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2月7日, 共有条目287540条。
  • 封面: 章鱼小周
  • 写手: 京极.
  • Nature
  • 橘茶四四
  • 零火
  • InsanaeP
  • 插画: 章鱼小周
  • 小控
  • Atorosu
  • 林茶以
  • 嗨P
  • Antiquewhite
  • 尺寸: B6
  • 价格: 20RMB
  • 发售日: CD14(7月19日)
  • 通贩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0025569505

谁收藏了夏日芒雨?

全部收藏会员 (7) »
预发售

作品简介

试读请点击显示阅读

如果你需要预订话,直接在淘宝里备注就好了,我会把运费修改的。
总而言之这次有两位长期参与的写手因为开始工作的缘故(社会人的终末)不能参与本次的创作。自从上次的问题……到现在到现在都没缓解的迹象,已经快死了……
更要命的是,明明人少了页数却没有减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啦!!
感觉加页不加价的我……已经,上次因为工程文件的问题就要重印了,为什么没有呢。穷,伤不起……
总之希望大家多支持一下,本社的刊物,无论是小说还是漫画
-芒刺之绿- BY 橘茶四四
时值十九月的正午,阳光把砂都附近大大小小,群山一样的沙丘暴晒出强烈的明暗对比。透过蒸腾的热浪,明的那一面如同被人撒上金色的会发光的细盐,随同气浪的流动在沙丘上游泳。作为代表砂都的看门人,阿都卡杵着一根细瘦的,侧面有着一根尖利独刺的麦芒木,正在死盯着沙丘上那些明亮到灼眼的细碎光点,直到脑子彻底放空。
        不能睡着,不能睡着,阿都卡反复嘀咕着。虽然这样说,其实在十九月的艾斯提沙漠,热浪的烘烤加上太阳的暴晒,任何一个站在沙丘上的人类都处在绝望的边缘,即便是忍受得了酷热和暴晒的湖砂民族,这个时期的沙漠依然让大家热的头昏脑涨。在太阳落下,寒冷统治之前,睡眠对于砂之人民都只是一个简短的幻觉。
        而阿都卡已经盯着地平线上的沙丘一上午了,所有沙丘上的光点啊热浪啊单调重复的沙丘以及跟沙丘一个颜色的麦芒草都在有节奏地敲打他的眼皮,让他产生了很多次这种简短的幻觉。
早知道宁愿去麦芒草田里收割,而不是来等什么水都的商人。阿都卡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自己的愚蠢,以为砂都守门人的工作能比在麦芒草田收割来得愉快,因为这里根本就没什么门可以守——除了一根被风刮出各种层次的巨大砂石柱子,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敌人——硬要说的话水都人还挺叫人讨厌的,比什么石蝎子砂虫子更来得讨厌。但是比起砂都,水都有一口真正涌得出水的泉,这也是为什么阿都卡忍受着阳光和热浪的烘烤在这里罚站。
正在阿都卡觉得自己快要变成热浪或者细沙,完全成为传导炙热的一员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被一层浅淡而清凉的阴影笼罩。他抬头看,正对着头顶的天空出现了一片薄薄的云朵,薄得像撕碎的丝绸拼起来。在长年万里无云的艾斯提,这一片小而薄的云朵因为缺少同伴而显得极其突兀。
感谢雨露乌云的真神。虽然觉得略微奇怪,信奉雨神的阿都卡还是小声念出一句祷词。
而当他收回自己对云朵的注意力,再次望向前方的沙丘时,他发现不远处的沙丘上出现了一个极其美丽的身影。说是极其美丽,因为她裹着一件如阳光下的沙砾一般闪烁的金色裙袍,裙袍上似乎绣着会流动的丝线,在她移动的的每一步中裙裾和衣角都被看不见的风扬起来,边缘变成半透明。整件衣服就像是风和沙帮她织成的。
这绝对不是什么水都的商人,阿都卡张大了嘴巴。穿着这样的裙袍一定是个美人,例如女司祭砂茉拉尼,砂都人人称道的美人,一头浅金色的长发如正午的阳光而眼神却像清澈的晨露。只有这样的美人才会与这样的裙袍相衬。
像阿都卡这样十几岁的砂都小伙子显然是还没遇见过几个美丽姑娘。随着眼前这个美丽的身影不断靠近,阿都卡慢慢看到那件裙袍是半透明的同细沙一样的颜色而并非金色,在风的鼓动下仿佛有生命一般在穿着者的身上流动。她的头上似乎戴着兜帽,外加裹了几层月白色的头巾,并不能直接看见她的面容。再近一点,阿都卡简直不敢再去看,他握着麦芒木的手开始出汗,心跳加速,嘴唇发干。等她走到他的身边,伸出了手臂,不等她开口阿都卡已经放下麦芒木杖,单膝跪地。
-橘子糖- BY 京极.
这里是一片茂密的林海。林海中有一块林木较为稀疏的区域,那儿有时会升起袅袅炊烟。
森林中的村民们都习惯早起,如果有哪家的孩子在太阳已经升上树梢后还未起床,那很可能是生病了,否则会受到大人们严厉的责罚。林中的生活要求这里的人们把勤劳看做理所当然的品格。
    男孩把木杯中的温奶连同嚼了一半的煎鸡蛋一口气全部灌进肚里后打了一个满足的嗝。桌子另一侧,男孩的妹妹偶尔抬起手,但大部分时候不是为了抠下一块面包,而是为了给桌上的图册翻页。
    男孩的视线停留在正在石灶旁忙碌的母亲身上,她在孩子们起床前就做好了早餐,之后并没有熄灭炉火,这是为了给傍晚才狩猎回来的父亲炖上一锅滋补的鱼汤。这是男孩第一次看见自己好不容易从小溪里捉上来的活蹦乱跳的小鱼逐渐变成一锅香糜的佳肴,心头吱吱地冒出无法收拾的成就感。他决定今天也去溪边试试运气。
    想到了就去做!虽然如此,他也得等妹妹吃完早餐一起去才行。一看到她面前的食物仍然没有减少,男孩有些坐不住了。他绕到妹妹身边,看看她究竟在看些什么……
    这个并不算小的村子里有几位学者,他们偶尔会写一些书,或深奥或浅薄。深奥一些的只在他们内部和一些老人家手上传看,之后便存放在黑暗仓库的深处。浅薄一些的则让好学的青年人抄写,然后当作学生们的教材。妹妹手上的这本书不算深奥也不算浅薄,是一本百科书。这本书是几年前在父亲父亲在狩猎时被发现并带回家的,里面有一些植物和昆虫等等的画,画的旁边往往附着一些说明性的文字。书中的字迹工整漂亮,绘图栩栩如生,内容详实丰富,加上让村里最好的书匠也发出惊叹的装订工艺,使得此书在学者圈内部享誉盛名。男孩对这本书也不是不感兴趣,只是这本书经常暴露出妹妹比自己识字更多的事实,因此对它存在着不好的印象。
    “你见过‘维尼卡’吗?”妹妹指着一张昆虫的图画。
    “当然……”男孩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回答,但当他顺着妹妹的指尖看去时他注意到画上的维尼卡和印象中有所不同,“唔,不过维尼卡背上的花纹似乎不是这样的,应该……应该有三条这样橘色的……”
    “你真的看见过吗?”
    从妹妹那平日里无机质的双眼中透露出的怀疑让他受到了不小的刺激。他立马拍着胸脯回答:“不信我带你出去找找。”其实男孩从生下来也只见到过一次维尼卡,只是它的外形实在太过怪异而让男孩印象深刻。再说,反正只要让妹妹快点出门,不管什么理由都好。
    但出乎男孩所料的是,一听到哥哥的承诺,妹妹立刻风卷残云地消灭掉面前的食物,取下墙上的皮带穿过书脊后斜跨在肩上,箭步冲到门前,一转身,摆出一副等待已久的样子。
“……”
被那宁静的眼神所压迫,男孩不得不认真地重新考虑今天的出行计划。
    出门时,母亲在小菜园里忙着照顾牲畜,叮嘱兄妹俩一定要在日落前回家,其他的并没有过问太多。
    妹妹平时虽然喜欢埋头看书又沉默寡言,但并不反感被哥哥拉着到处玩。久而久之,玩耍时带着一个安静的小跟班也成了男孩的习惯。
    男孩牵着妹妹的手,领着她走向记忆中遇见维尼卡的那片森林区域。
    逐渐上升的太阳把原本幽深的森林照耀成一片闪耀的翠绿。自幼在森林中成长的兄妹俩灵活穿梭其中,他们不怕迷路,也懂得与野兽相处的方式。
    森林对于世世代代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来说,就是承载着他们全部生活的世界,确实再熟悉不过。但反过来说,这里的人们对于森林之外的事物一无所知。就比如妹妹的百科书中描述的好些事物——向日葵、大珠母贝、驼鹿……就连村里学问最高的人也从未见识过。兄妹俩读过几本在村子里流传了几代的旧书,书中故事里所描绘的城堡、马车、沙漠等等事物在每个村民的脑袋里都有不同的模样。这些事物似乎属于森林外面的世界,但森林外面有没有另一个世界,村子里谁也肯定不了,因为谁都没有去过森林的外面。
-白笼 BY Nature
荒芜的风刮过的地方。
伫立着一座小小的研究所。
下午三点,空旷的白笼中响起舒伯特的摇篮曲。在这个圆形的广场四周,十几扇白色的门被打开,走出的少年少女像老朋友一般相互打着招呼,在广场上随意地交谈聊天,玩简单的游戏。
高耸的墙壁将他们围在里面,目之所及皆是一片净白,透过头顶的透明玻璃可以看到一块小小的天空。
而当五点的钟声敲响之际,他们又必须回到各自的房间,等待下一次的“开放日”。
对于生活在“白笼”中的人来说,这两个小时是他们仅有的能走出房间,与人交流的时间。
姜越从记事起就一直生活在这个白色的广场里。与他一起的有12个年纪相仿的少年。
每天都有专门的人送来食物和药,只放在门口,少年自己去拿来。偶尔会有检查,他把手臂从检查口伸出去,给医生采血化验。
化验单在床头堆了厚厚的一叠,但他看不懂。病房里没有书籍,只有一台能够看DVD的电视。柜子里放着几十片电影光盘。
少年的每一天就在看着这些电影度过。他以此看到白笼外面的世界。
江南的桃红柳绿,塞外的飞沙白雪,高耸的钢筋水泥。
海上的飞鸟,溪涧的鱼,永不停息的笙歌与梵音。
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少年的世界,注定只在这小小的白色牢笼——
和那短短的仰望天空的两小时中。

与他一样喜欢在开放日的时候看天的人里有一个叫渊美的女孩子。她有着一头长长的软褐色头发,似乎从来没修剪过,但她每天都会一边用钢梳仔细梳头,一边抬头看天,长长的睫毛在她眼上映下鸽子灰色的阴影,要是有人找她说话便露出小狗一般可爱的笑容。
笑容这种东西,在白笼里并不常见。尤其对姜越来说,他总是不能像渊美那样轻松地笑出来。渊美曾经扯着姜越的脸逼他做出淡然之外的表情,但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都没办法让少年的表情舒缓下来。
“笑一笑嘛。”
“……我在笑了。”
“你只是嘴角抽了两下而已!”
“但我真的在笑了……”
一直在笑的渊美和一直不笑的姜越,是白笼里非常叫人羡慕的一对朋友。
类似的关系在白笼中还有很多,谁都不记得自己来到这里有多久,【。】几年?十几年?或许有人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吧。
“永远留在这里吧~朋友♪~就算只有我们受苦♪~也绝不会哭泣♪~”这天开放日的时候,渊美哼着自己胡乱填词的曲子,手握钢梳蹦蹦跳跳地走出房间。
今天又是一个梳头看天的好日子。姜越也在平时的地方站着,一如既往地看着天空,少年纤细的身影仿佛一座漂亮的雕塑。
“今天明天~♪就算永远只有这一方小天地♪~”
少女轻声歌唱着。【,】在老地方坐下梳头,望着天空,面带微笑。
“我们也会笑着接受~♪绝不哭泣~♪”
-愚者的好奇- BY 零火
0

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理想,人们总是如此说道。
人们也常说理想总是在很小的时候便植根在了各自的心中。
于是乎在六年的小学、三年的初中又三年的高中,以及接下来或三年、四年甚至五年的大学中,我们透过如此漫长的时间来学习必备的技能并找寻那一份属于自己心中的理想。
但纵使是如此,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在这么一段时间内找到属于自己的理想。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认为大部分人都属于这一状况,在接近有二十余年的人生中从未找到过真正属于自己的那份理想,在迷茫和彷徨中驻足不前,更多是被名为现实的压力推动着前进着。
当然能够思考这一问题就意味着处境优渥,毕竟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也许这一问题对于应挥洒青春的高中生而言未免显得有些过于沉重了,我若只去考虑眼下的每一天也便不会被这一问题所困扰。

1

我坐在巴士上借以思考这个问题来打发时间,此刻将注意力挪向了窗外路灯开始渐渐熄灭预示着阳光即将到来,刚刚停进站台的巴士被白色的烟雾所笼罩。站台上将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各色乘客们,人群分出来一小部分互相簇拥着登上了巴士,碍于车窗上所凝聚的雾气和昏暗的光线让我看得不是很真切。
在如此的视野中一名和我同校制服的女生引起了我的注意,偶尔会在巴士上碰到所以有一些印象,再加之从各个方面来说她也算是学校中的名人,所以即便是我也有所耳闻。
白桦,比起一般女生要稍稍高一些的个子、几乎及腰的黑色长发以及有些白皙的皮肤,她的形象可谓相当符合她的名字。
这便是给人最直接感受的外貌。无论是廉价小说还是经典名著都有出现那种深宅闺秀,甚至那一丝略带病弱的感觉都完全照搬了下来。这便是我所感受的直观印象,尽管我没有直接和她接触过,但可以想象平时她的一举一动,就我所知的事迹也从侧面印证了我的想法。
例如,成绩总是年级第一,并且不时在老师的要求下参与竞赛。虽然说体质不好,体育也非常努力地参与。没有正式参与学生会,在某些时候还是会帮学生会处理一些事务。
就我所了解的事迹大概就是这些了,也许我所不了解的事情还有更多。说实话这些也并不是我愿意了解的,就算是努力在班上做一个离群索居的家伙,也无法阻止前后左右的同学们议论的话语钻进我的耳朵。
自顾自地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自己将注意力放在白桦身上太久,于此我立马把视线挪开,要是被当成是某种可疑人物就糟糕了。于是我深呼吸了两次,提醒自己在这么想就说明很危险,之后用手擦了擦满是雾气的车窗,再度将注意力放在窗外我看着零星从眼前飘落的小雪花。
躲在严严实实衣物与围巾之下的我感触不到这一属于冬日的严寒,淡薄的阳光已经从楼宇之间的缝隙透析而出,但此刻本尊还未从地平线之下走出。
行驶在冬天的公交车让人感到昏昏欲睡,大家也还未从不久前的梦境中苏醒过来,早班车更是因为宁静而让人嗜睡。轻轻从口中呼出的白气在满是寒意的车窗上凝结了起来,无聊的我再次用指尖感触着那一温度,渐渐汇聚成了一粒水滴顺势滑落了下去,最终渗入了车窗的缝隙之中消失了。
倦意在不知不觉中爬了上来,脑袋也开始变得沉重起来不禁朝一边偏去,视野很快地模糊起来。
……
-魔王和勇者和妖刀- BY InsanaeP
在一片烈火的包围之中,一个黑色盔甲的武士和一个银色盔甲的武士面对面地站着。四周不停地坍塌,然而这座寺庙迟迟没有整个坍塌掉。
滋滋滋的焚烧声不绝于耳,把危险的气息散布到每一个角落。
两个人都把手按在刀柄上,迟迟没有出刀。

“你渴求的到底是什么,名吗,利吗,还是说这天下吗?!”
从黑色武士头顶冒出这样一个对话框。
“都不是。”银色武士头上冒出这么几个字,“我所渴求的是……”

“你的妖刀啊!!!”
这对话框还在头顶没消失的时候,银色武士已经拔出刀冲了上去,黑色武士冷静地拔刀迎战。
可惜的是这场战斗看上去很无聊,双方都很有气势的样子但其实就是拿着刀互砍,看谁的血量能撑到最后。不到几分钟,胜负就已经揭开分晓。

“啊————!!”屏幕前留着乱糟糟碎发的男人哀嚎了起来,“可恶,你的刀上加持了火伤神符的吧?!”
“当然,”另一个屏幕前,一头散乱长发的少女冷冷地说道,“谁让你穿这套‘乌鸦之羽’的,毫无火抗加成,穿在身上你就跟个烤肉似的了。白痴,傻瓜,尾张大傻瓜。”
“因为这套帅啊!”
这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T恤,上面写着白色的“第六天魔王”五个大毛笔字。
“织田”这个姓并不罕见,然而是这个姓就深信自己是历史上那位魔王的后人的就很罕见了,这位织田信越就是这样的一位。倒不是凭空就这样相信,因为他有一把祖传的村正,传说中的妖刀。
村正这把“妖刀”在现代被传得神乎其神,但它在历史上只是一种质量好些的量产刀。它出名的起源并不是织田信长而是德川家康,他的家人里有好几个是被村正所杀,自己也被伤过手指。等他一统天下的时候,长期积累的怨恨让他决定宣村正为妖刀,全国禁止再用再造。这就好像自己被蚊子咬过,家人也被蚊子咬过,掌握天下大权后就要在全国灭绝蚊子一样。
这样一把曾经的量产刀能流传到今天实属不易,不过要因为自己姓织田就相信这是那位魔王的刀,想象力还是过于丰富了点。总之这位少年目前就是这样深信不疑的。
显示全部...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作者不自重,自拖 哼哼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4-7-10 15:51
呀 新刊终于出来了
#1-1 - 2014-7-10 19:30
零火
是啊,上一次的也下厂重印了
#2 - 2016-2-1 22:51
你好我是廊坊印刷厂小张。我厂海德堡多年专业制作同人画册,手提袋,明信片,不干胶画帖,信封 海报,特典,光盘等各种印刷,已经和好多社团,和囧神展会在合作、还可以代理通贩一条龙合作。欢迎新老客户咨询13931626362..  qq24114743空间里有做的过的本子随时欢迎看印厂咱们是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