降临”这种事情,圣光、法阵、十字架和天使之类的东西应该是必不可少的。就算可以不用那么大张旗鼓的,但眼前这种和保险推销员一样的出现方式也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呃……可以倒是可以……不过为啥要浪费那么多神力去搞那些花里胡哨却一点用都没有的排场啊,很累人的啊。而且现在大半夜的,弄这么大动静可不是啥好事,会影响到周围邻居明天上班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算是一个相当关心迷途羔羊的神呢……当然这种说法是建立在他确实是神的前提上。
“这么说来,如果鄙人不展示点什么出来,你就是不相信鄙人是神了吗?”
像是没有办法了一样,大叔无奈的耸了耸肩,双臂交叉的叹息道。
“好吧,真没办法啊,铃木小姐,那就关门吧。”
无需对方再说一遍,早乙女马上就关上了门,然后转身靠在门上闭上眼睛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走了吗?果然二千三百日元的地摊货假古书就是不可信啊,看来要见到神还要另外想办法……
虽然早乙女这么想,但很快门又被敲响了。
“铃木小姐,现在可以开门了。”
这回门外声音换成了一个女声,而且还特别的耳熟,耳熟得简直让早乙女背后有些发毛。
就像刚才那样,早乙女再次打开了一条门缝往外窥视。
……然后就眼睛顿时瞪得和硬币一样圆。
这回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女生。
健康而柔顺的栗色短发在秋夜寒风的吹拂下微微晃动,在同龄女生中完全可以算一流的姣好可爱的脸庞上,浮现着温和而又略带点得意的营业专用笑容,个头虽然不是很高,水手服包裹的身材也并不算非常特别的凹凸有致,但这种适度的娇小感反而让整个人感觉更加可爱,而犹如陶瓷般白皙的两条修长的大腿从校服短裙下伸展出来,更是让可爱程度翻了一倍。
完全是跟早乙女一个级别美少女。
几乎就跟早乙女长得一模一样。
简直就是镜子中走出来的早乙女。
她就是……
“无需再次自我介绍了吧,妾身就是刚才那位,妾身就是妾身,妾身就是神啊。”
这位和早乙女神似的女生微微欠身,用和早乙女几乎一样的声音说道。
“没什么好惊奇的啦,像是这种程度的变化,对于妾身这样的至高无上的神来说只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啦~尽情的赞美妾身吧,颂扬神乃是信徒们的义务啊~”
只不过性格和气质就真是差太多了,一边正版是存在感不如路边上邮筒的沉默妹子,一边盗版则是喧噪度堪比专业推销员的神样少女,差距大得跟喜马拉雅山脉和马里纳亚海沟一样。
“妾身想这回应该能信了吧?”
“……”
已经毫无疑问了。
以现实而言,不到一分钟内完全复制他人的外貌到自己身上,这是只有神才能创造的奇迹。
超现实的现实摆在真•早乙女眼前,让她说不出半个字来,只能像僵尸一般点了点头。然后打开大门让神进来……
-恶之海- BY Nature
That girl's eyes like the snow, as the scalpel in her hand.
——那个少女有一双冰雪般的眼眸,如同她手中的刀刃。

【1】
淡色的长发,白皙的皮肤,冷静的目光和纤细的手指。立于手术台前的少女有着冰雪一般冷冽的气质,她静静拿起一旁的刀具,对已经快要失去知觉的病人说道。
“那我们这就开始吧。小姐。”

艾薇•伏波切尔是学院的高材生。她的名字,几乎在这座城市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美丽动人的容貌,年纪轻轻就获得过多项论文大奖,待人认真和善,礼貌且有风度,甚至还有传言说她将会成为女王的御用医生。
但……或许这只是个传言罢了。
艾薇最擅长的不是理论分析也不是药草学,她最想做的是成为一名外科医生。
这是一个女性无法成为主刀医生的时代,她不可能得到医师执照,她的梦想注定落空。
——你一定是这样认为的吧。
很可惜只对了一半。
艾薇确实不可能得到医师执照,但不代表她不能主刀手术。

做好必要的麻醉,用刀子缓缓沿着既定的轨迹切下。
脸庞渐渐有了兴奋的红晕,但手腕的力道却是丝毫未变。
有血顺着裂口流了出来,在缝合之前……还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
小东西在挣扎呢。
当刀子抵在子宫壁上,透过那微弱的震颤,像是能够看到里面未成形的胎儿拼命颤抖的模样。
切开。
再下一层。
切开。
女人已经睡过去了。她付了钱,将自己交付到了街头巷尾流传已广的密医手上。医生将会帮她解决掉一切的,所以不用她担心。
剪断。取出。湿淋淋的身体淌下新鲜的红色。
“对不起哦。”
艾薇静静地笑了。她的声音在这漆黑的地下室幽幽地来回飘荡。
她轻声地对着手中的血团道歉。
“要怪,就怪你们的母亲吧。”

正如之前说的,艾薇不可能拿到正式的医师执照。
但她依旧可以给人做手术。
伤口缝合,微小整形,止血或是……堕胎。
来找她的大多数是旧街的妓女们。这些女人没有足够的钱去正规的医生那里做手术或是买堕胎药。因此只需预约就可以做手术的“密医”成了她们很好的选择。
没人知道密医究竟是为何如此,也没人知道她究竟是谁。
而艾薇本人,则是陶醉于一次次真实地切开肉体的感觉。
-叛国者- BY Insanaep
纪元历122年1月1日 雪


这可能是我的最后一篇日记了,我现在在劫难逃。
我是一名叛国者,但我是清白的,这本日记可以证明。如果你得到了这本日记,请务必从头看完,这里面写有真相。不过对不起,我不能把真相写得太直白,不然这本日记可能会被销毁。
希望你能相信我,凭这个去找到另一个叛国者。
请阻止住他,不然我们的国家会再度陷入灾难。





纪元历121年4月1日 晴


上午八点整,被外面的风笛声吵醒。
情不自禁地骂了句脏话,从床上爬起来,踏上布拖鞋,随便踢开了床边的易拉罐,蹒跚着走上阳台。
外面正是一片盛世。
一座又一座高耸入天的尖塔状建筑都垂下了巨大红色条幅,上面画着帝国的华丽国徽。数艘空艇徐徐地在低空前行,花瓣从天上散落下来,像下起了粉色的花雨。

我趴在阳台上,边打着哈欠边伸手去抓花瓣。
“啊,今天是大捷纪念日来着的。”我打了个大哈欠,然后随口就又是一句脏话。

街上,吹着风笛的仪仗队正迈着整齐的步伐游行,街的两侧挤满了围观的人群。
“岚斯帝国万岁——!!!”
不知是谁先带头喊了,引起了众人的齐声欢呼。
“岚斯帝国万岁——!!!”
爱国情绪真是高涨啊,这一大早的庆祝活动就开始了。
不过我毫不关心今天是什么纪念日,自己的睡眠被打搅了是不可原谅的。但是我能怪谁去,一百年前赢下那场战役的将军们?得了吧。
迎着那漫天飞舞的花瓣,我对着空艇们竖了下中指,然后走回自己的房间。

不对比还好,刚看见外面那片如天堂般的盛世光景,再看自己凌乱的房间就好像踏进了地狱一样。
已经多久没收拾房间了?记不清了。也许该收拾下了,因为我想再买台服务器进来,不先腾出点地方出来可不行。
外面这么吵,想再睡回笼觉看来是不可能了,我再打了个大哈欠,无奈地坐下打开了笔记本。笔记本上还稍有点余温,因为就在不到两个小时之前,我还在坐在它前面为我的课题而苦恼,困到眼睛都睁不开后我只好先去睡觉。
我也就才睡了一小会儿就被吵醒了,不然也不会恼怒成这样。现在我还是得为选课题而烦恼,今天不仅是大捷纪念日,还是我选题的最后期限,大捷对我来说不重要,选题重要太多了。
课题我一定要做得很出众,我才有机会出国,离开这个我从小就讨厌的岚斯帝国。

啊!
在这个纪念日里,我想到了一个不错的灵感。
既然这个课题是为了离开这个国家而做的,那么这个课题的主题就叫……叛国吧。



纪元历121年4月2日 晴


岚斯帝国,这里是一个历史悠扬的国家,尖塔状的建筑风格已经传承了千年。看上去华丽非凡的岚斯帝国,背后也不乏贫困潦倒的人们。越追求华丽,贫富间的差距就会越大,浮华尖塔的下面,是无数落魄者的帐篷。
这里是一个固步自封的国家,如果没有相邻的艾斯伊军国百年前的侵略战争,当权的贵族们可能至今还沉睡在自认无敌的美梦里。
艾斯伊军国是掌握着“邪术”的国家。这邪术被其他国家叫做炼成术,或是魔法,不过在岚斯帝国只有“邪术”这一个叫法。岚斯帝国对这邪术痛恨不已,因为百年前艾斯伊就是靠他们的邪术打得帝国一片溃败。
这 邪术不仅震惊了整个帝国,而且震惊了整个世界。当时的形势是这样的,世界上先进国家们已经全军装备了枪火,而岚斯帝国主要靠的还是白刃。是的,百年前的岚 斯就是这样一个落后的国家。但是,在掌握了邪术的艾斯伊前面,无论是枪火还是白刃都是劣势,这让全世界都感觉到了威胁。
就在岚斯濒临灭国之际,创世之战打响。全世界向艾斯伊竖起了战旗,不会邪术的人们举起大刀和火枪,和会邪术的人们宣战。
那是一场让整个星球都生灵涂炭的巨大战役,简直是一场全球范围的大厮杀。
就算邪术再厉害,与全世界为敌也是不可能抵抗得住的。这场战役最终以岚斯帝国成功登陆狩猎岛为标志,艾斯伊军国宣布了投降。
这一天也就是4月1日,如今的大捷纪念日。岚斯帝国在“国际友人们”的援助下,击败了侵略者。
说是这么说,不过只要是个爱国情绪不那么高的人,纵观下当时的国际情势也能知道,能赢下当年的创世战,主要还靠“国际友人们”。而那些所谓的国际友人,无非也就是怕唇亡齿寒,尽早压制住艾斯伊这根毒草,等他们真把岚斯灭了就迟了。
艾斯伊签订了“禁用炼成术协议”(炼成术是国际上的标准名称),不过据说如今这协议已经形同虚设了。不仅在艾斯伊,其他国家也开始研究这技术。这的确是革命性的技术,战争外也能运用在各个领域上。但是,炼成术在岚斯境内是禁止使用,甚至禁止学习的。
因为这被公认为了国耻。
岚斯不像百年前那么固步自封了,百年间不断学习他国的技术,努力追赶,如今是已经完全复兴过来了。但是,唯独炼成术还被认为是邪术,全国严禁。
国内的激进派还扬言要彻底断绝开与艾斯伊的外交,禁止国内流通来自艾斯伊的商品。
当初是艾斯伊发动了侵略战争没错,到如今还这么记仇,就有点小家子气了。新闻里天天宣扬要和国际接轨,和其他国家友善往来,就艾斯伊被排除在外。

叛 逆是年轻人的特权,帝国人越仇视艾斯伊,我就越对那个国家感兴趣,尤其是他们的炼成术。如今在网络上什么都唾手可得,就算国内封杀了所有与炼成术的网站, 搜索引擎里“炼成”也是敏感词,就连一本叫《黄金是怎么炼成的》的与炼成无关的书也无辜地遭到封杀,不过,我还是能想办法查到相关的资料,而且托这个的 福,我不仅学到了点炼成术,网络技术也很精通了。
国内不只我对炼成术感兴趣,我们还有一个地下组织,叫“帝国炼成术师”。可能是老一代的人大都对艾斯伊还有仇恨,组织里大多是跟我差不多大的年轻人,因为我精通突破国内网络防护墙获取资料,他们都叫我“墙之炼成术师”。
相对炼成术,网络技术在这个国家自然是个“光明正大”的学科,于是这就成了我最好的幌子。在父母面前,在学校里面,我一直是个好好学习的乖乖子,读研后,我导师经常夸我说,“你将来一定会是帝国的首屈一指的网络工程师。”
对不起,我对当网络工程师完全没兴趣,注定了会让您失望的。
我是一名叛国者,我的目标是成为真正的炼成术师。

昨天,我提交上了我的课题,这个课题如果我做得很优秀的话我就会获得全校唯一的出国资格。自然了,就算出国去的国家也不可能是艾斯伊,但是出国的话想学到炼成术可就简单多了,这机会不容错过。
就是因为出国能接触到炼成术,所以出国的审核是很严格的,必须对帝国忠心耿耿。所以,我绝对不能暴露出我想学炼成术的念头。单是网络技术方面,我擅长的只是突破防护墙,当然不能拿这当课题。
关于选题我烦恼了很久,没日没夜地想也想不到一个足够好的。在我想到叛国后,我终于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一个适合让我继续叛国的课题。
现在,我现在正忐忑不安地等课题能否通过的通知。
-风夏- BY shitsuya
序章
“你喜欢玩游戏吗?”
在听到这个问题之前,我还以为我睡着了在做梦,可是不管取下眼镜揉了多少次眼睛,面前一脸笑容期待着我做出回答的新城也没有消失。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有,只是在想如果突然问个普通的问题你会是什么反应。”
“……”
作为一个称职的中二病,新城每天都会问我像“如果能用魔法你觉得什么样的比较好啊”“能穿越时空的话你想去哪里”“你觉得死后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之类的问题,搞得今天这个明明再正常不过的问题反而显得有些不对。
……都快不知道有问题的是我还是他了。
“干嘛这么不亲切,我们不是朋友么?”
他说着还大力拍了拍我的背,差点没让我一头撞到课桌上。
“把我拍死了你可就没朋友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风夏。”
他帮我把桌上的东西整理起来往我挂在课桌旁的书包里放,我也就懒得自己去动了。
我们是朋友,这是个毋庸置疑的命题。
风夏这个名字听起来太过女气,所以我并不喜欢被人叫名字,但新城是个例外——这大概是因为他的名字结,是个比我的名字还要女气的名字,除此之外也可能是因为他当初说了“你不觉得在这么冷的天气里一个会让人想到夏天的名字很棒吗”这么一句话。
他常常让我也直接叫他的名字,不过以前暗恋过的一个女生跟他同名,我还是没办法对着他叫出口。
关于这件事,也有另外一个原因。
我对“我们是朋友”这个概念并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坚定,因为我除了上面描述的内容,根本不认为自己跟新城还有其他的回忆。
别说去过他家或者一起出去玩,连怎么跟他认识的我都不记得了。
如果说是忘掉了的话多少也会有记忆的残片吧,但我的大脑关于这些完全是一片空白,一点印象都没有,连有的那部分都像是系统强加给我的设定似的,感觉有些生硬。
“发什么呆啊,一起回家吧?”
“哦好……诶,等等,一起回家?”
好不容易被他一句话拉回神,我随口应着就接过他手里的包站了起来,才发现他话里的问题。
在我仅有的对他的一点记忆里,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每天放学他一定是班上消失得最快的那个……今天居然会叫我跟他一起回家?
“你以为我刚才问你那个问题是干什么啊。”
随随便便把包挂在肩上,他朝我摊了摊手。
“不会是约我去打游戏吧?”
“大概差不多。”
想着也就陪他一次吧,我也就跟在他旁边出了教室。
“今天会怎么样呢……好期待啊。”
似乎是不经意地自言自语,他的口气里却一点期待感都没有。
在那个时候,我还完全不知道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想要什么样的世界呢?”
站在校门口时,他挡在我面前,然后问了这么个问题。
“噗,这才是你会问的问题啊。”
听了他的话之后,我愣了一小会儿,然后笑了出来。
新城结果然是个有些奇怪、或者说奇妙的家伙,会问出这种问题就是最好的证据。
这好像是个没有开始的故事。
我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但是这一切确实就这么开始了,或者说,早就开始了。
-近月- BY 零火
> Day -22 <

普通,普通的人生意味着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含着金汤勺出生当然也并非在一无所遮的弃屋所生,当然应此我也不会肩负什么沉重的责任。同大多数人一样,我日复一日的按照既定轨道前进。就好象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早上起来吃着鸡蛋、面包、牛奶。
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
对 于我来说普通就是我的标签。虽然我有着一个并不算寻常的名字,洛克榭。但实际上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看我都是一个普通的人。就像现在一如往日,我推开古书店 的那扇门,门铃发出好听的叮当声,提醒着店家有顾客来访。有些蒙蒙玻璃上映着我的影子,不长不短的头发,廉价而宽松的牛仔裤,帆布夹克,手套则塞在衣服的 口袋里。
店里很快传来 了老板的招待声,老板是一个头发花白看起来有些严厉的老人,但实际上是一位非常善解人意的慈祥老爷爷。他所经营的这家古书店位于这个庞大城市复杂街道的一 个部分。此刻夕阳从楼宇之间的缝隙撒在了我的脖颈上以下,很快暖意便从哪里弥漫开来。和古书店的老板打工招呼后,我便将手中的书递了回去。
相 比过去我已经来的没有那么频繁了。今天我过来也是为了归还一本借阅的旧书,虽然离归还日期的底线还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但我今天过来上还有其他的事情要 做,终于攒到一笔钱能够购买一本绝版的旧书。毕竟在这一衰退的时代,古书店的商品过于昂贵,或者说书本身也越来越昂贵。而自然作为高中生的我无力支付。之 所以能够借阅也是建立在我之前在这里打工的基础上。
这 样都是托了那个人的福我才能在这里打工。甚至说,发现这里都是她的功劳。对于我来说,和她的联系在于书、有书的地方。我注意到她的时候,是在初中的图书 馆,作为图书委员的她承担下了别人所不愿意做的无聊工作。当时她给我的印象便是比起和人来接触,似乎更喜欢将自己埋身于书中。
但并不是说她没有朋友,或者说和我的情况恰恰相反,不善于社交的我,用书本给自己构建了一个牢固的城堡,用这一方法来减少和其他人的接触。而她不一样,在她当值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那时总会有要好的女生在离校前同她告别。
对于我来说她让我留意的地方并不是只有这里,让我好奇的是我发现她所阅读的书是学校图书馆所没有的。当然对于此最简单的推说——这些是她自家的。
直到某次我意外的发现她所读着的一本书,一本我构筑书之城堡所缺的那一块砖。几乎是下意识的,我似乎说出了什么,注意到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这便是我同她的第一次对话。
而我得到的答案多多少少有些让我感到意外。当她书末页上所盖的那一枚图书馆收藏章,说明实际上这本书并非是她自家而是属于某一间市立图书馆,一间废弃已久的图书馆。
在 这衰退的时代中,我们这座偌大的城市也没有逃离衰落的命运。被废弃的公共设施不计其数,图书馆也自然是其中废弃的最多设施之一。之后,我出于好奇便时不时 的同她一起前往废弃的图书馆寻觅构建城堡的石砖。至于图书馆的钥匙,是怎么到她的手上,我没有多问,现在那里依旧是我偶尔驻留的一个据点。
古书店则相当于是第二据点,因为这里总会有一些图书馆所难以收录的书籍。虽然说她是这里的常客,或者说真正意义上的客人。在她毕业前,我都可以从她那里借到了不少构筑城堡的坚固而稀有的砖块。在她毕业前的一段时间,我被推荐到了这里打工。
毕业之后,她便失去了音讯。之后查到她家的地址,询问邻居得知她们一家似乎搬走了。
而现在距离毕业有两年有余。
比起那时,我已经变得不是那么不善交际了。
再度推开书店大门的时候,我感到一股暖意从被照亮的手上传了出来。新的一本书夹在我的胳膊下,褐色的书皮还残存着古书店中的凉意。这也算是我终于有足够的钱来购买书籍了吧。
不远处的铁路道口的栅栏缓缓放了下来,一旁的交通灯闪烁着灯光。不知为何最近列车的运行变得频繁了起来,而且大部分的列车还都是军方和宇航局的,但新闻上却完全没有关于此的任何太空计划和消息,如果说要是作为保密项目也未免太过招摇了一些。
列 车发出轰鸣声呼啸的穿过我的视野,于是我将视线放在了凹凸不平的柏油路上静静的等待列车的通过。抬起头的时候,一双黑色的皮鞋出现在我的眼帘之中。书向下 滑了几厘米,下意识的我用另一只手接了下来。虽然这幅情形我在脑中上演过很多次,当我的视线扫到那于腰间的柔顺长发后,我松了口气。
只是和她相似的一名女生。
然 后我侧过头有些勉强的朝她笑了笑。这名女生和我是一个学校一个年纪的。虽然交集不多,不过在我做图书委员的时候,偶尔会在图书馆碰见她。只是觉得这名稍稍 打扮下就会很漂亮的女生并不像是喜欢书籍的类型。此外,总觉得她似乎不太喜欢我的样子,只要不小心对上视线就会被凶狠狠的盯住。就像是现在被恶狠狠的瞪了 回来。
于是我叹了口气,将书夹紧朝最近的车站走去。
显示全部...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作者不自重,自拖 哼哼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2-11-22 19:20
……来了
#2 - 2012-11-22 19:20
……沙发?
#2-1 - 2012-11-22 21:22
零火
2333又不是什么大社团,这边借你坐/w
#2-2 - 2012-11-23 13:30
绝。痴
零火 说: 2333又不是什么大社团,这边借你坐/w
额,好吧
#2-3 - 2012-11-23 13:30
绝。痴
零火 说: 2333又不是什么大社团,这边借你坐/w
那什么……不自量力的问问……话说……你们社还招人么……
#2-4 - 2012-11-23 23:56
零火
天煌 说: 那什么……不自量力的问问……话说……你们社还招人么……
诶诶!这……完全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OTZ也没有那么正规的编制
#2-5 - 2012-11-25 14:05
绝。痴
零火 说: 天煌 说: 那什么……不自量力的问问……话说……你们社还招人么……诶诶!这……完全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OTZ也没有那么正规的编制
……也就是说……不招么?好吧……
#2-6 - 2012-11-26 03:16
零火
天煌 说: ……也就是说……不招么?好吧……
恩,可以这么说……毕竟并不是像学校社团那样的
#3 - 2012-11-23 16:18
(同人本印刷)
您好需要同人本印刷淘宝通贩周边代理一条龙服务吗,QQ1922594455,包您满意o(≧v≦)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