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8月14日, 共有条目303832条。
  • 原作: 霍比特人
  • CP: 矮人兄弟Kill x Fill
  • 语言: 繁体中文竖排版
  • 页数: 180P
  • 尺寸: A5
  • 价格: 95RMB
  • 发售日: 2015年2月1日20:00~3月1日
  • 预售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712645764&spm=a310v.4.88.1

谁收藏了Innocent Trap?

全部收藏会员 (1)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書名|Promised Land
規格|A5小說、有R18
作者|君千戮、舞飛音
封面|brilcrist
字數|預計十五萬字左右
配對|奇力(Kíli) ×菲力(Fíli)
※本篇文章內容含有少許Fili X Kili R18劇情,不喜逆CP者請注意!

價格|95元人民币

奇力發現,他最近視線無法從一個人身上移開。

他發現自己很喜歡一直看著自己大五歲的哥哥,菲力。

而且每次太認真盯著他哥看以後,他就會覺得雞雞特別痛,就算用手去解決也沒有什麼屁用。

菲力有一頭很漂亮的金色髮絲,跟他的黑色髮絲很不同,聽說菲力會有金色的法絲和體毛,都是因為遺傳自他們母親的關係。

矮人的壽命很常,最久可以活到兩百多歲,可惜他們的母親很早就已經走了,至於原因是什麼,奇力根本就沒有太多的勇氣去問他舅舅。

再加上……奇力真得很怕他舅舅,所以大部分有關生理上的問題,他會寧願自己一個人走遠一點的路,到幾乎是過一個山頭的隔壁去問他爸的弟弟,他叫做叔叔的人一些事情。

這天,奇力又一個人自己幾乎翻越過一個山頭的跑去找他叔叔,連門都沒有敲,也不管他叔叔是不是有可能再「忙」床上運動,就直接打開門。

「叔叔。」奇力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實在是無法把他臉上的表情,和在他旁邊那個已經和牆壁分離的門,結合在一起。
被奇力叫做叔叔的黑髮矮人一臉淡然的望著那扇不知道是被奇力弄壞的第幾扇門,他點燃菸斗:「是又怎樣了?」

「我、我……」奇力幾乎快要哭出來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比較好。

「慢慢說,我聽你講。」黑髮矮人站起身,拉過奇力讓他坐下來,順便把被奇力拆掉的門給弄好。

「我最近身體怪怪的……」奇力哽噎的說,那可聯的模樣就像是被巫師給下了什麼惡毒的咒語一般。

當然,這如果是在其它人面前,肯定是這樣認為,但是在他叔叔面前,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

黑髮矮人太清楚到底是什麼原因了,畢竟奇力一開始會夢遺,第一件事情不是找他舅舅,也不是找他哥,而是直接翻過一個山頭跑他問他為什麼……

「怎樣怪怪的?」黑髮矮人剛好把門裝好,倒好一杯好喝的牛奶,放到桌上給奇力。

「就是……我的雞雞好痛。」奇力的眼淚直接從眼角奔出來:「可是用手嚕嚕都沒有用,要怎麼辦?」

「……」黑髮的矮人沉默的盯著眼前這個水汪汪的……男孩,依照矮人的年紀來說,他是男孩沒錯。

這真是一個好問題,想不到這個總是要翻山過來找他的孩子,已經長這麼大了,而且……性能力似乎是很強?

「奇力啊,你先跟叔叔說,為什麼會這樣?」黑髮的矮人決定,先了解一下情況,再來想想要怎麼解決會比較好。

被這樣一問,奇力稍微思考一下,他該怎樣說比較好。

要老實和他叔叔說,是因為他看見他哥的裸體之後,就開始常常這樣雞雞痛到受不了,而且用手怎樣嚕都沒有用嗎?

還是乾脆把看見哥哥這幾個字鬼隱比較好?正當他還再思考要怎樣做決定的時候,一個聲音告訴奇力,鬼隱吧!

於是,奇力繼續用那張幾乎無害並且可以讓人心軟的表情說:「我、我……我不小心看到一個人的裸體之後,就……這樣了。」

聽到這句話的黑髮矮人,不禁倒抽一口氣。

喔……親愛的都林,他的好姪子奇力已經有喜歡的人了,而且……還會有情慾,真的已經不是個男孩,而是要成為男人了!

黑髮矮人拍拍奇力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奇力啊,這種情況表示你很喜歡那個……呃、你不小心看到裸體的人,會這樣是很正常的。」

「可是……很痛耶,叔叔。」奇力淚眼汪汪無辜的模樣真的是可愛的沒有話說,他的雙手用力的捉住他的下體,表情非常的無助。

「嗯、奇力啊....叔叔跟你說喔,如果連用手都沒有用的時候,你就得要去找一個人,」矮人說著,然後一把抱起奇力,用手摸摸奇力的屁股:「把你那疼痛的雞雞呢,插進去那個人的裏面,或者是被人插,就會好很多了。」

聽到這裡,奇力已經大概懂一些了,但是……現在有個問題,那就是……

「我要怎樣知道我是被插還是插人?」奇力很直接的把自己的問題給提出來。

很好,直接來一個直球,完全都沒有拐個彎的意思。

被問的矮人,嘴角不自然的抽蓄一下……他決定不要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這小子每次還就是一直問他這類的問題。
真搞不懂索林怎麼就不願意教教孩子這類的事情(其實是奇力不敢去問啊……),老是跑來煩他。

矮人露出一抹慈父一般的笑容,說:「這很簡單啊,就只要看誰雞雞比較大,就是插人那一個啊。」

比較大的那個?奇力用力的回想一下,他哥裸體的模樣。

他可以確定,他哥的那邊確實是滿不錯的,可是……如果是根自己一比的話。

想到這裡,奇力就露出一抹燦爛到不行的笑容:「原來如此!我知道了,謝謝叔叔!」

說完,奇力很快的跳下來,直接開門就衝出去。

「小心點啊,不要再來了。」矮人見奇力已經走遠了,才說出這句話。

奇力翻過山,回到自己的家裡頭也已經是晚上了,雖然說叔叔家距離他住的地方有些距離,不過這並沒有什麼關係。

因為……奇力也不想要讓人知道,他到底是去問誰問題,還有內容是什麼。

雖然他已經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可是……現在問題來了,他要怎樣和菲力開口說這件事情?

他一直看著菲力很久了,少說也有個二十多年,菲力的身體那麼漂亮,肯定有人會對他有興趣吧?

矮人的女性本來就不多,很多時候……情慾上來了,都會去找同性解決,當然也有些就乾脆沒有小孩,直接跟同性在一起。

畢竟,女性的矮人從外表上看起來,和男性矮人差不多。

奇力嘆口氣,小心的走回自己的房間前,他停下腳步,望著一扇門。

那扇門的後面,是菲力的房間。

奇力嚥下口水,小心的打開門,確認菲力是不是在裡面。

菲力已經睡了,而且睡姿不是很好看。奇力小心的走進房間,走到菲力的床邊。

他盯著床上的人……衣服已經撩起來,可以看到菲力的乳頭了。

奇力低下身,伸出舌頭輕輕的舔一下菲力的乳尖。

「嗯……」菲力發出聲音,皺眉。

「……」奇力停下動作,心臟噗通噗通的跳動,他幾乎可以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他抬頭,看看菲力,耳邊傳來菲力安穩的呼吸聲後……讓奇力感覺到一陣安心。

奇力再度的伸出舌頭,這次更大膽的舔拭菲力的乳頭,如此之外,還直接含下去。

奇力覺得很像做壞事,可他停不下來,尤其是他哥的乳頭因為他的舔弄而開始硬挺起來的時候更加鼓舞了他。

他一邊舔弄一邊將自己的褲頭解下,露出那早已微微勃起的陰莖,當他手握住自己的陰莖同時菲力稍微動了一下,讓奇力馬上停下動作,就像隻幼鹿那樣瞪大眼睛、豎起耳朵屏息不動,彷彿再有任何一絲風吹草動就要倉皇逃逸那樣。

然而菲力不過是蠕了蠕嘴含糊不清的夢囈:「嗚嗚,我吃不下了,可惡……」而後又偏過頭去沉沉睡去。

到底是做了什麼美味的夢呀?鬆了口氣的奇力拼命忍住笑意,他偷偷將菲力一絲瀏海撥開,不禁想著他這個哥哥怎麼會這麼可愛?

如果能得到他的話,就好了。

奇力撇了一眼握在自己手裡的陰莖,突然他有股衝動,好想把菲力搖醒把一切都告訴他,這樣的話他就不用忍耐得快要內傷了。

可他知道不行,這樣不行……他對菲力的欲望每增長一分,他就更強烈感受到求之不得的悵然所失。

不行,他要忍耐。這就跟拉弓一樣,急不得,要有耐心才是一個好獵人,才能射中目標。

心情稍稍平復下來的奇力看了一眼呼吸漸云的菲力,確定對方真的睡熟了才繼續方才的大業,他一邊開始套弄自己的陰莖,一邊將兄長的胸口給弄得濕糊糊的一片,左邊弄完換右邊,他實在很想伸手去捏,可又覺得這樣動作過大而暗自忍耐。

當摩擦的速度越來越快時,他的陰莖也越來越大、越來越硬,直到腫脹得令他有點難受為止,他好想放進菲力的屁股裡面舒緩這樣的熱度,可他所能做的卻是加快摩擦的速度,一邊聽著自己逐漸加重的鼻息還有濡濕的水聲充斥整個房間。

當快感逐漸聚攏到他的下體時,他忍不住仰頭張嘴微微換氣,他拼命壓抑想要喊菲力名字的衝動。

不可以出聲,一旦出聲就完蛋了。

一邊告誡自己的奇力一邊感覺自己的下腹微微收緊,連大腿的肌肉都開始緊繃,他的肺部納入氣息的次數逐漸增加且每次的換氣都比上次來得急促。

他的大腦漸漸空白,全身只剩下要把這股燥熱打出體外的本能,接著他的臀部一陣收攏,整根陰莖在他掌中悸動著,白色的液體如同一條條繩索一樣拋射而出。

他小心翼翼的將自己身體壓低不讓精液弄髒床單,一邊咬住自己的手臂,被高潮之浪衝擊的他內心只有迴盪著一個聲音、一個名字。
菲力。

菲力、菲力,菲力。

他在心底放聲大喊、聲嘶力竭不知多少遍,直到那股令人炫目的快感稍稍退去之後,他才將嘴張開。

奇力望著在床上熟睡的菲力,低下身子,親吻他的雙唇。

比他想像中的還要柔軟的嘴唇,戀戀不捨的離開他的嘴唇,臉上帶著苦澀的笑容。如果讓菲力知道,他最疼愛的弟弟,對他有著這樣的病態情感,肯定覺得很噁心吧。

奇力忍住想要把菲力給上了的慾望,小聲的走出房間,在去把自己手上的精液給洗乾淨。

再回去自己的房間,直接倒頭就睡。

接下來的幾天,奇力每個晚上都會等到菲力睡了之後,偷偷淺入菲力的房間裡頭,或舔或吸菲力的乳頭打手槍。

奇力從來沒有想過,原來只是這樣子,就可以這麼滿足,滿足得不可思議。

他知道他不可能可以得到他的哥哥,他只能如此卑微並且狡猾的用最卑劣的手段來滿足自己。

菲力、菲力……他無數次的再心底唸過這個名字,一次又一次,但是菲力永遠都不會知道吧。

知道他這麼喜歡他……喜歡到胸口總是一陣陣的疼。

某天,菲力和奇力兩個人一起接受訓練,休息的時候,菲力突然不知道怎樣,蹦出一句:「奇力,你會不會想要有個女矮人當老婆啊?」

嘴中叼著草的奇力,有些傻住的望著菲力。

為什麼菲力要這樣問?難道說……菲力找到傳說中的女矮人?和他們的母親一樣,幾乎要二十多個矮人中,才會看到一個女性的女矮人?

菲力喜歡上對方?啊、這也不是不可能,畢竟只有女矮人才有辦法有小孩吧?就算矮人族中男人和男人在一起這種事情多的不像話,可是能生小孩的,只有女矮人才有辦法。

奇力拿下嘴中的草,勉強笑道:「還好耶,菲力怎麼突然這麼問?是……有遇到女矮人?」

「也不是。」菲力躺下來,雙手交插在後腦:「只是覺得……好像總有一天要找到一個人過過。」

奇力決定不去看菲力的臉,而是低頭開始拔草:「菲力想要有孩子?」

「嘿!小子,好歹我是年長你五歲的哥哥,可別這麼沒禮貌。」菲力有些不大開心的稍微打一下奇力的屁股:「有孩子是最好,不過……有個合心意的人陪在身邊才是最重要的。」

「…….」奇力停下手中的動作,他剛剛有聽錯嗎?菲力說有個合心意的人陪在身邊才是最重要的,這句話的意思是告訴他……「你有對象了?」

奇力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也不能說有……」菲力傻傻的笑著。

「那……是沒有了?」奇力對於菲力的回答,莫名的感到一陣的安心,還好、還好……菲力現在還沒有對象。

「這個啊……很難講。不過,我是有個有些欣賞的對象。」

「……」奇力這下完全幾乎不能動,他幾乎要忘記怎樣呼吸了。

什麼?菲力有欣賞的對象?換而言之……就是他其實已經有個喜歡的人了?

奇力無法回過頭去看菲力的表情,他敢肯定,當他看到菲力的表情,自己絕對會失控。不可以……絕對不可以這樣。

發現奇力整個人僵住的菲力,整個人坐起來,從奇力的後方抱住他,爽朗的說:「嘿!怎麼不說話?」

「是誰呢?」奇力的手,又開始把草給拔起來,他並沒有發現,在他面前的草已經禿掉一大片了。

「你剛是在想這個啊?還不可以說……」菲力很溫和的說著:「我打算等時機到了以後,在告訴對方。」

「真可惜。」奇力丟到手上的草,站起身子:「我本來還很期待……菲力欣賞的人是什麼樣子呢!」

「說過多少次了,我可是你哥。」

「我有點累了,先回去。」說著,奇力頭也不回的離開,不、可以說是用逃跑的方式離開。

菲力皺眉,抓抓頭:「這小子是怎麼了?」

奇力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頭,關上門。幾乎無法克制內心的騷動。

啊、他都忘記了,菲力不可能屬於他的。不……菲力還是屬於他的,只是……只能當他的哥哥,而不可以更近一不。

這不是很棒嗎?他媽的太棒了……永遠只能當兄弟,然後看著他哥跟別人在一起,那畫面……還真操蛋的淒涼。

與其讓菲力變成別人的人,不如……先讓他成為自己的吧。

奇力在心底默默的想著。

菲力練習結束之後,拿些柴回家,一回家發現奇力並不在。

他皺眉:「是跑到哪裡去了?」

菲力疑惑的在家裡打轉幾圈,就是沒有看到奇力的影子。

算了,反正奇力也不是小孩子,應該……知道怎樣回家吧?菲力這樣想著,回到自己的房間去。

忙了一整天,他已經很累了,現在他只想要好好的睡一下。

夜半,他聽到房間的門被推開。

會是誰?奇力嗎?

他很勉強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奇力那雙悲傷的眼眸。

怎麼了?為什麼要這麼悲傷呢?奇力……說來給哥哥聽。

但是這些話他都沒有說出口,或許是太累了,所以他並沒有說出口。

然而,奇力的下一個動作,讓菲力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在做夢了。

他弟……也就是奇力,他低下身子來,親吻他的嘴唇。

喔,都靈……可以告訴他,這不是真的嗎?這真的是在做夢吧?奇力怎麼會親他呢?

正當他這樣想的時候,耳邊傳來奇力的聲音:「哥,我好難受喔……」

那語氣,帶著一些些的哭音,還有那種悲痛跟絕望,菲力幾乎無法再繼續裝睡了,他想知道奇力到底是怎麼了。

菲力完全睜開雙眼的時候,發現他真的不是在作夢,奇力的表情真的就像剛剛他朦朧間看見的模樣,就像……是個要被人給丟棄的小狗。

「菲力……」似乎沒有想到菲力會醒過來的奇力,整個人愣住的沒有動。

「你怎麼了?」菲力聽到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可能是因為他剛剛睡太熟的關係,喉嚨有些乾澀。

「哥……」奇力用著水汪汪的眼睛,對……眼眶泛淚確實是水汪汪的模樣。

面對這樣的奇力,菲力覺得自己好像某條理智線快要斷了,他怎麼都不知道,他弟看起來其實……也滿可口的?

菲力嚥下口水,道:「哪裡難受?說來聽聽?」

當然,菲力根本不知道,奇力已經整個人坐到他身上,他拉住菲力的手,直接往他的下體放著,說:「這裡,難受。」
菲力這下子睡意全飛了,那樣隔著褲子的熱度讓他有點想要收手,不對,他覺得這樣哪邊不對。

可是奇力那一臉好可憐的模樣,菲力又覺得很不捨,收手也不是,不收也不是的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穩:「奇力,我也這樣過,這可以自己打出來的。」

他的語氣是那樣溫柔,彷彿是在哄誘迷途的孩子該反家了那樣。

是的,迷途知返。

「可是……」奇力欲言又止的想要怎樣開口比較好。

他當然知道菲力的回答是這樣,他也不是沒有自己打出來過,他可不是小孩子了……他需要更刺激一些的東西,只有用雙手那根本不夠。

「你不會用嗎?」看著奇力不知所措的模樣,菲力還當他是第一次察覺到這樣的情慾,雖然說就年紀上而言算晚了……不過對矮人而言還是相當年輕,所以菲力並不覺哪裡有異,或者說任誰看到他弟這樣無辜的表情都不會起疑心的,他還小心翼翼的放軟語氣詢問,就怕傷到他弟的自尊。

「不是。」奇力想都沒有多久,很快的搖頭。

「那是……?」菲力困惑了,既然他弟弟知道怎麼解決生理需求,那為何還要騎在他的身上,而且……呃,要吻他?

不對,哪個王八蛋教他弟弟怎麼打手槍的?菲力很確定他弟沒問過他,他居然沒問他……嗚嗚……有點受打擊。

「用手弄出來,根本不夠。」奇力很認真的盯著菲力,手直接捧住菲力的臉:「我這樣說,你聽得懂嗎?」

菲力覺得捧住他的臉的手有些燙,又或者是那是他的臉頰在泛紅,他怎麼可能不知道?可他從來沒想過這句話會從他弟弟嘴裡冒出來,而且還是對著他講的。

不,這樣不對,菲力聽見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奇力,你冷靜點,後面這件事只能找自己喜歡的人做,你懂嗎?」

他突然想起奇力稍早問過他的話,問他是否想要找女矮人,難道說他的反常是因為跟這有關係?

有了喜歡的人?因為有了喜歡的人所以不知所措?

不對啊,那這樣被騎的人應該就會是別人了吧?

呃,胸口為何有點悶?菲力有些不解,他剛剛只是稍微聯想弟弟騎在別人身上的模樣而已啊?

奇力將頭埋在菲力的頸間,不段的說著:「我知道……我知道……」

就像一個壞掉的留聲機,也許……從他發現自己骯髒的情感之後,他就已經壞了。

不正常、不正常……喜歡親聲哥哥的自己,從體內開始腐爛,卻又怎樣無法停止這個讓自己崩壞的情愫。

他知道當然知道,在更後面的意思,他就是這麼這麼的愛他的哥哥。

他想要的就只有他,菲力……這個和他身上有相同血統的男人。

菲力一瞬間驚愕的沒有辦法回應,他甚至不知道該不該擁抱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那是他弟,他最心愛的親生弟弟,而他弟喜歡他,那句我知道、我知道,該是多重的份量?

他覺得有些喘不過氣,但他更擔心的是在他身上微微顫抖的奇力。

他感覺得到弟弟的心跳聲,即便隔著兩層衣服仍然感受得到那樣瘋狂的鼓動,他好怕弟弟會就這樣壞掉,即便他什麼多餘的話都沒講,他就是知道他弟弟已經瀕臨極限了。

菲力想起小時候有一次他牽著弟弟出去草坡上玩,結果沒注意到有個坑洞,奇力不小心踩空掉下去,而他緊緊拉著自己的弟弟,可是那時他年紀還小,不足以一人把他弟拉上來,眼看著握在手心的小手逐漸往下滑,懸空的奇力不斷喊著他的名字,小腿不斷在空中盪著,這讓他的身體更快速往下滑,就當菲力感覺自己再也抓不住他弟的時候,索性直接放開他那隻一直緊抓著草皮的手,他跟著奇力一起往下墜,然而他把弟弟緊緊摟在懷裡,當石頭撞在他的背上時,他甚至一度感覺要痛暈過去,可是他卻笑了,因為他知道他的弟弟沒有受傷,就連一點刮傷也沒有。

如果要墜下去的話,那就一起墜吧,菲力這麼想著,他怎樣也沒辦法當個置身事外的人,看著他弟獨自一人墜落於萬丈深淵裡。

雖然說他其實還不確定自己對奇力的想法到底是什麼,他只知道當震驚餘韻過去,他沒有感覺到排斥或是厭惡,既然如此,他沒有必要讓奇力這麼難過下去,當他那樣一臉悲愴的看著自己時,菲力覺得他的心都要碎了,他弟就是要該開懷大笑才對,這樣悲傷的表情一點也不適合他。

如果他能讓他開心起來,那他的全部、身上所擁有的一切都給他吧,菲力這麼想著。
他再也不遲疑的回摟住壓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就像他當年把年幼的弟弟緊按在懷裡那樣,他聽見自己說:「你確定嗎?奇力,你真的確定你要的是……」

我。

菲力最終還是沒把這個字說出口,他知道一旦做下去,就沒辦法回頭了,所以現在還來得及回頭,他這樣騙著自己,卻無法忽視自己同樣加快的心跳,該死的,搞得他也很緊張,不行,他要鎮定,鎮定鎮定。

「拜託,菲力……給我一個痛快吧。」奇力在菲力的耳邊輕聲的說。

他不要求太多,只要一次就好,這一次過後,他會忍住那些不應該有的情愫,只是當一個很普通的弟弟。

他不會再勉強菲力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情,他會是一個菲力期望中的弟弟。

「就這次……就好。」拜託你。

最後三個字,奇力沒有說出口,他也說不出口。

「好。奇力,你先從我身上起來,躺下放鬆,把褲子脫下,我會盡量不要弄痛你的。」菲力嘆了一口氣,雖然是下定決心真的要來做,說真的他其實沒做過這檔事,他懂得不會比奇力來得多,更別提熟練了。

頂多就是耳聞過跟讀過類似的書籍,差不多知道要作些什麼,可說實在的他還是會緊張,他不想弄痛他的弟弟,尤其是他弟弟決定把第一次--不用問,做哥哥的絕對認為這是弟弟的第一次--交給他的時候,菲力更覺得要謹慎行事……雖然他個人覺得到後面變成見機行事的機率太高了。

沒關係,一回生二回熟,總會有辦法的。菲力並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想法正在改變中,連二回這字眼都用上了。
奇力沒有乖乖的照菲力的話做,反而是先把菲力的褲子給解開。

「欸欸,不對,你在幹麼?」菲力察覺到哪邊不對勁,伸手拉住自己的褲子,雖然說他等等也要脫褲子沒錯,可他弟沒脫呀?

沒脫那他是要……捅屁阿?

「嗯?菲力不是答應要跟我做愛?」奇力一臉就是:你明明就說好,為什麼現在還要阻止我?的表情說著。

「是,我是這麼說得。可我們的位置好像該交換一下吧?你這樣我沒辦法幫你,呃,擴張?」菲力當然沒有要反悔的意思,可他覺得讓他弟躺下他才比較好方便做事,第一次就使用騎乘位似乎也太高難度點了。

「嗯?不用啊。」奇力臉上露出一個非常燦爛的笑容:「這種事情我來做就好,菲力你才需要乖乖的躺著。」

「是這樣嗎?你真的不要緊嗎?」菲力皺了皺眉,覺得哪邊好像怪怪的。

「是啊,因為我的比菲力大,當然是我再上面。」奇力沒有做任何思考的,直接把原因說出口。

「蛤?臭小子,你再說一遍?!」菲力楞了三秒才搞懂他弟根本不是要用騎乘位,他弟是要上他,而且最令他在意的是他弟居然說比他大,這誤會有點大了吧?

「因為我的雞雞比你大。」奇力又再說一次,只是這次的用詞更直接。

「你、胡說八道!」菲力這次臉都漲紅了,男人咩,就是禁不得自己的鳥被人說小,而且還是被自己的親弟弟講,幹他好歹也大對方五歲,要也是他比較大好嗎?

「我沒有騙你啊。」奇力一面說,一面把自己的褲子脫下來。

開玩笑,他看過菲力洗澡那麼多次,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兩個人誰的屌大,誰的屌小嗎?

「菲力要不要自己確認看看?」奇力說。

禁不得激的菲力當然伸手就往對方的跨下摸去,這一摸他的臉色先是發青,然後又漲紅,矮人們因為擅長工藝,所以對於重量、份量這種差距會非常敏銳,畢竟失之毫釐,做出來的東西就會差以千里。

可菲力從來沒有這麼痛恨這種種族天賦過,尤其是當他感覺到對方的份量真的如他所說得,這還是沒有完全勃起的狀態。
不行,他不信邪。

菲力一邊咕噥著一邊將自己的內褲也往下拉,接著用雙肘支起上身,定眼一瞧,都靈的鬍子啊,這太不科學了!這小子不是連鬍子都沒長出來嗎?就連陰毛也沒有自己濃密,可為何…….為何下面那根如此有存在感?

媽的,他居然雞雞比他弟小,菲力的視線又來回在他弟與他自己的跨下來回遊走了不下十遍,確定了這件令他自尊大受打擊的事情後他整個人癱回床上,幹,太不公平了,他咒罵著。

奇力微笑的低下頭,親吻菲力的臉頰:「我說得沒錯吧。菲力可要說到做到喔。」

「可是、可是就算雞雞……..雞雞比較小,但我是哥哥啊,應該我在上面吧。」老天,他都要哭了,不,他才不是比較小,是他弟太大了,菲力給自己不斷做心裡建設。

「這個啊…..我有特別去問過了。我聽叔叔說,比較大的那個都是在上面。」奇力很認真的說。

他真的為了這件事情特地去問過了,絕對沒有錯,而且叔叔才不會騙他。

當然,奇力根本不知道,兩個男人做愛,誰在上誰在下,和陰莖的尺寸一點關係都沒有。

「好,就這樣了。」奇力不管菲力的反抗,直接把放在口袋裏面準備好許久的潤滑液給拿出來,擠一些在自己手上。

「欸,等等等,哪個叔叔啊,為啥他就沒跟我講!」菲力還想做最後掙扎,尤其是他聽見噗茲一聲,噢……幹,他一點都不想知道擠在他弟手上那玩意兒是什麼。

「就是住在我們家隔壁的後面的隔壁巷子的第三間又隔壁的前面的那個叔叔啊。」奇力一面說,一面把菲力的褲子再更往下拉一些。

「為何我覺得好像住得有點遠,你確定我們跟他很熟嗎?」菲力一邊想要挽救自己被往下脫的褲子,一邊在心底嘗試回想村子裡面的地形,不過很不幸的是,他其實通常沒在記路的,所以實在無從查證他弟剛剛說的隔壁的後面的隔壁巷子的第三間……還是第四間?左轉還是右轉?天啊他頭都要暈了。

「嗯、可能跟哥哥不是很熟。」奇力直接把菲力的內褲給脫下來丟到一邊,畢竟叔叔那邊除了他知道以外,菲力根本就不知道。

況且,菲力也從來沒有去過問太多父親的事情,他也是無意中知道,他們的父親有個弟弟,但是不是很熟。

不過,對奇力來說,真正像父親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和菲力母親的弟弟,索林。

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現在重要的是得要先幫菲力把後面給弄好才行,不然等等他插進去會痛。

「你何時跑去那麼遠的地方玩了,也不跟我說一聲。」感覺屁股一陣涼爽的菲力忍不住想把腿夾緊,一想到他弟弟認識了他不認識的人,菲力就感覺心底有些悶悶的,可是他並不懷疑他弟弟會說謊騙他,他是真的相信有那個叔叔的存在,該死的為何要教會他弟雞雞大的人是幹人的那個啦!出來面對啦!嗚嗚。

「因為菲力都忙著再練習啊。」奇力把菲力的其中一隻腳放到肩膀上,手很直接的就往菲力的後穴放進去。

當然,包括那些潤滑的東西也一起。

「啊、啊痛….!嗚、呃!好冰。」菲力毫無防備的就被進入一指,瞬間他腦中對性愛的浮想連篇全部破滅,光是一根手指就讓他覺得非常不適應了,到底是哪個混球說做這件事很爽的。不,不他們還是互相摩擦好不好?他聽見自己可憐兮兮的連忙想喊停:「不、奇力,我、我可以用手幫你打出來,可以拔出來嗎?」

奇力並沒有因為菲力的哀求就停止,他的手不停的往菲力的體內再探入一些。

如果他不把握這一次,之後就不可能再有機會了……

「我說過了,菲力……用手不夠阿。」

說著,手指從一指,增加成兩指了。

菲力整個人抖得跟風中的落葉一樣,他兩條金色眉毛都快要糾結的可以再打一個辮子了,他感覺到奇力的手指在自己體內滑動著,他喘息得像是離水的魚一樣,因為緊張跟不適應使得他把對方的手指下意識夾得更緊,但這卻讓他更為痛苦,他第一次發現原來弟弟已經長大了,他的手指已經不是當年可以五指完全被他握在掌心那樣幼嫩纖細,而是變成光是進入兩指就足以讓他想要往他弟臉上打一拳那樣的令人無法忽視,但他怎麼可能打他心愛的弟弟,只是改而用手抓住對方的前手臂,試圖想要把奇力深入他體內的手抽出來。

該死的,他從來不知道不聽話的奇力那麼難搞。

「不、咿!啊?!」菲力突然感覺到體內的手指一彎,恰巧撞到他體內的某個部位,這讓他抓住對方的力道陡然鬆脫,那一瞬間好像有電流通過一樣,可他卻不是很明白發生了什麼。

「哥……」奇力輕聲的一喊,他知道菲力最喜歡聽他這樣叫他。果不期然,當他喊出口沒多久,菲力整個人就稍微僵住了,他用另外一隻手拉開菲力的手。

「嗚、啊,啊!奇、奇力!嗚、不,好怪。」知道大勢已去的菲力索性抓住身下的床單,那被他揉得已經皺得不像話。
就像他的身體漸漸脫離他的掌控一樣,他逐漸適應進入體內手指的同時,也感覺到當他弟特別按在某一塊區域上時,他幾乎會興奮得要哭出來那樣。

原本疲軟的陰莖不需要任何愛撫就漸漸膨脹,他喘著氣已經搞不懂自己說不,是真的不要,還是渴求著更多。

人體的適應力真的很恐怖,當他弟放入第三根手指的時候,他幾乎只是呻吟一聲就接受了對方,明明方才臀孔外圍被撐開的那圈肌肉疼到不行,現在只剩下微弱的刺痛,更多的是男人的手指在他腸壁上摸索著、按壓著,而當他弟嘗試要把三根手指撐開時,他被迫拉開的大腿根部幾乎在抖著,他想要逃,然而另一隻沒被架在對方肩上的腿只能虛軟的稍微屈起,他逼自己專注,要後退,他想要躲開這份他根本不熟悉卻逐漸吞噬他的肉慾。

「很快就好了,哥……不要走好不好?」奇力那讓菲力逃不掉的聲音,又再次的響起。

腳踝被輕輕扣住的菲力感到一陣頭疼,他最受不了奇力用這種聲音求他,那感覺就像是他要拋棄一隻小狗一樣,他只差沒聽見對方可憐兮兮的發出嗚汪、嗚汪的哀鳴。

菲力用手臂遮住臉撇過頭去,他沒有應聲,可是他也沒有繼續往後退,任憑他弟奪走他最後一絲逃走的可能性,當他感覺自己的膝蓋碰觸到對方結實的窄腰時,他忍不住輕顫了一下,對方的體溫不斷透過他的膝蓋、他的腿膚傳遞過來,他嚥了嚥唾沫卻依舊感覺乾渴。

而這時一直困擾他的手指突然全部抽出,菲力不知是失望還是鬆了口氣似的嘆息了一聲,應該結束了吧?

菲力天真的這麼想,然而他感覺到他的另一條腿也被抬高,接著他聽到床發出嘰呀一聲,聽起來像是他弟把身子壓低所造成的,他沒來得及細想這麼多,就感覺到一陣熱氣噴在他的臀穴上。

呃?呃,不會是…….不會吧?菲力大腦還有點僵住的時候,下一秒溼熱的、舔在自己屁眼上的觸感直接應證了他腦袋所想的,他弟在舔他的屁眼。

他弟居然在舔他的屁眼!!!


當機了好幾秒鐘於反應過來的菲力羞的大叫:「快住手、不要舔。」真的把舔這個字講出來的時候,菲力整個人都臉紅脖子粗了。
显示全部...
甜蜜蜜的 口味很重 角色脱离原作性格的 作者不自重,自拖 哼哼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5-1-29 12:56
浩翔印刷纸制品有限公司承接各种漫画,小说,同人本,手提袋,明信片  等各种纸制品制作,我公司拥有一流的印刷设备,卓越的技术员工,竭诚为您打造完美的作品  已经和很多作者好友合作!     可以免费代理寄售。   
空间有相册
印刷QQ:753259349,支持淘宝交易
http://haoxiang1990.taobao.com
微博:http://weibo.com/708598012
#2 - 2015-1-30 23:15
(祖传同人本制作!一般人我不告诉她!O(∩_∩)O~~ ... ... ...)
多年同人本印刷经验,专业技术、优质服务、低廉价位、进口设备。
祖传同人本制作!一般人我不告诉她!O(∩_∩)O~~
QQ:771721390。空间相册有以往做过的本子,北京印厂求合作!
#3 - 2015-1-31 14:49
你好我是廊坊印刷厂小张。我厂海德堡多年专业制作同人画册,手提袋,明信片,不干胶画帖,信封 海报,特典,光盘等各种印刷,已经和好多社团,和囧神展会在合作、还可以代理通贩一条龙合作。欢迎新老客户咨询13931626362..  qq24114743空间里有做的过的本子随时欢迎看印厂咱们是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