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0月19日, 共有条目284863条。
  • 原作: 剑网三
  • CP: 策藏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384
  • 尺寸: A5
  • 价格: 69
  • 发售日: CA10.5 CP15

谁收藏了剑藏北邙?

全部收藏会员 (18)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随机附赠签绘/段子,掉落几率50%

淘宝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2099893996

《剑藏北邙》

384P

19P漫画+12P彩图+文

锁线胶装

画手:Keivic 塘主 茶茶 萤惹 lorisefe  kcn 黎叶 萎缩 公子九鱘 千重
写手:芊月 夜白露 叶南追 仲心宛琴 纪卿 悠悠的诗 囚阳 星涂
漫画:风少薰
封面封底:8鱼-papa
校稿:暗夜冥音
以上排名不分先后

R18注意
《不厌》BY喻寒

酒,药都买得齐全,李洵溪又从集市上带了些糖葫芦拿来哄师妹,马背上挂着酒坛,一边系着抓来的药物,一侧用纸包装着几串焦糖蘸得晶亮的糖葫芦,就这么打道回府了,临走还不忘给裴寂带一柄木梳子。
  刚刚回到玄龄营帐里就听师弟说李泽生那家伙跑去自己屋子里了,李洵溪一听立刻就跳脚急了。
  “他妈的给老子拦住李泽生那小兔崽子!别让他进我屋!”说着他直接从马背上跳下来,把糖葫芦往师弟怀里头一塞就往营帐里冲。
  李泽生看见叶沚还不得杀了他!
  好在屋里头还有裴寂看护着,李泽生才看见叶沚,还没来得及反应,裴寂便甩手给小少爷打了一记春泥护花表明立场,就算李泽生当真想逼死叶沚他裴寂也能保少爷一时,看这时辰李洵溪也该回来了,再不回来就赏他当太素九针练习对象。
  好在裴寂脑袋里正这么想着,李洵溪后脚就踏进了屋里。
  李泽生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又看了看床边站着的,最后把复杂的目光投向了门口傻愣着的。
  “说说吧,师兄。”
  ——怎么屋里头窝了个武林天骄……金屋藏娇也不是这个骄啊。


《寻剑》BY夜白露

  相较于凌霄情绪上的愈发焦躁,叶恒却显得过于悠哉。到最后还是凌霄先耐不住性子,趁着中途在路边休息时冷不丁发问道:
“现在不管是人和剑都找不到,你就一点儿都不着急?”
“剑一天找不到,我就能多一天在外面见识这世界,对我来说是好事啊。”对方的回答让他无言以对。
“看来你很在意这次出行的机会。”
“换作是你,十几年来都被困于一方天地,活的像只金丝笼里的鸟儿,你会甘心?”
“你觉得自己的家是牢笼吗?”
“也不全是,可再好的地方,总是过着一成不变的生活也会感到厌倦,我家大小姐不就是个好例子?”
“可你这样总是不合适。”“我并非消极怠工。”叶恒说着就地找个树荫坐下来,从背囊里取了琴出来调弦。
“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会辜负庄主的信任。”
凌霄闻言干笑一声。对方却听出了那笑里的意思,抬起头来。
“你还是很在意我没有武功?”
“没……”“放心吧。”
凌霄急忙想解释什么又被打断。
“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叶恒淡淡道,眼里闪了闪,意义不明。
“我想弹琴。你要听吗?”
天策抓抓头发,长长的羽翎跟着晃晃。
“好。”
看不懂,听不懂,那就做个看客吧。



《人生错落如参商》BY仲心宛琴
就这样一直说到夜深人静,殿中的宴会也将近散席。远处有号角声传来,三三两两的天策弟子与藏剑弟子勾肩搭背,哼着半醉不醉的歌儿离开宴饮,走在最后的是天策府的副统领秦颐岩和藏剑山庄此次负责押送兵器的剑庐总管叶芳致。秦颐岩拍着叶芳致的肩膀,巨大的嗓门在深夜如同炸雷一般:“你们藏剑山庄的兵器好,适合我们天策府,我们两处合作,可不是天生一对!”
叶芳致被秦颐岩拍得几乎矮下去几分,却也只好赔笑点头。叶祁在凌烟阁顶听着,忽然想起来,对李策之说到:“对了,我铸了一柄枪给你,次次你来山庄我次次都忘,这次还好记得带来了,在芳致师兄那边,你去领时说一声就好。”
李策之眼神一亮,“你亲手为我铸的枪?”
叶祁脸上微醺,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其他:“那是秦涵伯父当年的遗谱,那年五毒回去后便铸好了,这几个月我又新改进了一些,更适合你用。”
“师尊当年一直遗憾没有用上随夏师父亲手铸的枪。”李策之感动地望着叶祁,“我今如此之幸,能得小祁亲铸之枪,此生此志,必不负它!”
笑着点了点头,又上前依偎在那人的怀抱中,叶祁仰起脸贴着李策之的面颊,不由轻轻摩挲起来。如同调情一般,李策之忍不住顺着他的动作轻轻吻咬,耳鬓厮磨一阵,已是情烈如火,忍不住喘息道:“小祁……小少爷,可允我一次?”
每次都问,叶祁也每次都允,这一次他却抬头轻咬李策之的耳垂,问道:“李策之,从万花谷到现在,你我有几年了?”
从万花谷到凌烟阁顶,七年光阴,点点滴滴萦绕于心,难以忘怀,“很多很多年,比一辈子都长。”
“油嘴滑舌。”叶祁回应着李策之不停挑逗的吻,眸光璀璨,连漫天星辰都要黯然失色。“李策之我问你,这么多年,你可还记得初心?”
李策之正色:“藏剑君子如风,天策义薄云天,李策之不忘初心,亦将不负叶祁。”无论感情还是信仰,皆不相负。
叶祁终于点了点头,闭上眼睛:“那我,便允你。”



《故人》BY芊月

在敌袭队伍中看到死人是什么心情?还是一个你认识的“死人”。
    幕川一愣神的时间,那人已经挥舞着重剑,身边的战友一个个倒下,才回神过来。
    “叶松?”
    褐红色的身影没有停,等到周围只剩下慕川,也许是因为叫出名字的关系,留了他一命。
    重剑往地上一砸,斜斜的瞥了一眼慕川,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正脸看着他。
    “这位将军……有些面熟?”

   “在下叶松,这位将军有些面熟?”

    不同的情景,相同的人,只是不再是那套明黄的南皇藏剑公子叶松,而是眼前这个穿着被血染红的阵营装的极道魔尊——林松。
  



《独记少年事》BY叶南追

晚霞如火,给人目所能及处所有的景物都染着红色,和着北方春天虽有暖意但仍夹着萧瑟的风,透出一股苍凉肃穆。
    收拾好了装备的士兵们骑马列队,随着令旗指引一队队走出大门。叶辰良早就走累了,坐在栅栏边一垛枯草上,托着腮不知在看什么地方。萧景云牵了马过来,看他发呆玩心大起,随手捡一根草杆,从侧后伸过用顶端残存的草叶 去搔少年的指缝。
    叶辰良回过神来摇摇头,抱怨还没出口,一转身看到笑眯眯的萧景云,顿时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萧景云也不再闹他,扔了草杆朝身边马儿歪歪头:“上马。带你回府。”
    少年终于骑上了肖想了半个下午的战马,即使马被人松松握住缰绳只缓慢踱着步,他自己被挤在马背上一小块地方,后脑还枕着硬梆梆凉冰冰的胸甲——和,和人同骑一匹战马的感觉,就是不寻常。



《君子报仇八十年不晚》BY星涂

  天策伸出手抚平藏剑头顶翘起的头发,道:“你再去昆仑南屏我就揍你。”
  
  藏剑:“……”
  
  藏剑软绵绵地趴在天策身上,天策耐心解释:“我没法整天待在你身边,你去那里太危险……话说我真是挺想问问你,你是怎么活到这么大的?”
  藏剑小声回答道:“托你的福……”
  
  天策:“……”
  
  藏剑犹豫地问:“……或者……我耐操?”
  
  耐操个蛋!天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
  你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不会反抗着要在上面,天策心想,低下头亲亲藏剑的脸。刚开始亲热的时候真是吓到了这只小鸡,天策第一次把藏剑干翻是在一次大战,天策差点被砍翻下马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再不快把自己养大的这只鸡崽子吃掉就晚了。
显示全部...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甜蜜蜜的 角色脱离原作性格的 作者不自重,自拖 想要18N但却失败的 人生就是一张茶几 虐心虐体等 哼哼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4-11-7 23:11
(展子展子我来啦)
请问裸本的话多少软呢?
#1-1 - 2014-11-25 20:36
火山
69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