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1月15日, 共有条目286335条。
  • 作者: Nature
  • 某狐
  • 零火
  • shitsuya
  • 京极.
  • 语言: 简体中文
  • 尺寸: B6
  • 价格: 20RMB
  • 发售日: CD12(7月28日)
  • 封面: 根号
  • 插画: 根号
  • 馒头
  • Arik
  • Atorosu
  • 灰蓝
  • 淘宝通贩: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21739995201

谁收藏了倒错夏日?

全部收藏会员 (9)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7·11更新宣传视频
http://www.bilibili.tv/video/av643269/

7·6更新试读

预订邮箱:fisherrain@gmail.com
预定格式:
ID:波太君
联络方式:422号加密通讯频道

其实本次社刊已经到第五期了,总之希望能卖的更好一些,淘宝也慢慢展开了ww

继续洗脑传教(

以下部分为试读


前夜
纯文学创作上的同人志以时间先后来说,应该才是同人志文化真正的起源。初时这类作品集经常是以学校中的文学性社团为主轴,进而发行的一种社刊型态创作合集,有时也可能是遍及全校规模的文学创作校刊。但是完全与学校体系无关,纯粹因理念相同、个人之间的交好而组织起的同人志,在一些业余与专业作家之间也广为盛行,这类的单位与因为文学竞赛而产生的合集,或者以商业发行为目的的合集作品是不同的。而同人志的运作,到最后也往往转变成一种创作上的流派分别,以日本文学界来说,有记载最早的同人志,应该是以19世纪末作家尾崎红叶及他所属的创作社团“砚友社”的友人们所共同发行的《我楽多文库》。
地平线投射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伴随着有规律震动与哐呛声就这样,少女睁开眼睛从睡梦中醒来。然后她好奇的盯着单格车厢内,12岁以来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火车更别说坐上火车。然后少女转过头看了看放在桌子上的闹钟,已经十点了。肚子在这个时候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这让她感到有些异样,太过于安静了而且一般来说在一个小时之前就会有人敲开她的门送餐。
这也是在一周前从未遇见过的事情,可以说每天对于她来说都是新的一天。虽然她并没有做事的决定权或者说所有事情都会有人包办,但今天似乎不同寻常。
所以少女将手伸了出去,嘎啦嘎啦的打开列车门的窗户,成群的乌鸦从车窗边飞过,远处金黄色的麦田在晨曦的光辉下熠熠生辉。接下来她探出头,浓密的白烟掠过她的视线,列车沿着弯曲的轨道前行着。
然后她想起昨天那名看起来是达官贵人的驼背家伙对她说明天就会抵达车站,会有盛大宴会欢迎她的到来。似乎应着这一想法,一个大型列车站在拐过山丘后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少女从未见过这样的宏伟建筑。
很快少女的惊奇转变为惊异,列车没有丝毫减速的意思。她看见列车站挂着横幅上面写着字,上面写着她的名字以及其他的词汇,只是除了自己的名字之外完全不知道其他词的意思。少女的视线很快略过了一群盛装打扮的人。迎接的队伍就这样与她对视而过,原本喧闹的人群面对这种状况变得一片死寂。
感到茫然失措的她将挺直的身子从窗边收了回来重新坐在了床上,无聊的晃了晃双腿后肚子发出了咕咕的声音本能的提醒她到了用餐时间,于是她将手伸向了把手,虽然她被告知不得擅自离开房间。不过她还记得餐车的位置,况且她现在肚子饿了于是她将手放在了把手上。
就在她踏出门的那一刻,她看见护卫一如往日的站在门口。少女害怕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她低下头便看见地上已经凝结了一般的血泊。而呛鼻的血腥味似乎也在此一拥而上,不过她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多感受只是安静的走过车厢,血迹星罗棋布遍布其间而尸首则倒在各处。就这样她小心翼翼的努力不踩到任何血迹和尸体朝着餐车前进。
不过就在她走过一节车厢的时候,少女听见了零星的说话声,一间包厢大开着门她可以看见那名达官贵人被一名绑着马尾约莫18、9岁的少女正用匕首抵着下巴,紧身轻便皮甲将那名少女的身形很好的凸显了出来。但也明显能够看见腹部有一处新鲜的伤口正渗着鲜血。
“看来你真的不记得了,7年前的事情。”说着她叹了口气,将抵在他下巴的匕首迅速刺进了他的肩胛骨。
那位有些驼背的人哀嚎着的朝着少女咆哮道:“渡鸦!你到底想要什么!!”
被唤作渡鸦的少女淡然的继续说道,“我想时间是足够的……”
很快她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发现了那名正站在那里的12岁少女,不过她并没有在意继续将注意力放在眼前。
“她叫什么名字?”
“你说什么?”
“这次的祭品。”
“我不知道!”
听到他这么说,渡鸦嗤笑了起来,“伟大牺牲者、繁荣的保障、我们的普罗米修斯……还有多少好听的称号呢,只是甚至你连她名字都不记得。”
“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名字!对这个在几年前还是战场孤儿的她,对四处搜寻死人的尸体来觅食的她来说名字根本就不重要。而我赋予了她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而在此之前她是谁根本就不重要!我知道你是谁!渡鸦!政府电信局或者说我们这个国家间谍机构最厉害的角色,但你觉得你做了这样的事我们会放过你吗?”
“是吗?真的不重要吗,就像7年前一样,你也觉得她的名字不重要。但我想你会意识到其重要性的,我会让你回想起来的。”
无视他的威胁自顾自继续说着的渡鸦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从桌上拿餐刀插在了他的另一个肩胛骨中。
站在门口的少女感到索然无趣于是转过身继续朝着餐车进发,毕竟在她眼中战场之上的情形比这要残酷百倍。
那名少女则深深的印在了渡鸦的眼瞳中。伴随着列车的轰隆声她仿佛回到了一切的起点,7年前那个夏天。
死亡面具
True
这是个很热的夜晚。
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到枕头已经被汗打湿了,头发下面黏黏腻腻的感觉很不好。
我试图起床,却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
鬼压床吗……
“不是鬼压床。”
在我刚这么想的一瞬间,脑子里突然凭空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声,很明显不是我自己的。
我没有对此作出回答,因为我根本没办法做到张嘴发出声音。
“没关系的,你在想什么我都能听到。”
……是吗。
并没有对这莫名其妙的声音做出过多的反应,我感觉到自己睁开了双眼,眼前如我所料的是我房间的天花板。
然后我感觉到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又感觉到自己移动到床边。
“不要老重复感觉到,听上去很烦啊?”
那个声音又在脑子里响了起来。
我虽然有打算按他的说法住脑子里去,但想法并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东西,而且也确确实实只是感觉到我在做这些动作而已,没有出于自己的意志,所以只能用“感觉到”来描述。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叹了口气,然后右手抬了起来覆盖在脸上。
“你还记得这个么?”
右手上有略微冰凉的木制品的触感。通过外面透进来的月光,我看见自己的右手拿着一个非常破旧有年代感,造型十分简单又有些诡异的面具。
我好像是在哪里看到过。
“昨天……应该说是前天,你的一个同班同学把这个给了你,还让你戴上了。”
是有这么一件事。
那是个我基本上一句话都没说过的女生——确切来说我跟班上其他人也没怎么说过话。她前天晚上放学的时候叫住了我,还把我拉到了学校里面人比较少的地方。
看起来是喜闻乐见的展开,但她只是给我看了这个奇怪的面具,然后拜托我把它戴上。
这么奇怪的要求一般人都应该会拒绝,但她说“戴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我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就干脆答应了。
“嗯,没错,你都记得。”
不,我不记得。我的确是把那个面具接过来盖到了脸上,但在那之后我记忆中就是我一个人站在那个地方,不管是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生还是那个面具,都好像从来没存在过一样。
“是说,从那时候这个面具就跟着我了么。”
我试着用说话的口气在脑子里面“说”了这句话。
“你很聪明啊。”
那个声音用轻飘飘的语气回答。
“那现在我的身体不受控制也是因为这个面具?”
这哪是戴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啊……
“如果你对现状有什么不满,也只能怪你自己随随便便就被女孩子骗到啦。”
我的视线停留在那个面具上,我一直看着它,也只能看着它。
不管那个女生为什么会把这个面具交给我,我终于发现自己好像忘记了最重要的问题。
“那么,可以告诉我你是谁了么?”
我试着对脑中的声音提问。
“我在你手里啊!嗯,现在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啊。”
他说着就用我的手拿起面具盖在脸上,面具在覆盖完我的脸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
“你可以叫我……死亡面具。”
真是个听起来就让人会产生不好预感的名字。
幻影公主
【青花鱼已登录聊天室】
【青花鱼上传了一张图片】
青花鱼:这就是我说的证据。“幻影公主”被确实地记录在照片上。你们自己对比吧。
糖茶:哇哇哇!真的耶!小雪的论断被推翻了!
雪:请不要连用那么多惊叹号,还有不要叫我小雪。
糖茶:小个子女孩儿,卷发,白色连衣裙,还有凉鞋,这些特征全都对上了,可以确定她就是“幻影公主”!
雪:别这么早下结论,还有很多可疑之处。青花鱼,你是从哪里得到这张照片的?
青花鱼:在我家箱底翻出来的,十年前的本地的报纸上。
糖茶:十年前就出现了幻影公主的目击者吗!而且,过了十年她的外形还是没有变化,就像我说的,她是个幽灵!
雪:……能把整张报纸扫描下来,传给大家吗?
青花鱼:没问题,请稍等。

“喝——!”我伸了个懒腰。
十年前的报纸安静地躺在发出淡淡蓝光的液晶屏幕前,不断地散发出难闻的热固油墨的味道。聊天室里的大家都在仔细地研究报纸,就连一贯表现得吵闹的糖茶都没有发言。
利用这段时间,我简单地在脑袋里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做了回顾。
在两个月前的某一个夜晚,我因为处理急事而抄近道赶路。行走在水泥大楼的缝隙间的我,目击到了一个闪烁不定地行走着的身影。
就如字面所描述的,那个身影行走时会以不规律的频率不停地消失和出现。它有时会像倒带一样突然出现在上一瞬间的位置,却又在刚刚迈出步伐的时候恢复到本来的位置,在忽前忽后地行走了七到八米的距离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我不得不承认一个羞耻的事实,事情发生后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妈呀,撞鬼了!”但在惊魂始定之后,我鼓起勇气沿着那个身影行走过的方向仔细地探索了一番。我得出了“肯定是错觉……”的初步结论。
是的,不那么肯定的我回到家之后立刻在网络上搜寻相关的信息。令人震惊的是在这个城市中竟然存在和我有过相同的境遇的目击者,并且还聚集在一个聊天室中。就这样,我半信半疑地加入了他们,并且以“青花鱼”的网名与其交往。说实话,当时我一直抱着有可能是被恶作剧了的心态关注事情的发展,但在这两个月间的某一天里,我很不幸地再次遭遇了这个被他们称之为“幻影公主”的幻象,自这以后我便对这些神秘的陌生人放松了戒心并经常地活跃在聊天室里。
聊天室的成员中还有一位与我一样遭遇过两次“幻影公主”现象的人。

【藤野先生登录了聊天室】
糖茶:哇!藤野先生快来看,青花鱼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幽灵是真的!
【糖茶上传了一张图片】
藤野先生:我说过了,我从来不相信幽灵。还有,你们究竟打算占用我的聊天室多久?
糖茶:但是藤野先生你和青花鱼都见过“公主”两次吧?
藤野先生:见过不代表相信,这一定是错觉。

藤野先生,人如其名,是一个鲁迅迷。比较擅长近代文学方面的话题,是个即便在大多数思想保守的文学爱好者中也被归为土冒儿的类型。这个没有语音和视频功能的传统型聊天室原本是为了结交同好而组建的,但由于各种显而易见而本人却不愿承认的原因,这个聊天室一直没有加入任何一个和他趣味相投的人。直到在网络上无意间透露了自己遭遇“幻影公主”的经历后,聊天室就被闻风而来的我们给占据了,成为了以怪谈为主,聊天打屁为辅的同病相怜者兼闲人的聚集地。

雪:看来证据之间出现了冲突……

雪在遭遇“公主”的时候,正好带着摄影机。当他开始拍摄“幻影公主”的行走时,出人意料的是对方竟然非常配合地停止了闪烁,非常流畅地行走直到消失。但结果非常遗憾,雪所记录下的影像中并没有出现“幻影公主”的身影,只留下一串无聊的背景。雪始终不相信糖茶提出的幽灵说,认为这一定是人为或者自然的“现象”,并声称要找到真相。于是他发表了一个大胆的推测——幻影公主在被摄像的瞬间会消失不见。
“是摄影机的连续摄像功能让‘幻影公主’以极快的频率闪动,以至于超越了视觉残留的时间,呈现出流畅的行走过程。”雪如是推断。
结果是我所提供的照片驳斥了雪的观点。

糖茶:对了!我记得在杂志上看过一条消息,讲的是某个山村的村民经常能听见从山谷里传来的古战场的厮杀声!传说是那里的石头记录了当时的声音!我们遇见的“公主”的现象会不会和这个相似呢!
藤野先生:那个已经被证实了只是普通的声学现象而已。
雪:凭空想象根本不会有进展的,我们需要寻找新的材料。
青花鱼:寻找……
雪:对,我们得去主动“拜访”它,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们了。我负责根据青花鱼提供的报纸搜索出更多的信息。
糖茶:哇!我可不去,上次看见“公主”的时候我可是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呢!一路扶着墙回家的!
青花鱼:既然你对这种事害怕,为什么还会加入这个聊天室啊?
糖茶:因为我是猎奇宝宝!
青花鱼:那你就负责去找“公主”吧。
糖茶:打死也不去!
青花鱼:这算哪门子猎奇宝宝!
藤野先生:你们真的是很吵闹唉——“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我只觉得他们吵闹……”(《小杂感》鲁迅)
糖茶:呀呀!藤野先生又在说人家听不懂的话了!(捂耳朵)就让青花鱼和藤野先生一起去吧!各位拜啦!
【糖茶离开了聊天室】
【0】
这是一个发生在战乱时候的故事。
那时候,西之国的士兵们远离了自己的故乡,踏上陌生的朝阳升起之地,身为侵略者的他们心中所怀抱的究竟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所以我不说。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支小小的队伍中,小小的士兵。
露希在军队中负责的是砍柴打水之类的杂事,和许多加入军队的流浪孩子一样,她仅仅是抱着“军队里不会挨饿”这一想法加入西之国东征军的。
是的,你没听错,是“她”哦。
只要能派上用场,女孩子也是没有关系的。
但在贫民窟长大的露希身上几乎找不出任何一般女孩子应该有的东西。剪得短短的头发,十四岁的尚未发育完成的平板身材,矫健的四肢,动作大大咧咧,而且喜欢恶作剧。把她往那儿一放,就算说她是男孩子也不会有人不信的。
军队里像露希这样的流浪少年也有两三个,他们经常聚集在一起谋划一些有的没的东西,像是“卫官长好凶啊”或是“秃头老大(厨师长)又偷煮了一锅肉哦”。露希是在后勤组工作的,顶头上司就是那个又肥又胖的秃头厨师长,烧火,切菜,剁肉都是她要帮忙的事情,露希还有一个绝技,就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将一头活蹦乱跳的,无论是兔子还是小鹿的猎物剥皮去骨留下肉来,随身一把小刀舞得刷刷响,也因为这样,在经历了露希各种不痛不痒的恶作剧之后也没把她赶出去,跟着希姐有肉吃是这伙孩子时常挂在嘴边的话。

【1】
“喂,马克,好好把风呀!”
露希搬起盖在大锅上的木制盖子,顿时一阵肉香拌着水汽扑上了脸。少女的眼睛唰地亮了起来。
“嘿,不出所料这秃子又背着大家吃好吃的了。杰,把碗拿来。”露希一边说着与她少女身份完全不符合的粗鲁用词一边把手往旁边一伸拿起了漏勺,动作熟练地舀起锅里的肉,“啧,还没熟透呢,不过也先这样吧。”
“希姐!快点儿!那家伙要回来了!”负责把风的马克一边探头探脑地监视着不远处的秃头厨师长催促道。
“马上就好了,该死,这盖子怎么这么重。”用最快的速度偷完锅里的肉,露希一边收拾善后一边命令道:“杰你先走,我和马克等下就来,老地方集合。”名叫杰的雀斑脸男孩“哎”地应了一声,立刻犹如兔子一样蹿出了作为厨房的临时帐篷。
“还没好吗!他往回走啦!”
露希本来已经盖好了盖子,但突然想到就这么逃走是在太无趣了,至少再给这个胖子加点料好了。她迅速环顾四周,抓起一把挂在墙上的野山椒丢进了锅里。
“老大!我先跑啦,他到路口了!”
“你这小兔崽子,又在我的帐篷里想干什么?”随着一声咣当巨响,头顶已秃大腹便便的厨师长走进了帐篷,把露希堵个正着。
挤在两坨肥肉之间的小眼睛恶狠狠地瞪着站在在台前手足无措的女孩子,露希不好意思地讪笑一下,一边赔笑一边后退:“嘿……嘿……老大,你回来了啊。那个……你不是上厕所去了吗……”
“说吧,你在这里干了啥?”
“没、没什么啊,我刚进来什么都还没做……唉哟!”
“你还想骗我?”
“痛痛痛痛痛痛痛!!耳朵!耳朵要掉啦!!你就不会对淑女下手亲点儿吗!唉哟!”
秃头厨师长一手拉着露希的耳朵一边走向了灶台,露希使劲踮着脚好让耳朵不那么痛一点,只见厨师长一边不快地咕哝着一边掀开了锅盖。
“啊——!!!”随着一声杀猪般的惨叫,融合了野山椒极致辣味的烟气猛地扑上了厨师长的脸,顿时呛得他满脸泪水,拼命咳嗽起来,露希趁机一猫腰就从厨师长的手里逃了出来,然后便如一只灵巧的小鹿跳出了烟雾弥漫的帐篷。她回头对着帐篷做了个鬼脸:“哈哈哈哈~老大,这锅山椒汤是我孝敬您的,别客气啊!”
银铃般的笑声逐渐远了,留下满帐篷的呛人烟雾和暴跳如雷却满脸鼻涕满脸泪的狼狈大厨。

马克和杰在大树下垒了一个小灶,一边煮着野菜一边翘首等着他们的大姐头回来。
“我,我怎么觉得希姐来得有些慢啊?”
“我跑出来的时候秃头佬已经快到门口了,希姐该不会被抓到了吧!”
“别瞎说!希姐才不会那么没用呢,一定可以跑出来的。”
“刚刚说担心的不是你吗……哎哟!”
一块小石子砸到了马克的头上,头顶传来露希懒懒的声音:“你们两个啊,也太会操心了。”
“希姐!”
“大姐头!”
两个男孩抬起头来望着根本没比他们大多少的女孩,露希笑嘻嘻地从树上跳下,女孩玩着手里的石子,对着杰的脑门就是一丢:“肉咧,有没有好好保护我们的战利品啊?”
“那当然!希姐你不在我们怎么会先吃呢!”杰说着就把藏在树后的肉汤端了出来。
如同字面意思一样,那是一碗肉“汤”。树林里惊起一片飞鸟——
“混蛋!你们就这么对我啦?!”
完美行动
00
羽子阳与羽子月。
这名字听起来像是俩兄妹,其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不幸的是,这对兄妹早年丧失双亲,亲戚无情无义,兄妹俩又不愿意冒着被分开的危险求助国家收容机构,只好相依为命,十分辛苦的成长至今。
不幸中的万幸是,现在的他们有一份收入不菲的职业,姑且能养活自己。不但如此,他们还凭借着出色的表现,在“行业”里算是混得小有名气了。
不过要是直接提起这俩兄妹的名字,恐怕就算是“业内”的人,知道的也不多。
但要说到“恐怖凤凰”这个名号,那么恐怕就算“入行”多年老前辈都会赞许不已。
尽管这个名号早已誉满“业内”,但说起来,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三年前刚刚出道,至今还是只接过五十多份合同的后辈而已。但他们绝妙的表现让几乎所有和他们有联系的人都看好他们的前途。
“同行”和“顾客”对他们的普遍评价为,在履行合同和讲究原则上丝毫不亚于那些高手,不但所有合同成功率达到100%,而且出手果断迅速,完美完成任务,是个可信可靠度极高的杀手搭档。
没错。
这对兄妹的职业,从英文来讲就是Killer。
这是人类最黑暗最危险,也是最富有技术含量的职业之一。
羽子阳和羽子月,就是在这样的业界生存着,生活着,工作着。
而这俩人,今天一如既往的在为了混口饭吃而蹲在一栋23层高的大厦楼顶,注视着一座到处都是灿烂春花、甜蜜空气以及该死情侣的大花园。

01
兄妹俩都穿着休闲服,但干的事情可一点都不休闲。哥哥在低矮的楼顶围墙上架着一杆SVD,一动不动的瞄准目标,而妹妹则在用军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大花园。
“那么为了避免出错,人家把所有情报再报一遍好了。目标为黄发黑西装亮晶晶牙齿的白人男青年,名为……那个……Jo、Jo、Jo、Jo……”
“约翰•甘梅利尔•麦迪逊。人名可别搞成漫画的名字了啊。”
哥哥羽子阳,现年18,外貌看上去像是丢到马路中间马上就会被茫茫人海瞬间淹没的那一类型,外观上最显眼的地方是一条长至腰间的马尾辫。特技是108种弄死人的方法和一二三木头人游戏。目前的最高杰作是在1000米以上的超极限距离,将一颗7.62mm口径子弹镶入一位反对派议员的脑袋里。
“名字没忘,只是我又不像老哥那样文科那么厉害,英文张口就来嘛,嘻嘻……麦迪逊先生目前正坐在公园正中央水池边沿,重要人士伊芙•克劳塞维茨的旁边,正一脸笑眯眯的不知道在对克劳塞维茨小姐说什么鬼话。经测量我们与目标相距约682米左右,视野良好无障碍物。”
妹妹羽子月,比哥哥小三岁,长得和哥哥有七分像,但却娇小很多,相似度最高的地方是一条几乎一模一样的马尾辫。兴趣是观察从活物变成尸体的一瞬间和制作各种能让人(用)鼻子喷火的料理。人生恋爱观是“如果能让我亲手见识一下你的物理意义上的诚心,那么和你交往也不是不行哦~”
“了解……不过为啥读德文名字你就能说得那么顺……”
“天气极佳,万里晴空,少云,风向东偏北17°,风力每秒1.2米,虽然直瞄也没什么问题,不过人家还是推荐枪口向右修正一度哦~”
“OK。”
现在他们正在干至今为止所接到的最大一票生意,目标就是现在瞄准镜十字准星正中央的那个白人男青年麦迪逊,是麦迪逊财团的贵公子,以他为目标给出的合同价值整整500万美元!
“在水池东边,最高的那棵橡树下面,垃圾桶旁的路灯下,十字路口的邮桶旁,各有一个看上去肌肉比老哥多三倍的保镖,分别距离目标约15、38、34、26米,四人全部注视着目标。”
“那些榆木脑袋就不必去管啦。”
当时羽子阳想也没想就签下了合同——因为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如果这个任务完成的了话,那么大概他们就能休工个好几年,搞不好还可以直接金盆洗手,好好读书完成学业,然后当个社会好青年去找份更“见得光”的工作。
“还有,目前公园里有36名其它人员外加一条狗,目测都是趁着好天气来玩的情侣和家庭,另外没有发现任何政府机关人员或保镖之外的武装人员……”
“多余的事情不用向我报告也行啦。”
只是他们现在才发现,这个工作虽然报酬非常多,但难度也相当大……
“……还有对面白色屋顶公寓三楼左边第一个窗口,里面有个满身肥肉的大叔正抱着一个全裸的大姐姐在……”
“噗……”
要不是有枪背带在,狙击手差点把枪掉到了楼下。
“喂!小孩子不能看这个!”
羽子阳急忙没收了羽子月手上的望远镜,然后又重新慌慌张张的花了几秒钟重新架好枪瞄准。
“诶——人家已经15岁了啦~对那种事情早就有概念啦~”
羽子月虽然听上去像是在气鼓鼓的发牢骚,不过嘴巴却弯成了ω形。
“为了初中生的身心健康着想,实物还是等你再过个三年再看吧……而且,说好的肥大叔与大姐姐呢?我怎么就只看见了俩大妈在打毛线唠嗑?”
“……对不起,这种黄色笑话对处男老哥太高级了,没想到老哥居然真的往那边看了,都是人家的错……”
“……老妹你算计我……”
“……”
“……”
羽子阳感觉正在被一道愉悦的视线从旁边舔舐着脖子,于是耸了耸肩,装出一副准备要去参加葬礼般的严肃表情。
“……呐,老哥……”
“……什么啊,老妹,如果你是想鄙视我,你可没资格哦。”
——我可是知道的哦,你把所有朝你告白的人都吓得跪地求饶的事情。
羽子阳打算用这句话反击,不过他想错了。
“老哥,现在一直都是绝佳的狙击时机啊,开枪吧!”
没错,现在任务要紧,暂时别被杂七杂八的事情分心了。
只要扣下扳机,那个帅得冒泡的黄毛就能翻到长椅后面的池子里冒泡了,只需弹指一挥间的功夫……
“开你妹啊!你想让我们的500万绿票泡汤,然后被大财阀雇佣高手满世界追杀么!”
……只可惜收到的委托是保护委托,而非暗杀委托。签下合同为,在今日目标约会期间,保护目标的人身安全为第一要务,在保证第一要务的同时,第二优先保障重要人士的人身安全。
“……但人家看老哥一直在瞄着目标啊,这应该不是保护目标的方法吧……”
“呃……就算你这么说……我学的尽是怎么让目标去死啊。虽说麦迪逊集团给的情报有迹象表明,在这场约会中可能会出现杀手来要贵公子的命,但要保护目标,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且话说回来,在这里顶着大太阳看着人家把妹真是相当令人不爽啊,老实说要不是我拥有钢铁般的意志早就扣下扳机了,比我帅的统统去死!”
羽子阳为了避免多余的力气传到手指上,只好狠狠的咬紧牙关。
这纯粹是忠贞的团员的个人情绪发泄,不过羽子月也是知道这点的。
“嘛,放松啦老哥,看开点,妹子什么的,总有一天会有的啦~就算没有,也有人家陪着你啦~嘻嘻~”
羽子月一脸笑嘻嘻,轻快拍了拍羽子阳的后背,用轻柔的语气说道。
“唉……要是……”
显示全部...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将原作世界观架空的,例如学园EVA 哼哼 作者不自重,自拖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3-7-12 08:53
好像挺有意思的> <
#1-1 - 2013-7-23 22:59
零火
谢谢w
#2 - 2013-7-15 20:26
摊位出来了的话求告知ww
#2-1 - 2013-7-23 22:59
零火
摊位号在A44-45之后会有明显的看板娘(纸板)在作品预览里面那个
#3 - 2013-7-25 23:43
如果能赶上CD的话,很想入一本......可惜CD12去不了了......贵社奇诺之旅的本子我也错过了通贩= =
#3-1 - 2013-11-10 05:23
零火
噗……抱歉才看到,奇诺通贩开了这本也是,地址的话:http://honhaka.taobao.com/
#4 - 2013-8-1 08:15
(同人本印刷)
你好求本子印刷代理,同人本漫画书籍专业印刷,同人周边,qq1922594455 .
.
#5 - 2013-8-24 00:09
(本子的万事就请安心的交给我们吧!*★,°*:.☆( ̄▽ ̄)/$:* ...)
万事杂货部屋寄售社团正式成立啦!~~撒花!*★,°*:.☆( ̄▽ ̄)/$:*.°★* 。 $
我们负责在淘宝进行通贩,社团所在地方遇到适合的展会当然也会参加场贩~~~~周边地区当然也不会落下!~~~~(o^^)oo(^^o)
社团的各位会不断的努力让本子带给大家幸福!~~~~
希望阁下美味的本子前来寄售~!O(∩_∩)O~~
希望会有更多的姑娘跟汉子们吃到阁下美味的本子!
联系方式:企鹅:719135980~(≧▽≦)/~~
#6 - 2014-5-11 16:44
(2015-金羽奖ACG颁奖盛典同人摊位招募中)
您好~
这里是四维文化的大头,系玉林动漫夏日祭主办。
诚邀您参加7月20日在玉林师院举办的玉林动漫夏日祭的现场贩售或寄卖,首届玉林动漫夏日祭由广西南宁四维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主办,属玉林为数不多的动漫同好展会活动。更多前期活动预告可以关注我们的官方微博,我们欢迎来自全国各地的原创作品莅临本次夏日祭。

夏日祭 时间:2014年7月20日
夏日祭 地点:玉林师范学院体育馆
夏日祭 报名日期:即日起至7月10日

报名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8577177630
联系QQ:383524823
联系人:大头

官方微博:@四维传媒
http://weibo.com/gragonl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