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7月18日, 共有条目278389条。
  • 作者: Nature
  • 某狐
  • 零火
  • shitsuya
  • InsanaeP
  • 语言: 简体中文
  • 尺寸: B6
  • 价格: 20RMB(予定)
  • 发售日: CD10(7月21日)
  • 封面: 银色铃声
  • 插画: 根号
  • 馒头
  • Arik
  • Atorosu
  • Fuckako
  • 通贩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3.w17589354211.9.5lvhC7&id=24325120945&

谁收藏了【既刊】夏日萤火?

全部收藏会员 (17)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通贩地址点我www

封面以奇快的速度完成了,所以就先行登记吧!
因而作品完成度就只有我一个人(拖走……内容会陆续更新的所以

【试读】:(每篇开头)

-红帽子-

BY零火
雨后的黑森林总是带着一股令人有些窒息的潮气,纵使是夏天的阳光大多难以透过茂密森林,因而转变为了林间的那总是散发着寒意的雾气。,而在这之中青蛙还不时发出呱呱声,接着从长满青苔的朽木上跳了起来,落在了掩埋于朽叶下那满是斑驳的石阶之上发出沙沙声。
但除此之外森林异常的安静,不过此时有新的声音插了进来。那并非属于兔子、鹿或者别的其他什么动物的声音,而是人类独有的声音,就这样一前一后的两个声音从森林茂密的一侧传了过来,靴子踩踏在枯叶上发出的啪嚓啪嚓清脆声在这片寂静的森林响亮的回荡着。
而这声音属于两个个旅行者,若是要更准确的说是便是一个猎人,赏金猎人以及一个背着沉重货物的行商。
猎人的五官在兜帽的阴影下而模糊不清,他的背上则背着两把剑,腰间两边分别挂着匕首和斧头。
行商则带着一顶有些好笑的帽子似乎纵使汗流浃背也不打算摘下来,而最令人感到神奇的是这一路他竟然没有停下嘴巴。
“恩……太阳已经消失在树梢了啊,天黑前应该能到吧?”
猎人默不作声的迈着谨慎的步伐并没有理会行商,当然行商也并不在意只是继续说着。他们的目的地是维根堡,一个位于森林中心的小镇。
“维根堡……什么邪门的恶灵和怪兽,果然只有这种森林深处的偏僻小镇才会有这种烂事。正所谓商机也就只有在这种偏僻的地方了。”
话痨的行商确实没有说错,晚上对于任何在森林的人都是极其的危险。
猎人停了下来透过茂密的树枝看了看太阳的位置接着再度迈开了步伐,继续重复发出那单调的声音。
而行商则继续念叨着这次带了多少货物准备卖出多少钱,顺便还嘲笑了翩壤乡民的愚昧无知如此轻易上当云云。
直到一个刺耳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行商那嗡嗡恼人的废话。
一个女人的尖叫声,猎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怎么听都不会是好事。
“发……生了什么!”行商哆哆嗦嗦的努力吐出语句,因为他联想起了上一个村庄听到的可怖传说,“你快去看一看!”
当然这也是为什么他会雇佣一个赏金猎人的缘故了。
“快去看看!我可以是花了50个银币雇你的!”
“哼——”猎人哼了一声,实际上他也仅仅是顺路捎上这个行商,他并不在乎这50个银币但是现在他拔出剑朝那个方向跑了起来。
虽说是跑但是步伐极为谨慎以免落入可能的陷阱。稍微过了一会,他才抵达了声音的所在地,猎人不禁感叹这声音传播的距离此时声音的主人已经被撕开了喉咙,鲜血正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这样流血恐怕已经死了啊……嗯”行商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他深怕落单被怪物偷袭,“后……面那是,什么鬼东西……”
猎人伸出一只手示意喋喋不休的行商闭嘴,他观察着脖颈喷涌着鲜血的少女,正如行商所说后面有身后似乎有什么东西藏在林间的阴影之中。但能看到的仅是那沾满鲜血的白皙双手正擒着少女的双手。但明显这一行为并非救治,纵使手上拿着形如布条一样的东西,但动作实在太粗暴了怎么都不会认为这是救治。
而在这之中他似乎能听见阴影之下所发出的喃喃之语,似乎事关染色。
他并不想挑战这个怪物,至少是现在他不想,因为不知道究竟是会是怎样的敌人况且眼下这个并非最紧要的事情,就目前而言只要能够击退这个怪物,并让这个行商觉得安全便好了。
于是他摸出腰包所放的炸弹。
就在猎人点燃炸弹的朝前迈了一步的时候,一个细小的声音传了出来,那是树枝被踩断的啪嚓声。
他快速的看了一眼满是枯叶的地面,而就在他把头抬起来的那一瞬间不禁同怪物四目相对,就算是身经百战的猎人也被那寒冷逼人的目光钉在了那里,但他并没有迟疑多久便反应过来将炸弹掷了出去了。
只是时机已经错失,炸弹仅仅是在空中爆炸,猎人睹到那个怪物受惊丢下了手中的布块窜进林间的阴影消失了。
紧随而来巨响声和强光让猎人不得不闭紧双眼而等他再度睁眼的时候,只剩下躺在那里的少女。
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他走了过去,行商则躲在树嚷着叫猎人快点离开这里。
而无视行商的他他仔细打量了这名赤身裸体的少女,被怪物抛下的她陷在一片柔软的绿茵地里。猎人蹲了下来探了探鼻子没有一丝呼吸,已经完全断气了。而被开了口的脖子依旧汩汩的流出新鲜的血液,不少绿叶都染上了粘稠的红色。
猎人注意到除了脖子上这个致命伤以外,少女的手脚都有被捆绑的痕迹。而将脚底上那一层污垢清理后可以看见脚上有多处淤青,加之身上还有诸多细碎的划痕。
猎人判断这名少女在野外奔跑了很长一段距离,直到在此被怪物袭击。
此时他将少女的脸挪到了眼前看了看,是一位标致的少女。猎人在心中揣测了起来有了一个模糊并不确定的答案。
接着他侧过头捡起了怪物丢下的那片布块,在手里端详了一阵子。实际上这并非布条而是一个帽子,更准确的说是兜帽。看起来就像是集市上常见的亚麻布帽子,做工并不是很精细,粗略判断应该是家庭手制的粗糙之物。
而兜帽现在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大半,翻过来可以看见里面粗糙的亚麻布还没有被染红,稍微用力一挤甚至会有湿漉漉的感觉。
猎人摇摇头关于这一点他觉得自己运气不佳或者说恰好相反。
总而言之兼而有之,这么想着的他叹了口气将这顶红帽子放进了腰包。向行商说明安全后的他看了看太阳,喃喃道,“现在已经不早了啊。”便再度迈开步伐朝维根堡前进,当然步伐变得极为谨慎。而行商则一个劲的念叨着还好保住命了,刚刚的爆炸好可怕之流的话。当看到赤裸的尸体更是吓得缩了缩身子,直到他摸了摸后背那沉甸甸箱子才方感舒心。

……
(待续
-夏之阵 -

BY InsanaeP
大阪。夏。
这是一个工作日的午后,大街上没有多少人流。
一个购物中心的巨大广场上,只有炙热的空气在缓缓流动。
如果今天是周末而且别这么热,这片空旷的广场大概正是人头攒动,然而现在这里却萧条得如同一片因辐射而被隔离的土地。
广场东侧,一家快餐店里,有一男一女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虽是面对面地坐着,视线却都是望着窗外。

“这已经是你吃的第六个圣代了,圣代小姐。”
这是一位声音有些沙哑、头发里已经掺杂不少白发的男子,他说着话视线并没有从窗外的广场上离开。
“反正等着也无聊嘛,还有,别擅自给别人起奇怪的名字啊,大叔。”
穿着一件略显华贵、稍有哥特风的白金色连衣裙的女子不以为然地说道,又舀起一勺放进嘴里。
“这叫代号,你不知道执行任务时必须用代号来称呼彼此的吗?我已经给你设定好了,你的名字是圣代,种族是吃货,技能是投掷圣代,能给对方造成1点伤害。”
“这都什么设定啊……你这大叔都这么大年纪了为啥说话还这么电波的啊?”
“哼,真是失礼。”他干咳了一声,“大叔大叔地叫真没礼貌了,我哪里老了?”
“请别顶着已经半白的头发说这种话好不好?”
“愚蠢,那怎么是白发了,是银发,是奇幻作品中受欢迎程度排名第二的发色,我这一半的白发……啊不对是银发是为了竖立个性啊。”
“你自己都说漏了吧大叔。”圣代小姐忍着笑转过视线再看了看对面这位叔叔,“而且真有那种排名吗我怎么没听说过的?”
“哼,你这个一点都不会吐槽的捧哏,竟敢一直拆我台,上面怎么会排你过来的?而且,你就不能穿件常服过来吗?”
“我这身就是常服啊。”穿着如同中世纪小公主的她舀起一勺圣代,依旧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原来你还是个秋叶原系么?你的设定里又能加一条了。”
“秋叶原系……大叔你还真是懂不少现在年轻人都不一定懂的东西。但是我这不是cos啊,这只是一件普通的LO装哦。”
“LO装……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LO装啊。然后你把这当作常服了?”
“是啊,不是很普通吗?”
“好的,记入设定。认为LO装很普通的大小姐。”
“喂!别在那儿擅自设定啦你这电波大叔!我倒是想问问你拿着那么土气的扇子干什么,这儿又不是没开空调?”
“土气的扇子?”圣代小姐说的是他手上那把上面不知写着些什么文字的团扇,“你难道不知道这团扇代表谋略和统率?装备上智力可以加100点的哦。”
“装备上……我还真是第一次遇上像你这样电波的人呢,叫你电波叔好了。”
“电波……叔??”他正想反驳回去却立刻顿住了,注意力被窗外的异状吸引了过去。像在影院里看见电影终于要开播了一样,他挪了挪身子饶有兴趣地看向了那很快就不再空旷的广场,“啊,正餐终于上了。”

从广场的南侧,一群人突然从视野中出现。
他们着装花花绿绿,还有好几个半裸着身子,手中拿着钢管、短刀等各种武器,齐步向着广场中央走来。
毫无疑问,他们是有组织的。人数虽多,但是邋遢的他们凑在一起也丝毫没有气势。这群人唯一统一的地方只有扎在头上的蓝色头带。
“终于出现了!统一的蓝色头带,看来是蓝色立方。”
电波叔兴奋地扇动起了团扇。
“好帅——”圣代小姐竟然放下了之前一直没放下的勺子。
“啊?好帅?不过是一帮子小混混有什么帅的?”
“好帅————”她的眼睛似乎在闪着粉色的光芒,“真是男人们的盛宴啊,不行,我鼻血都快出来了。”
“……你到底要竖立多少个性啊,圣代花痴大小姐。”
“啊!”她惊呼了一声,“那边也来人了…………咦,就一个?!”
从广场的北侧,一个穿着很古风的人走了上来。
他是一身武士服。腰间系着一把细长的武士刀,还背着一根长柄棍状物,用黑色的布包着。
就好像没看见那群混混一样,他从容沉稳地也向着广场中心走去。

“那边在干嘛?拍戏吗?”
店里其他几个顾客也注意到了广场上的动静,纷纷凑到了窗前看热闹。

……

(未完待续
-死亡的魔法 -

BY shitsuya

我死了。
然后我花了好长时间来让自己接受这个事实。
“先看镜子,里面没有你的倒影,对着光的话,你会发现自己的身体变成半透明了。如果想穿墙的话,你可以控制自己直接从这里掉到一楼去。那么最后,就是你可以试着用手来碰我,虽然肯定是碰不到的。”
用丝毫没有感情起伏的语气说了一大堆,表情阴沉的青年对着我耸了耸肩,靠在了一旁的墙上。
我也照着他的话确认了很多遍,的确是个显而易见的结论。
“因为你看不到自己的脸,所以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描述一下你现在的样子——死后是会一直保持死时样子的。”
不用他说,光是刚才往自己脸上摸的时候,就觉得好像五官没在原来的位置了,所以我摇了摇头……就那一瞬间,都觉得似乎自己的眼珠子飞出去了一点。
“死的时候带着强烈的‘生’的愿望才会以这种形式留下来,所以你应该是被杀的吧。”
像这样我听不懂的话他之前也说了很多。
比如其实存在两个世界,比如除人之外还有两种跟人类似的存在什么的。想想也确实,我才刚死,对于死亡的世界来说,我就跟刚出生的婴儿没两样——因为这些都是活着的时候绝对不可能知道的事。
“带着强烈的生的愿望?现在我对人生一点眷恋都没有啊。而且就算我真的是被杀,我也不记得了,因为我连你是谁都不记得了。”
“我猜你也不记得了。不过没关系,你本来就不认识我。”
说完,他露出了从我见到他起的第一个笑容。

我只活了十七年。
要用一句话来总结的话,就是短暂而无趣的人生,没有什么开心的,也没有什么难过的。
在活着的时候我经常思考为什么世界要对我这么残忍,也总是安慰自己已经比大部分人都过得更好了。
真要形容的话,我是个非常非常普通的人,普通到在一个故事里只能当龙套地步的普通人。看起来死得这么惨,也说不定是哪边的大反派追杀主角时候跟丢了,被用来泄气的可怜路人吧。
我并没有特别想活着,所以完全不能理解他所说的“带着强烈的生的愿望留下来”是怎么一回事。
“大概是有什么非常遗憾的事吧。”
对于这个疑问他简单地做出了回答。
“那你为什么会来跟我说这些?你可以选择那些经受了很大痛苦和悲伤死去然后留下的人,为什么会选我?”
做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自称这世上能看见鬼的人只有他一个,所以在调查一些跟鬼有关系的事情——这些都是为了他的一个朋友——虽然我是完全不能理解这些跟他的朋友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不记得自己怎么死的了么?而且,因为你看起来不太麻烦。”
……真觉得两句话都算不上理由。
“既然活着的时候过得太平凡,死了之后来点不平凡的生活不好么?你已经连可以失去的东西都没有了。”
刚想对他上一句话做出回答的时候,他突然又补充了一句。
的确没错。都已经死了,除了不再是人类的我自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也不会有任何人挂念我,为我的死而悲伤吧。

……

(未完待续
-黑箱-

BY Nature
我注意到桐崎纱织是在春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学校正要放春假。
那是个万物复苏,鸟语花香的时节。
就在放学的路上,怀抱黑箱的少女专注地行走着。
她有着很长的黑色头发和厚厚的额前刘海,穿着学校春季的深蓝色制服,双手以捧的姿势,端着一个黑色的箱子。
那是一个大约和头一样大的黑色箱子,似乎是厚纸板做的,漆成了光滑的黑色外观。
铺满垂樱花瓣的校道上,全身暗色调的桐崎其实非常显眼,尤其是她手中的那个黑色箱子。
这是个万物复苏,鸟语花香的时节。
身着丧服般衣服的少女怀抱黑箱,行走在消逝的樱花之中。
这真是个奇异的景象,我一直注视着她的背影。
就在这个时候,空气仿佛发生了扭曲变动,我闻到一抹血腥味从身后飞快接近——

“啪!”
重重摔在了少女的背上。

“喂,这东西,你是不是很喜欢啊?!”
我回过头,看到把死兔子丢到少女身上的男生用难听的声音叫嚣着,他的身旁还站着好几个手上沾满了兔子鲜血的同伴。他们的手里握着美工刀,我再一转头,看到落在地上的兔子尸体几乎已经被切烂,女生背上被拍上了暗红色的污迹。
桐崎——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她叫桐崎,缓缓地回过了头来,我这才看到她的正脸。
那是张非常苍白的脸,五官都很小巧,细长的眼睛幽幽含着漆黑的眼珠子。
眼珠略略下移,看到了地上的兔子尸体。
我注意到她的嘴唇抿了起来,不知是愤怒还是怜悯,我只知全然没有悲伤,她只是静静地蹲了下来,捡起兔子的尸体,然后放进了手中的黑色箱子当中。
那群男生仿佛得偿所愿地放声大笑起来。
声音很刺耳,我不禁皱起了眉头。
桐崎在刺耳的笑声中站起了身,转身依旧默默地走远了。

再一次遇到桐崎是两天后的公园,她已经换了一身浅色的常服,黑色箱子摆在她的身边,而她则是一本正经地坐在公园的长椅上晒太阳。
如老师所说,这是个万物复苏,鸟语花香的春天。
温暖的阳光铺在她黑色的长发上,竟有了些微的光晕。
她那细长的眼睛注视着长椅前的湖泊。湖中有层层的芦苇和荷叶,还没到夏天,荷花还没有开放。
远处传来孩子嬉闹的声音,我犹豫了半天,决定和她搭话。
“嗨。你好。”
“……”
听到我的声音,她动作缓慢地转过了头来注视着我。
嘴巴一抿,像是要说什么似的。
“我叫宫桥崇。是二班的。”
“……桐崎纱织。”她停了一下,“一班。”
“你为什么一直带着这个黑箱子呢?”
“和你没关系吧。”
真是干脆利落的拒绝。我用食指点着额头,而后说道:“那你为什么总是把死物丢进去呢?”
“哗——!”
远处孩子丢来的石块在湖面上溅起巨大的声响。
桐崎的睫毛略略地抖了一下,但身体并没有动弹。只是有点不高兴地把头扭了过去,注视着身边的黑箱。

桐崎丢了很多“死”物进箱子。
死掉的兔子。死掉的鸟。死掉的猫。死掉的狗。
死掉的雏鸡。死掉的虫子。死掉的花。死掉的树(她把树枝折下,丢了进去)。
但我,从来没有见她把什么东西拿出来过,照理来说应该早就已经装满,而那个黑箱子就仿佛一个无底洞,依旧在不断吞噬桐崎丢入的死物。

在那之后我和纱织就算是相识了。
“如何自我介绍呢?”
“……我说过我叫桐崎纱织了吧。”
“没错,但是就如同宫桥崇不只是宫桥崇一样,桐崎纱织也不仅仅只是桐崎纱织吧。”
少女不耐烦地转头瞪我:“那你说我是什么?”
我拿手指抵住下巴,思索着说道:“当然是……”
——死、神、啊。

……

(未完待续
-委托-

BY 某狐
和往常一样,在上午课程结束十分钟之后,瓦西里·维萨里奥诺维奇在学校食堂吃着一份三块半的面条。但和往常不同的是,这次的午餐他耳边不断遭受着宛如银铃般清脆的小广播的袭扰。
“对于传说中杀人如麻血流成河的恐怖杀手‘人类割草机’,在杀手界中可谓是无人不知的,他所拥有的高超杀人技术……不对,应该叫杀人艺术,恐怕在全世界都能排进前十吧。”
噪音源来自他桌子对面,一位只有外表像文学少女的少女。
“不但出手必杀,行动完美,而且收取的佣金低廉得让人简直觉得他并非是将杀人作为职业,而只是单纯在追求杀戮的本能而已。”
至少在昨天,瓦西里和她还只是路人关系,今天却不知为啥貌似被强制性提升到了可以坐在一起吃饭的吃货关系了。
“所以他的业务非常热,而且也因此……保守统计,在他出道的这五年来,死在他手下的人有一千以上。”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她有着和文学少女一样纤细的身材,梳着和文学少女一样的麻花辫,穿着和文学少女一样的整洁校服,戴着和文学少女一样的眼镜……只不过,文雅气质等于零这点摧毁了之前的一切前提。
“传说他是个总是一身燕尾服的绅士,也有传说他是个满身烟味的老头,但恐怕这世上还没人知道他的真面目,毕竟看过他的真面目的人,全部都已经死了……不过嘛……”
说到这里,少女稍微顿了顿,然后换上了一副有些诡异的自豪笑容继续说道。

“我是例外。”

少女故意沉默了半分钟,一脸期待的看着瓦西里,明显在期待他能发问。可惜在此期间,瓦西里只是有些悲哀的看着面前这盘除了面只有番茄酱的意粉,然后用筷子不断的送入口中。唯一一次瞟向对面的一眼,也只是为了看对方面前的猪扒饭解解眼馋而已。
“嘛,既然你这么感兴趣我就直说吧~”
大概是忍不下去了吧,少女抱着双臂托起贫瘠的胸部,大大方方的捏造了不存在的事情继续愉悦的说道。
“‘人类割草机’嘛~虽然听上去挺可怕的,不过老实说,第一印象是个子挺高,像铅笔一样瘦,而且有渣子那么一丁点儿帅,但无论怎么看,这货都只是一枚普通的高中生而已啊,啊哈哈哈哈哈~”
“……够了,米莎小姐……”
听到这里,瓦西里终于放下筷子抬起头开口了。他本来是想用沉默来应对她的,但是再任由少女这么大声的说下去的话,真的非常之不妙。
“我就承认我就是‘人类割草机’好了。不管你是用什么绝妙的推理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都无所谓。只是,如果你还继续在学校食堂这么大声的曝光我的身份的话,那我就不得不抹消掉你的存在了。”
“啊呜~那个……抱歉抱歉,是我太大声了,对不起,所以别吃我。”
看见瓦西里那漆黑中略带鲜红的瞳孔,米莎哆嗦了一下,移开视线心虚的收敛了。
当然少年也没有当贝尔·格里尔斯的打算,不过也不打算继续吃面了,至少在打发了前面这位莫名其妙的少女之前,先不考虑填饱肚子的问题。
“话说,米莎小姐,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这不是在用老掉牙的套路搭讪,只是……有种熟悉的感觉,看着米莎的眼睛感觉似曾相识。
“那是当然的吧!我们可是同班同学啊!”
“呃,啊?是吗?……嗯,这个好像确实是啊……”

……

(未完待续
显示全部...
BAD ENDING、悲剧、悲情等 欢乐、搞笑、GOOD ENDING等 我的作品很萌啊~很萌~ 作者不自重,自拖 哼哼 冷门、冷CP、冷主题等很冷的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2-5-27 12:43
你好,本公司印刷专业、质优价廉、欢迎惠顾 !联系电话:13157192760    QQ:416107251  郑先生   有需要请联系我,谢谢!
#2 - 2012-5-28 13:40
(花自飘零水自流。)
喔喔…所以说以后来个所有作品打包出售嘛QqQ
#2-1 - 2012-5-28 14:15
零火
一直有……夏日剩下的不多了,冬日的话,还有1/3,不过上次没有买到么?
#2-2 - 2012-5-28 16:25
艾拉特抠
零火@Scouts 说: 一直有……夏日剩下的不多了,冬日的话,还有1/3,不过上次没有买到么?
。。咦地址是。。?
#2-3 - 2012-5-28 16:25
艾拉特抠
零火@Scouts 说: 一直有……夏日剩下的不多了,冬日的话,还有1/3,不过上次没有买到么?
咦地址是。。?
#2-4 - 2012-5-28 17:45
零火
魑梵诃察 说: 咦地址是。。?
诶诶?!不在成都么……通贩地址的话已经更新了,朋友再帮忙销售
冬日柑茶,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6145920792
夏日残影,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2629599554
#2-5 - 2012-5-29 09:21
艾拉特抠
零火@Scouts 说: 诶诶?!不在成都么……通贩地址的话已经更新了,朋友再帮忙销售
冬日柑茶,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6145920792
夏日残影,http://item....
哎夏日已经下架了…

我打算高考完去买不知道还有没有(躺平
#2-6 - 2012-5-29 14:32
零火
魑梵诃察 说: 哎夏日已经下架了…

我打算高考完去买不知道还有没有(躺平
啥?卖完了?!不是吧!2333我去补货……如果你在成都我给你送过就是了,我这里还有存货若干
#2-7 - 2012-5-30 11:19
艾拉特抠
零火@Scouts 说: 啥?卖完了?!不是吧!2333我去补货……如果你在成都我给你送过就是了,我这里还有存货若干
早卖完了ヽ(;▽;)ノ。。。我在浙江ヽ(;▽;)ノ。。。请帮我留到高考以后Orz
#2-8 - 2012-5-30 15:24
零火
魑梵诃察 说: 早卖完了ヽ(;▽;)ノ。。。我在浙江ヽ(;▽;)ノ。。。请帮我留到高考以后Orz
咳!不是吧……我去补货,浙江啊……高考完后绝对有,以及还有几天请加油!
#3 - 2012-10-21 22:40
(金皮卡基友的专属痴汉)
又、又卖完了?!还有么……?
#3-1 - 2012-11-22 21:20
零火
没……这次找了社员shitsuya的网店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18886792262
抱歉……OTZ
还有社站……http://www.hon-hak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