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1年4月12日, 共有条目323546条。
  • 作者: 梓泉
  • 原作: 剑网3
  • CP: 唐毒唐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90P(暂定)
  • 尺寸: B5
  • 价格: 未定
  • 发售日: 11月(暂定)

谁收藏了斕骨之牢?

全部收藏会员 (3) »
创作中

作品简介

附试阅:
《斕骨之牢》
剑侠情缘网络版三 / 唐毒唐 / B5 / 全文本/90P(暂定)/ 最终修改中  

章一至3试阅:
ps:主BL,少量BG、GL有...._(:з」∠)_

———零

即使雙眼緊閉,唐憂依然能清楚感覺得到有誰在他背後。

並不全然是因為所謂的第六感,而是因為背後那溫度太過明顯,駭人的低溫愈發刺骨,幾近要把人背後的皮膚灼傷。

嘀嗒,嘀嗒⋯⋯稀疏而不規律的水滴聲被失真地擴大,在唐憂身處的空間中無限迴響,相繼撞擊著他的耳膜,撞得腦袋一陣一陣生生地痛。

唐憂用力搖搖頭,想要把從身體裡緩慢升起的不適感給甩出去,便聽得背後傳來一聲輕笑。
那一瞬間,所有雜亂的水滴回聲嘎然而止,耳邊靜謐得讓人發慌。

是誰?——唐憂確信自己是張口說了話,可是卻沒有任何聲響,依舊是一片死寂。

然後,沒由來地,他開始發慌,甚至顫抖起來,也不知是被寒氣逼的,還是被那聲似有若無的笑聲給嚇的。

——你忘記了嗎?

⋯⋯⋯⋯⋯⋯⋯

“⋯⋯憂⋯⋯唐憂⋯⋯⋯唐憂!醒醒!”

猛地睜開眼,一瞬不舜的死死盯著眼前的東西,視野從模糊變得清晰,花了好久的時間,才聚焦在眼前焦急的臉上,又盯了好久,才緩緩喊出一句:“⋯⋯⋯師兄。”

被唐憂稱做師兄的男子沒再說話,只是隱約松了口氣,擰著眉頭隨手抄過汗巾,覆蓋在唐憂額上。

掙扎著用手肘撐起身子,才發覺背上的汗水已然浸濕了衣衫,滲得白色的床褥也有了印子。

這麼一動,三更微涼的夜風便伺機滲透了一身薄衣,瞬間回想起夢裡那股刺痛的寒,又是一陣發抖。



———壹
稀淡的月光穿透為數不多的樹葉間的縫隙,落在密林雜草叢生的地上,原本該是圓形的光斑被細長鋒利的野草切割得支離破碎,連同散落在草葉上的一片猩紅也顯得烏黑陰沈,不易察覺。

陰影中的樹根下,躺著個一動不動的人,或者說,一具身體,不遠處一個謹慎的身影從遮掩後定住好一會,才邁開步子,踏斷一兩根折落到地上的細樹枝,站到那具一動不動的軀體前,稍微彎下身,伸手試探著地上的人是否還存有氣息。

手指沒有感到空氣的流動,也沒有觸摸到胸腔中還有鼓動,試探的青年直起身子,呼出一口氣。

任務完成。

掰動機關,把唐家堡特有的武器千機閘收起來掛在腰間,青年沒有多想,為免出紕漏,用匕首在地上的屍體身上添了幾刀,然後折了堆樹枝野草,蓋在屍體上作為掩飾,便匆匆離開。

唐憂,有如鬼魅一般的唐門刺客,身手一絕,來去無影。

待走出密林,已快是日出時分,遠處的天空開始泛起魚肚白。

唐憂緊了緊領口,辨別了一下方向,盤算著繞過前方的村莊,能用最短的路線回到唐家堡。

決定好之後,沒有一點猶豫,大步趕路。

的確,路線是最短的,唐憂沒料到的是,那村子裏頭會有人繞到靠近密林的這條道上來。

來人捧著幾個蔬果,似乎也是意外於在這路上遇到看著不像是村子裡頭的陌生臉孔,只得僵硬在原地,直勾勾地盯著青年看。

唐憂本是警戒心強,看見來人不動,他也便不動,目光打量起眼前的人。

來者似乎與他年紀相仿,從頸子和手腕上的銀飾與刺繡著特殊花紋的衣物,不難看出他是苗疆人,應該就是前方村子的村民,不是外來者。

唐憂看著他似乎無害,抬手端正了覆蓋大半張臉的面具,正打算把圍巾拉高,好遮擋一下臉龐,速速離去,不再理會那苗疆男子,可是一瞬之間,那男子似乎看到了些什麼,眼睛瞪大了些許:“⋯⋯血⋯⋯”

那麼一個字,雖微不可聞,卻是清晰地傳到了耳朵比一般人靈敏許多的唐憂耳中。

說實話,唐憂沒打算殺害任務目標以外的人,可要是被看到了面目,在不確定對方是否能守口如瓶的情況下,他只能選擇給他封口,以絕後患。

唐憂握緊了發射袖箭的機關,殺氣畢露,卻不想那人小心翼翼走前一步。
“⋯⋯你受傷了?”那人歪了歪頭,小聲詢問。

唐憂頓了頓,尋思著大概是因為方才被目標的血濺到了臉上,隨即默言,掂量了一下,也不知是否動了惻隱之心,收斂了殺意,繞過那人身旁就走。

那男子雖沒阻攔唐憂的離去,只是從懷裡掏出兩個小瓶子,囁囁道:“⋯⋯大俠,我⋯⋯我有些許小藥,不如你拿去罷?⋯⋯”

唐憂停下,好一會兒才回過頭,看見那男子一手笨拙地揣著蔬果,另一手裏端了兩個小瓷瓶,局促地往他的方向伸著。

看那戴著面具,臉色冷冽的青年沒有要接過瓷瓶的意思,男子抿了抿唇,有點沮喪地低垂了眼,張了嘴,可什麼話都沒說出口。

就在男子以為唐憂會默然離去的時候,卻聽得對方走了兩步,站到他身前,從他掌裡取走瓷瓶,清潤的嗓音響起:“⋯⋯謝謝,藥瓶我下回路過村子再還你。”說完,目光便沒再在男子身上停留,邁步離開。

“我⋯⋯我叫銀環,下次見罷。”後方傳來那男子依然是不算響亮的聲音,只是兩句簡單的話中,都透著歡快。

往後,唐憂想了好久,也想不通自己為何一下子就記住了他的名字,還有那張看似面對什麼人事都戰戰兢兢的臉龐。

興許,就是一個不留神,被鬼魅迷了眼。





———貳

之後一段很長的日子,也許是很短,唐憂幾乎是忘記了自己的身份,或者說,他很多時候覺得自己在過兩個人的人生——一個是一如既往的唐憂,總會只在夜晚出沒,面具下的臉龐也是毫無表情,滿身沾滿鮮血,手持箭弩暗器,無情無欲;另一個是白日的唐憂,在這苗族的村子裡頭,過著本是與他的人生八杆子打不著的生活。

打自那天離開村子之後,那兩個小瓷瓶便被唐憂小心翼翼地藏在懷裏,在往唐家堡那段不短的路上,瓶子被捂得熱乎乎的,最後拿出來的時候,幾乎讓唐憂有種它們是活物的錯覺。

瓶子裡頭盛著的,只是尋常的金創藥,唐憂沒有受傷,重新把瓶子蓋上,尋思下次能還給那個叫做銀環的苗疆男子,還緊緊放在枕邊,生怕忘記。

日復一日,從出生到長大這二十二年,在唐家堡每天的內容,便是師父佈置的密麻的訓練,更多的時候,是獨自在外執行任務。
直到一次,唐憂必須往一個多月前的那個苗族村子的方向去。

默記了任務,攜好陷阱暗器,帶上那兩個小瓷瓶,一刻不停地趕路。

到達村子的時候,是正午時分,烈日當空,曬得那一大片農田生機勃勃。

站在樹下,思量了下,唐憂走向一個蹲在田邊不知道在泥地裡搗鼓些什麼的娃兒,也蹲下來,抬高了帶黑紗的寬邊帽帽簷,朝那娃兒問道:“知道你們村子的銀環家在哪兒麼?”

那娃兒約莫是被這一身漆黑打扮的人嚇著了,半天不說話,愣愣地盯著唐憂的面具看。
唐憂也沒再催促,就這麼蹲著,等那娃兒回過神來,習慣地把還沾著泥土的手指放到嘴巴裡,一口娃娃音口齒不清:“銀環,銀環哥哥,我知道哇!”

順手把娃兒的手指從嘴巴裡拔出來,唐憂拉著他站起身來,輕聲吩咐:“帶我過去。”
於是,那娃兒一顛一顛跑在前面,嘴裡不知道唱著什麼苗族的歌謠,領著唐憂來到一棵大樹下,指了指茂密的樹冠上方。

籍著帽簷遮去大部分的陽光,他看到枝丫叢中有一間木屋子,雖簡單但挺堅固的模樣。

把娃兒領回去原來那田地旁邊,再回到木屋下,唐憂卻意識到,自己這是生平頭一次拜訪除了師兄弟和任務目標以外的人家,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就這麼耗了一炷香時間,唐憂決定,先看看他要找的人是否在屋子裡頭再說。

腳步微移,身形一舜,便輕盈落在窗外的圍欄上,悄無聲息地掀開臉前的黑紗,朝屋子裡張望。

屋子不大,一眼便能看到靠裏面的位置有張木床,上面趴了個人,安靜得遠遠都能看見他身上被子的起伏。

跨進屋子裡,隨手把摘下的披風和寬邊帽放置在角落,唐憂多年養成的放輕行走力道的習慣讓那個床上的人依然睡得死死的。

走到床邊,就是那張記憶中無害的臉龐,雙眼閉著,嘴脣卻是微微張開,估計是睡相不怎麼好,趴著雙手胡亂放,連被子都蓋不好,背上暗黑色的紋身在透進屋子的陽光下似乎也有些許閃爍。

伸出手,還怕指尖上鋒利的暗器會傷到那人,只得逐一摘下,試探地碰了碰他的肩膀。

那人沒有醒來,倒是皮膚上那溫熱的觸感像是牽上了無形的線,緊緊纏繞住了唐憂的指尖,描繪著紋身的形狀,從肩膀輕輕經過背後的蝴蝶骨,滑向因趴伏的姿態而凹陷的脊椎骨,繼續往下,神差鬼使地,想要去撩開蓋住後腰的薄被。

猛地手腕僵了一下,意識到自己在做些什麼,唐憂立馬收回手指,心裡暗罵了自己一聲齷齪。
大概是背上的騷擾生效了,熟睡的銀環動了一下,吧嗒著嘴,撐起身子打著哈欠揉眼睛。

看他似乎沒發現站在後方的自己,唐憂只好放輕聲音,儘量不驚嚇到他地喚了一聲。

也不知是否剛醒過來反應較慢,反正銀環的確沒被嚇到,回過頭看了唐憂的臉一會兒,突然緊張地跳下床,往他身上上下打量:“大⋯⋯大俠!可見著你了,那天的傷可有大礙?”

唐憂杵在原地,有點意外,一個多月之前那麼丁點的事兒,這人居然還記得死緊,隨即搖頭:“我沒事,謝謝關心,只是⋯⋯咳⋯⋯”目光順著他的身體往下看,果不其然,什麼衣物都沒穿戴。

突地意識到唐憂在看些什麼,遲鈍的苗疆男子噔地紅了臉,手忙腳亂地回過身去抓起衣物就往身上套,慌忙中還踢到床腳好幾下。

唐憂從來不是會嘲笑他人這種惡劣的性格,只是靜靜地坐在床沿,掏出小瓷藥瓶,置在窗台上。

“這個,還給你。”

聞言,銀環回頭,撓撓微紅的臉頰,咧嘴露出尖尖的虎牙,盤腿坐在他身旁:“能幫上忙,太好啦,還以為⋯⋯大俠不會再來這裡呐。”

唐憂出奇,為何一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會這般為自己擔憂,這種感覺甚是奇怪,可卻並不厭惡,甚至有點溫暖。

溫暖⋯⋯當真可能麼?一個暗殺者會有這感覺,不知是好是壞,這與唐憂一向的心狠手辣背道而馳。

“我叫唐憂,憂慮的憂。”當回過神,唐憂已發覺自己居然就自報姓名,像是不受控制似的,為的只是想從他口中聽到自己的名字。

“唐憂⋯⋯唐憂⋯⋯”銀環無比認真地默念著他的名字,笑得眼睛也彎彎的,“嗯,我記住咯,唐憂。”

唐憂的住處在唐門,總不能在這村子賴著不走。

唐憂說要離開了,銀環把他送到村子出口,站在路旁,笑著揮揮手,然後一直目送他遠離。

直到走出好遠好遠,唐憂停了腳步,回頭往後看去,還能在路的盡頭看到已然變成一個小點的銀環的身影,就跟往後每次他再來這村莊時,總能在遠遠就能看見他在某個角落,像是在等待他一般,或是田地裡,或是樹丫上,或是領著幾個小娃兒在河邊玩耍,總是沒個正經樣子。

村里頭的人們都逐漸習慣了唐憂的到來,並自然而然地,把他稱為“銀環的朋友”,雖然這是他沒料到的狀況。

此後,銀環總喜歡沒事念一下唐憂的名字,待他回答後,便傻傻笑著搖頭,說什麼事都沒有。




———叁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銀環對唐憂的稱呼,從全程變為了簡稱,唐憂曾試過去回想,卻想不起來,久而久之就忘卻了此事。

反正,這沒什麼不好。

隨之變化的,還有兩人之間的關係,早不是最初那樣單純,也許稱呼的變化,就是那時候開始的。

那是一回,唐憂幫忙著搬運砍好的木塊,被在身旁追逐的娃兒一撞,結果狠狠踩到了跟在身後的銀環腳上。唐憂所穿的鞋,繞著邊沿鑲嵌了一圈生鐵,偏偏苗疆人卻愛光著腳丫子跑,於是毫不意外地,銀環痛得淚水都湧出來了,嚇得唐憂連忙蹲下道了好多遍的歉。

奇怪的是,身旁兩個提著草藥籃子的妹子竊竊地直掩嘴笑,還沖著銀環取笑說,唐大哥踩得可狠了呐!

銀環任唐憂攙扶著,伸手揉著生出紅印子破了皮的腳丫,頭埋得老低,一言不發。

唐憂從上方這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他耳根上的紅都快蔓延到脖子上去,心裡道,看來自己真踩痛他了,回頭給他敷熱水,消消腫。

正想說先把銀環背回屋子裡去,那看似好事的妹子飛快地湊到唐憂耳邊,戳戳他的手臂,警告他,把人踩得那麼狠,好生給他個交代啊!

唐憂迷糊了,看著嬉笑跑走的妹子,心裡想著,難不成意思是讓我好好給他陪不是?

處理好木柴,再執意把銀環抱在懷中送回家裡,用柔軟的棉布沾了藥水給一臉局促端正坐著的人擦拭腫掉的腳丫。

左思右想,總是不覺得妹子的意思只有好好道歉那麼顯淺,只得開口問銀環,她們的話是否有什麼特別的含義。

“唔?你不知道?”銀環有些驚奇地反問,唐憂誠實地搖搖頭,安靜看著他,等待解答。

大概是松了口氣,銀環歪了歪頭,笑得無奈地道:“這個⋯⋯咱們苗族,若然想對對方示好的話,就是⋯⋯這麼著了。”
撓撓額頭,銀環不知道現在心裡這種感覺該稱作什麼,只是覺得怪怪的,有點失望,不太舒服,明明沒有受傷,卻仿佛胸口的位置缺了個口子。

然而,唐憂臉上的表情依舊不多,即使已經摘下面具,眼睛裡的感情依然是淡淡的,像是現在,也不知是銀環天生蠢鈍還是如何,反正他是沒看懂唐憂臉上要表達的是什麼。

“⋯⋯我確實挺喜歡你啊。”唐憂開口。

平地一聲雷,把銀環嚇了一跳,可轉念一想,約莫他說的喜歡,只是友人間的示好,只得搖頭:“不不不,不是這個喜歡。”

“那是哪個?”不依不饒地,唐憂連坐著的姿勢都沒變,直勾勾盯著銀環的臉看,在對方困窘的時候,猛地湊近到讓他心慌的地步,看進那雙淡褐色的瞳孔中:“是這個麼?”

然後,便用力地封住他的唇。

於是,銀環整個人都僵硬住了,這個距離,他甚至能看清楚唐憂臉頰上小小的白色的絨毛,對方平穩的呼吸散落在他臉側,惹得他一陣陣發癢。

唐憂的唇很軟,溫溫熱熱的,跟他平日的冷淡截然相反,銀環無措地感到唐憂的舌撬開自己的牙關,在口腔中掠奪。

才平靜下來沒兩分鐘,銀環的耳根又開始發燙了,胸腔中的鼓動越來越劇烈,好像骨頭差點便承受不住這跳動的頻率,有點什麼要衝裂而出。

唐憂緊握著對方的手,親昵地靠近,廝磨鬢髮,相擁入懷,垂首輕輕啃咬著肌紋清晰的頸項,掛在銀環頸子上的項圈和銀鏈子相互碰撞,發出清脆的響聲。

微涼的掌貼上他裸露的腰身,神經密集的十指描繪著精瘦結實的軀體,他的呼吸緊張得連唐憂的手都能輕易感覺出來,胸腹在掌下不安分地起伏著。

舌尖沿著凹陷的鎖骨,頸側,最後是下巴,留下曖昧的痕跡之後,唐憂挺直身子,在兩人之間拉開距離,罕見地勾起了嘴角:“可是這種喜歡?”


后面省略=3= 么么哒~
显示全部...
虐心虐体等

作品预览

吐槽板

#1 - 2015-9-17 20:34
(同人周边印刷咨询QQ203622023 438121664)
你好我是长沙印刷厂小何。我厂海德堡多年专业制作同人画册,手提袋,明信片,不干胶画帖,信封 海报,等各种印刷。欢迎新老客户咨询13657487657  qq438121664 203622023随时欢迎看印厂我们是厂家
#2 - 2015-9-17 21:30
你好我是廊坊印刷厂小张。我厂海德堡多年专业制作同人画册,手提袋,明信片,不干胶画帖,信封 海报,特典,光盘等各种印刷,已经和好多社团,和囧神展会在合作、还可以代理通贩一条龙合作。欢迎新老客户咨询13931626362..  qq24114743空间里有做的过的本子随时欢迎看印厂咱们是厂家
#3 - 2015-9-19 13:47
您好,北京浩翔印刷专业承接同人本,漫画,小说,手提袋,明信卡  等各种纸制品制作,我公司拥有一流的海德堡设备,卓越的技术员工,竭诚为您打造完美的作品  已经和很多天窗好友合作!空间里有本子照片
并有淘宝网店:http://haoxiang1990.taobao.com         
详情请咨询  印刷QQ:753259349  电话:15701236846
#4 - 2015-10-8 15:16
(个人出书,同人本印制。印一纸一世界,奉一客一上帝 ...)
同人本专业印刷,上海实体工厂,免费试印出样,魔都地区免费送货到会场! 魔都地区同人印刷基地,领先设备,质量高,服务好,价格低! 可加急出 QQ:147767855     TB:http://shop69217596.taobao.com/ 来敲我吧-跪求合作!
#5 - 2015-10-8 23:14
太太你好打扰了这边是一个接预售通贩等代理的吃土少女_(:з」∠)_,因为店新开所以免费接,如果有预售通贩等需求可以考虑一下我嘛?QQ1649394728
#6 - 2015-10-9 14:18
(第四年圣诞祭~希望更多的本子来沈阳~拜托啦O(∩_∩)O~ ...)
~\(≧▽≦)/~这里是沈阳第四届圣诞祭~可直受可寄售~今年是“不良“主题活动,求本来参~\(≧▽≦)/~

2015.12.26-27  已经第四年了 同人区会好好宣传滴~

我有发展会信息~来啊来啊来~ 官博@千两花火_HNB48

【醒目】本次展会将比较火热的同人本摊位和主题摄影区相连,做展中only【伪】~
目前暂定有刀剑/舰娘/全职/剑三/欧美/不良几个主题,希望有相关本子就果断加入啊~\(≧▽≦)/~给点面子撒,求让把主题区做下去 ~~
~如果有别的本子和题材更火爆也会增加的哟~~~
#7 - 2016-6-17 01:28
(成了拉摊的了哭哭~)
您好,打扰了!  
在各位的支持下,成都剑网3only今年办第二届啦!!!
将于7月16日在成都SM广场,高端大气上档次中央空调妥妥的大型多功能厅举办~~
今年!暑假!跟着“老夫夫”带着“宠物孩子狗”,来逛剑网3o2吧!
现场真人游戏:萌宠大作战,还有神秘嘉宾签售,实体情缘墙等设置~
我们提供直参摊位、委托直参和寄卖服务(三种不同方式请仔细观看申请表或咨询工作人员!)

欢迎太太前来参展或游玩!!!
申请表下载:http://weibo.com/2470496893/Dy72 ... 893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65562110282
微博:http://weibo.com/u/2470496893
天窗:http://doujin.bgm.tv/event/3045
QQ交流群:32450556                     
申摊请联系:鱼摆摆923252310  玛埃安50357457
寄卖请联系:鱼摆摆923252310  晶晶492402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