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1月19日, 共有条目290062条。
  • 作者: Nature
  • 某狐
  • 零火
  • shitsuya
  • Printer22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113P
  • 尺寸: B6
  • 价格: 20RMB
  • 发售日: CD9(2月18日)
  • 封面: AiTuoKu
  • 插画: 馒头
  • Arik
  • Atorosu
  • Fuckako
  • Antiquewhite
  • 通贩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9450925510

谁收藏了【既刊】冬日柑茶?

全部收藏会员 (24)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通贩地址www


【内页有试读】

进度:100%
按期完工。得救了!!

是上一篇夏日残音的短篇接续,依然是短篇合集。

短篇合集:
彩球之友  文/Nature 插画/馒头
黑红世界——广播社之夜 文/某狐 插画/Arik
书墓  文/零火 插画/Atorosu
永生  文/shitsuya 插画/还在考虑用哪个ID
学园英雄物语   文/Printer22  插画/Antiquewhite

关于学园英雄物语的作者《——我叫这家伙写短篇,然后他熬夜交稿给我,我好感动不愧是死党。
然后我第二天看完,到后面。
零火:『恩?不对啊,怎么是第一章完。』
嘟——嘟——(电话中……)
22:『我写不来短篇,所以就写了一个长篇的开头。
零火:『What The F[哔——]k!!』
22:『我写不来嘛』
零火:『那你是打算连载了?』
22:『嘛……我写不来短的吗。』
零火:『我知道了。』(中指!)


以及——
【试读】:(每篇开头)

-彩球之友-
【楔子】
樱。
春天的樱花。
粉红色的,漫天都是,繁茂得连树枝都要被隐没在花瓣之间。
记忆里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樱花。
一直以来,这里的樱花是白色的,惨白惨白,好像月亮一样的颜色。
那天之后这里的樱花就不再是这个颜色了。

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美奈子还活着。
我的手鞠也没有丢。
一切……都如同后院中的井水一般平静。

【1】

我的名字叫作神木昕。
我曾经,有一个很好很好的朋友。
她有着一头营养不良似的枯黄的头发,手脚纤细,瘦弱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摔倒。只有一双眼睛大得夸张,深黑颜色,宛如两口幽深的井。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美奈子的时候。
那时候已经是春天,后院中的樱花树开放出惨白惨白的花朵,将土色的地面铺上一层斑斑驳驳的白。
她穿着一身非常旧的红色和服,木屐哒哒地才在石板上,被妈妈领着,来到后院的居住地。
“以后你就在这里住下了。”妈妈说完便掖了掖衣角转身走回前屋,留下她一个人怯怯地站在后院中央。
实在是……太瘦弱了。
那时候我抱着手鞠,和许多人一样躲在房间的门后偷偷看她,心想。

花柳巷的深处像这样的后院并不算少,但我所在的是最大的一个,这个后院中一共住了十几个孩子。但大多都是十岁出头的年纪,负责前屋的打扫。和我相近年纪的只有美奈子一个人。
五岁的神木昕和六岁的菅野美奈子。


……

-黑红世界——广播社之夜-
00
“爱丽丝啊,虽然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不过怕你没注意听而搞错,所以在此我在说一遍。我叫枫梦,虽然名字不够霸气,不过我好歹也算是纯爷们儿啦。”
爱丽丝,清乐高中二年级的外国留学生。广播社目前唯二的社员之一,同时也是社长。为人孤僻冷淡,爱好是独自安静的看书,擅长的技能是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过与之相反的是爱丽丝却拥有着足以自豪的姣好外貌和柔顺银灰长发,很大程度上破坏了这种技能的效果……
“爱丽丝啊,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不满,尤其是你对我加入本来只有你一个人的广播社很不满意。不过请相信我,我是怀着一个崇高的目的来到这里的,关于这点我可以以我的职业操守保证。”
爱丽丝很喜欢这个广播站的位置,清乐高中广播站位于七层高的教学楼的天台,这里的风景很不错,尤其是现在这个时间的夜景非常美丽,这里位于城市边缘的市郊小山上,朝县城方向望去,灯火通明的繁华城市夜景尽收眼底。但爱丽丝之所以喜欢,不是因为这种华丽的万家灯火的浪漫感觉,而是因为可以体会到自己远离人群的感觉……
“爱丽丝啊,我知道你现在依旧把我的话当作耳边风,是因为我从早上7点多开始就一直在你身边嘀嘀咕咕的让你觉得很烦,而且你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我的负面评价,对吧?唉……也不怪你啦,和这个学校所有同学一样,会对我保持警戒也是理所当然的啦……”
爱丽丝很遗憾今天没办法好好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了,甚至连手上的大部头也没读下多少,现在她对面那位啰里啰嗦的混蛋已经纠缠了她快十七个小时了,说出来的话比起她人生至今全部所言还多。现在爱丽丝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把手上这本800多页的厚书堵住他的嘴。不过就现在而言,最好还是继续放置play为佳……之所以这么久都不理他,主要是因为很危险,因为……

“……毕竟我是‘欺诈师’嘛。”

这位叫枫梦的家伙最擅长的就是欺诈。

不过以前从转学进入这所学校以来一直到昨天,她和他基本上是虽有耳闻,但互不相识的路人关系。不过今天一大早,从学校门口开始,他就不知为何跑到爱丽丝跟前,宣告自己已经加入了她的广播社,然后一整天一直跟在爱丽丝身边消耗口水,这让爱丽丝感到非常的困惑兼头疼。
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让他缠上了呢?爱丽丝知道自己让人缠上的理由有很多,几乎每周都有害虫会因为她的外貌而接近他,此外一些骗子上门以钱财为目标来推销一些垃圾也遇到过,不过像现在一样,一位“欺诈师”来接近她,倒是头一次……
这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小白脸到底有什么阴谋呢?
爱丽丝虽然不是笨蛋,但也实在想不出来为什么,因为在她的知识里,只知道欺诈师就是骗人专家,专业骗钱……但问题在于爱丽丝也不是什么有钱人啊。
……难道是想骗色……?
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明明有着那副脸蛋,直接去当牛郎不就好了,而且还能人财两得。为什么现在偏偏找上自己……爱丽丝实在想不出他的动机。
……难道是敌方的人,知道了我的所在地,而派他带着那些深层次的不良企图来接近我的?
尽管直觉告诉爱丽丝不可能,但爱丽丝还是感到背后微微发毛。
“我想爱丽丝应该也是个有见识的女生,想必以你也不喜欢‘欺诈师’吧,我完全可以理解你对我的不信任。但你也要知道,‘欺诈师’也是职业啊,我也是在靠着自己的努力劳动吃饭呢。虽然在这个社会价值观中,用谎言和欺骗作为谋生手段不受待见也算是正常啦,但要知道,这个世界是矛盾的,谎言和欺骗并不代表绝对的恶,正如这个世界的罪恶,有多少是借着正义的名义进行的呢?因此所谓的正义也并非能和善划等号,相对的,谎言和欺诈也不是说绝对就是坏的。你需要改变一下你的固有观念啊,爱丽丝。”
坐在爱丽丝对面的枫梦撑着脑袋,自嘲的笑了笑,转头眯起眼睛眺望起了窗外的美丽夜景。
爱丽丝继续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默看了看表……
22:22
“嗨,在听吗?怎么现在眼神都直了?喂喂!不会是没电了吧,难道你其实是机器人吗?现代科技应该还没有这么发达吧……等等,难道为了逃避我的友好交流,把意识扔到其它次元去了?这也太过分了吧!真没办法啊……”
真的没时间了,直接找个借口用武力驱逐如何?
“……那我为了唤回你的意识,就只好帮你做一下胸部健身操了哦。”
枫梦微微一点头,带着彬彬有礼的笑容,把手伸向了爱丽丝平坦的……
啪!
这个耳光让枫梦沉默了半分钟,不过效果也仅此而已。


……
-书墓-
少女站在门廊之下,看着高高的穹顶。
她还记得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自己,震憾于那宏大的建筑。
当时,她拼了命的思考,脑中才蹦出了一个词,精美。
慑服于那高耸之上的尖塔、拱门、窗户。
光线透过五彩斑斓的琉璃窗在地上印出了如仙境般的光彩。
不过现在她知道这是什么建筑了,哥特式建筑。不仅如此,她也知道该如何将这建筑的魅力诠释出来出来。
典雅、高贵、神圣、雄壮、空灵。
虽然她自认为还不能完美的描述,但是已经贴近了她所想。
犹如秩序般的美感。
而她,四多年前的她,在隆重的仪式下来到了这种岛书墓。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或者更长的时间,这里是她所要守护。
而守护之物便是——

书。

为何而守护。
意义为何。

或者说它曾经的意义,传承。
是的,无数的技术、思想、史实、诗歌、小说……
一切的一切我们可以简单浓缩的叫做文明。
这浩浩汤汤的万千文字文字构成的汤汤书海,在这之中自然便有禁书。
禁书,也许是因为其中包藏混沌的祸根,也许是因为传授骇人的力量,亦或者是……
如同潘多拉,总有一个合适的理由让人们将之封印。
它的起源,也许是末日危机亦或者是其他什么,理由已经注定埋没在了历史的尘埃之中。
人们唯一所知的东西就是它所贮藏书籍的数量。
令人眩目的数量。
如同万千水滴组成的大海,由无以计数的书组成的世界便是书海。
而这海洋——
如若存放在一个房间,允许翻阅,这便是图书馆。
倘若存放在一个房间,精心保养,这即是藏书室。
假使存放在一个房间,无人问津,这亦是书之墓。
时代变迁,风起云涌的时代过去,黄金年代的逝去,沧海桑田的巨变。
厮杀之声止于过去,那个没有人记忆的过去。
曾经泛着光辉的书海,已失去曾经的光辉。
现在是死海,被人遗忘的角落。
书岛俨然只是一座荒凉的书墓。
纵使如此,没有往日之风的书墓,依然有着它的守护者。
守墓人。
守护着庞大数目的书籍。
以及长眠于此的无数人,或是守卫这里的人,亦或者怀揣着各种目的而来之人。
在逝去的记忆中,守墓人曾经是一份傲人的职业,不过那也只是消失在历史车轮下的碾过的一抹灰尘。
对于一片个大陆,一个国家,或者说是其他的任何一个岛屿来说,这都是一个小岛,一个不起眼的小岛。
但是如今守墓人,孤身一人的守墓人,所要做的便是守护这对于她来说诺大的岛屿。

如今这里就是她的世界,她的一切。


……
-永生-
“你想要得到永生吗?”
“虽然是该说想,但还真不知道如果有永久的生命之后该做些什么,所以其实我大概没那么想吧。”
虽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才上门拜访,但我还是没有预料到还会被问这个问题,所以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才做出了回答。
“这可是我这么多年来,听到的最有趣的答案啊。”
从我到这里开始就没有过任何表情变化的女主人德恩,在听到我这么回答后居然微微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不自然到很难看的笑容,那双一点光芒都没有的眼睛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着我。
“那么……嗯,莱森、先生,”似乎是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才想起我的名字,她把我面前的空茶杯沏满,“既然不是想得到永生,那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
“只是对这件事本身感兴趣罢了。”
这倒是个可以毫不犹豫给出答案的简单问题。
我需要一些东西来填满我空白的记忆,当然是越有趣越好。
我想知道别人不知道的故事,然后再把这些故事讲给别人听。
虽然我真正会相信的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但基本上可以称作是奇迹的事情,我也会选择试着去相信——因为奇迹是要相信它会发生,才会真正发生的。
关于永生,在前人的故事中,过去的旅途中,或多或少地接触过,方法也是多种多样,不过印象中除了本就永生的神之外,似乎都没什么好下场——人是终究成不了神的。
这样的事从存在开始就注定了会走向悲剧的结局,我试过尽自己的力量去改变,但我不是神,果然还是没有那种足以违反世界法则的力量来颠倒黑白。

回想起来,我到这个偏远的小镇是打算好好休息过冬的,却无意间在酒馆里听到了这个镇上最有名的传说——也就是关于离镇子不远的树林里,有一对永生的夫妇的事。
“吃的食物都是自己种的呢,只有生活必须的用品会来镇上买啊。”
挑了比较清闲的饭后时间,我用几杯酒从酒保那里换来了我想知道的东西。
“隔壁住的老奶奶说她本来也不相信的,但小时候到树林里玩的时候见过那家年轻的男主人,前不久陪孙子去森林里玩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相貌居然一点都没变啊!”
“在第一次有人问他们永生的方法的时候,就说是如果不成功就会死……”
“虽然一直有人去尝试,连外面来的人都有,但从来没有人成功地回来过。”
“我母亲还说她曾祖父都见过那家的女主人呢,所以肯定是真的。”
“小时候我也见过,现在过了七八年了真的一点变化都没有!”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好像从来没人见过他们一起出现过,是吧?”
“对了!大哥哥,那这么说,你也是为了这件事来的?”
大概是很久没有外人来过了,周围喝酒聊天的其他客人听见我和酒保在聊的内容,都凑上来像是终于找到倾诉对象一般,要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吐个干净。
“如果是为了这件事来的,那我还问你们干什么呢?”
拍了拍抓着我的衣角问话的老板女儿的肩,那小女孩有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依旧并没有什么可以确实证明永生的存在,但这件事还是引起了我的兴趣。
“话说回来,你们就没有觉得他们是怪物赶他们走,也没有想要为那些死去的人复仇吗?”
虽然这么说了,但我绝对没有任何要煽动他们去这么做的意思,只是对这整件事最不合理的地方提出质疑罢了。但镇上的人只是互相望了望,似乎很难理解我的话一般,露出了比刚才小女孩还要更加不解的表情。
“那么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吧。”


……
-学园英雄物语-
第一章 陌生的再会

人在小时候总是会有远大的梦想,像是要成为大主教啦,大富翁啊之类的豪言壮语,从未经人事的小孩子嘴里说出来也不会让人觉得是不切实际的夸夸其谈,反而会夸赞这孩子志向远大,这也是一种童年的专利。
不过相反的,当人在成长之后,就不会轻易地把梦想挂在嘴边了,只要对世界这个系统的理解稍微成熟起来,就会发现要成就理想可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人类总是受到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各种制约,还有自身才能的局限,只要稍微有了些年龄,便能够认清自己能到达的极限了吧。
哈维记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了这一点,因而还经常被人说是个早熟的孩子。小孩子们聚集起来的场合,总是会有大人抱着好玩的心态,去问他们将来想要成为怎样的人物。
“我以后要当大贤者!”
“我想要当王妃!”
“那,那我就要当大法官!”
其他小孩的志向一个比一个远大,这个时候哈维一般就会这样说:
“我还没想好耶,大概会帮大哥打理家事吧。”
“哎呀,真是个懂事的孩子。”
由于是家里的次子,贵族的头衔也好家业也好都轮不到哈维来继承,与其说他是对现实感到不满,不如说他是乐得轻松。这样一来自己的空闲时间也会变多,也不会整天遭到父亲与亲族的关注,接受日复一日繁重的课业。
“我以后要成为像爷爷那样的英雄,绝对要成为英雄!”
就在哈维应付完大人们的恭维,准备抽身去自由玩乐的时候,他听到了这么一声稚嫩的呼喊。
回过头去,他看到一个娇小的女生站在宴会的椅子上面,双手叉腰,脸上带着好像如临大敌般的严肃表情,冲着大人们宣布。
因为她那小大人般的神情太过可爱,贵妇人们都忍不住发出笑声来,将她从椅子上抱了下来。
“小露在说什么呢,你将来不是要成为英雄,而是要成为英雄的新娘子才对吧。”
“我才不要成为新娘子呢!我一定要成为英雄!”
小女孩就算离开了椅子,仍旧保持着叉腰的姿势,用不服输的眼神盯着大人们,她这样的动作引来又他们的一阵笑声。
当时年幼的哈维虽然还不能分辨“要当英雄”和“要当王妃”究竟有什么分别,不过却打从心里觉得她很了不起。
“你听到了吗,小哈维,你将来要成为英雄的新郎咯。”
“唉?”
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哈维愣在了原地。
“因为啊,小露可是你的未婚妻嘛!”
尚且年幼的男孩还不懂婚姻的真正意义,不过在同龄的贵族孩子之间,拥有婚约者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于是当时的哈维的心里就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来:
“以后我的妻子不是新娘子,而是英雄啊。”
因为英雄听上去比新娘子要帅气多了,于是他想也不想就说道:
“好啊,我喜欢英雄!听上去好帅哦!”
听到他的回答,贵妇人们纷纷发出惊讶的声音,在人群簇拥之中,要成为他未婚妻的那个女孩仍旧双手叉腰,以居高临下的气势打量着哈维,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惊讶。
“那,那好吧!既然我就让你当我的副手好了!”
盯着哈维看了好一会儿,她仿佛有点难为情地别过头去,下命令似地大声说道。
周围的大人们都笑起来,回忆在此就中断了。这就是哈维与某个少女的,最初相遇的记忆。

“少爷,我们差不多要到了。”
随从的声音将哈尓维特.V.沃尔伏特从睡梦中唤醒。他是个中等个头的年轻人,有着一头半短不短的深褐色头发和蓝色的眼睛,现在脸上现在还带着朦胧的睡意,不过即使是清醒的时候,看上去应该也没什么气势,作为贵族的公子来讲,长相实在是有些普通。打了个呵欠,少年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
“唔,好像做了个令人怀念的梦……”
“少爷您已经睡了三个小时了,火车差不多也要到达王都辖区,预定再经过一个钟头就会到站了。”

……
显示全部...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人生就是一张茶几 正剧、正经严肃的,非搞笑的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将原作世界观架空的,例如学园EVA 哼哼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2-1-6 01:24
弱弱的问有没有上下本打包发售……?
#1-1 - 2012-1-6 01:26
零火
会考虑的……夏日的余本还有一些
#2 - 2012-1-6 01:29
(】´_ゝ`))
救命好像要!大概多久有TB通贩?
#2-1 - 2012-1-6 01:39
零火
CD9结束后就会有,想保证CD9首发。届时快递也会好很多……于是去睡了,好困了OTZ
#3 - 2012-1-6 20:49
(花自飘零水自流。)
夏日残音没买到(躺
求上下本打包留本QAQ
#3-1 - 2012-1-6 23:04
零火
不会卖完啦
我打赌!要是能卖完……我就去裸泳新会展外的天鹅湖,等等,感觉有点冷啊,那就换成完售就伪娘吧,如果是第二天闭馆前5分钟的话,就伪娘5分钟好了。以此类推……【赌博默示模式……
#3-2 - 2012-1-14 17:00
艾拉特抠
零火@Scouts 说: 不会卖完啦我打赌!要是能卖完……我就去裸泳新会展外的天鹅湖,等等,感觉有点冷啊,那就换成完售就伪娘吧,如果是第二天闭馆前5分钟的话,就伪娘5分钟好了。以此类推……【赌博默示模式……
...所以说求打包出售。。
#3-3 - 2012-1-15 01:41
零火
魑梵诃察 说: ...所以说求打包出售。。
如果在成都的话……猫屋也有出售OTZ打包的话……也可以
#4 - 2012-1-7 14:07
于是……这里是同求上下打包=0=
#5 - 2012-1-10 16:56
(_________-像露熊一样蛰伏。)
这,,,,这.....这

是露中的么QAQ[[请不要ANTI我
#5-1 - 2012-1-10 20:18
零火
上次的《夏日残音》被当成腐本也就算了……为什么这次也QAQ,并不是露中……是原创,而且……是一般向,想了想写手男生只多出一个……画师也是这样,所以是一般向吧!
#6 - 2012-3-23 02:04
(Lawful Good)
上海的会展能买到吗Q_Q~~~~~~~
#6-1 - 2012-4-7 10:51
零火
抱歉才看到,上海么?恩……近期倒是没有打算去魔都(实际上是没钱)所以考虑寄售什么的吧,恩,通贩也是可以的啦。
#7 - 2012-5-28 19:26
(……拜托了反正都来沈阳了就也请再给哈尔滨一次机会! )
0 0 您好,我是沈阳同人展COMIBARO的负责人,我们这里在今年6月末第一次举办同人展,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寄售或者来参展?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加QQ451720847细谈吗 =w=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event/298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2532936547/profile?leftnav=1&wvr=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