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20年8月10日, 共有条目303554条。
  • 原作: 盗墓笔记
  • CP: 瓶邪瓶,胖潘
  • 语言: 繁体中文
  • 尺寸: A5
  • 价格: 65
  • 发售日: 9月15日发货

谁收藏了锄禾当午?

全部收藏会员 (21) »
已完售

作品简介

《锄禾当午》
【预售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 ... &id=16786247190

少年武林,人人心中都有一个武林至尊,他凌驾于江湖、驾驭着江湖,像神祇一样,临风远眺,迎着初阳,衣袖挥挥,不带走一片云彩的玉树临风与变态。而这一切,原本都跟吴家小三爷这位小书生没有什么屁关系,直到某日他在藏经阁里意外地发现了一本南派膻书,直到一箭飞羽破空射爆了他家爱仆的脑袋瓜开始──天下始于大乱。

【书名】《锄禾当午》
【CP】瓶邪瓶之不正经又很正经,微胖潘
【作者】洛久
【字数】7万
【取向】成人向
【排版】繁体中文 直排右翻
【价格】人民币65元整
【封面】弥纯
【Guest】Gei吉/ 夜藤

【试阅】

楔子

三石山,自古传说为修仙之地,凉风徐徐,乱石磊磊,这地方,理应盖上几座庙而后香火鼎盛,信众万千。然而,漫步于三石山中,却总隐隐能感觉到一丝不对,身置其中,寻峰转山,一切看起来是那样地自然平和,但却无人能列举出那不对、究竟是不对在什么地方。

是夜。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两抹黑影一前一后从树峦迭嶂下窜出,无声地潜行在树影之中,只露出一双贪婪的眼。他们,或者可以说整个武林,都在搜索着三十七年前突然出现又神秘消失的一件绝世秘籍,还有,一位盖世高人之命。
若夺此二物,等待他们的就是一世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一想到要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还有花不完的金银财宝,黑影双双舔了下嘴唇,美梦让他们脚下飞步更甚。
然而,三石山既然让人供为仙山,自然有其妙法之处,黑影们虽是沿着主峰山道而上,但他们自从登上了容海侧峰后便格外地小心,没有人知道他们将在这里会遇上什么,因为唯有相当有经验地老樵夫才能安然从容海峰离开。
老一辈皆云,这容海峰啊,这是座吞人血肉的山,也许正因自古往来消失在这座山里的人太多,又找不着尸体,才会有飞仙一说。

这连续跑了快半个时辰了,黑影其中一个终究是忍不住,他稍微拉下蒙布说道:「秃驴,你他娘的真确定走这条路没错?这路还真不是人走的,还没操到女人就得先折在这里!」
对方一个箭步,连影子都没看见地便搧了他头一掌,「姓凉的,你敢再叫老子一声秃驴试试,老子马上让你改成姓无能!」
「华大哥,华和尚,华很多||别别别,小的弱不禁风不禁打啊。」较瘦小的黑影用口形说着。道上称他凉师爷,一手判官笔运得可谓龙飞凤舞,笔尖所至之处,不留活口。
阎王要人三更死,判官笔下,他喜欢把人折磨到五更再咽气。
此刻他只是摸了摸头,眼珠子咕噜一转,随即咭咭咭地笑了出来。
「光头,你看那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又是一顿爆打。
「没错。」华和尚整整衣服说道。
他摸头,瞇起眼,大大的吸了一口气,胸前的巨大念珠也跟着上下起伏着,静了静心,企图平复那股沸腾的激动。

一竹、一壶,一菊台的破庙。
就算哥只是个传说||
但,他,终于拥有了撕裂传说血脉的机会。

各自抽出武器,华凉二人屏气凝神地摸进了这一方小小的破庙。
先是前堂,只见几个破烂的草蒲团随意地散落在地上,他用手滑过桌面,发现竟是一尘不染。他无声地冷笑着,有人的确在这生活。
华和尚对凉师爷使了一个眼色,分别从左右两房进入。若非对自己的身手相当的有信心,这么做无疑送死,但华凉二人是道上数一数二的刺客,就算是传说中的盖世高手又如何?双拳难敌四掌,他们自忖胜券在握,但依旧不敢掉以轻心。
然而,一路摸索到后殿,那一瞬间他们失望了。
没有。
一只耗子也没有的宁静。彷佛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人居住在这里过一样。
「不可能……」华和尚喃喃道。他等了快三十年,这仇,他非报不可,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他无法直视心里涌上的失落、错愕与愤怒,他还有多少个三十年可以找到传说的血脉,并除而快之?
他们持续找了一阵,仍然未果。凉师爷皱起眉,这一趟空手而归实在有些丢脸,他抬头探了一口气,就在那剎那之间,一双如兽类般地眼在黑暗中猛地睁开,随即杀意扑面,不等思考,瞬间就陷入混战。

这是一场极不公平的杀戮。
当华和尚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他双眼处空了两个血窟窿,四肢只余下一条用皮勉强连着的大腿。凉师爷更是惨不忍睹,左胸口穿了个大洞,全身筋脉尽碎,爆体而亡。
他们唯一欣慰的是,那传说也不再是传说,至少,让他们见着了;至少,他的华股眠掌,还让他再也无法对这世间求救。

华和尚想笑,但冒出口的,除了越来越稠黑的血沫之外,大概就是那悔恨的最后一口气。
夜太美,尽管太危险,武林仍然趋之若鹜。




隔天一早,吴邪睁着一双肿得像核桃大的眼出现在张起灵面前,便是连练他最喜欢的招式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张起灵也是知道的,凭吴邪现在还相当蹩脚的功夫,那日他大概也知道吴邪撞见了什么事情。只是吴邪不点破,他亦不想多解释些什么。
两人各怀心事,但练武这事也不能说断就断,他平了平心,待吴邪下了椿后,便开始新的一轮教武。

「但凡练武,皆讲求个『寂』字。」张起灵道。
「『寂』?」吴邪不懂。
他让吴邪站直,两手一前一左,像个木柱一样挺着。张起灵稍稍地提袖,掌心向上略提后,复又缓慢地往下盖,气在手心当中蕴涵着,指锋一转,下一瞬已经直逼吴邪门面!
一切一挡,一避一砍,他是真把吴邪当成木椿,招与招之间大开大阖的刚硬,却又留着一缕峰回路转的柔情,吴邪仅能目不转睛地看着,简直不能呼吸。
鸡皮疙瘩在他身上猛然窜起,倒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一种难以言喻……爆炸的兴奋!
忽觉这些招式都相当地眼熟,好像都在哪里看过,直至张起灵一个落地扫腿,转了个腕花,吴邪才认了出来,这些都是他在扫地、养鸡时会出现的动作。
而且,和不久前那断帚一样,前后呼应,招招行意相连。
吴邪模仿着张起灵的姿势,可不晓得为什么,他完全无法专心,眼神总是跟着张起灵的手滑过来滑过去,看指骨起伏,看得心猿意马,无法自制。
他咬着下唇,强迫自己凈心,可总会在下一瞬被他任何一个姿势引诱,那颀长两指彷佛像鱼饵,勾得吴邪只想张嘴含上,细细啃咬。

「『寂』是内心的平静,万法自然的态度。」张起灵顿了下,直勾勾地看向吴邪,「你的心不够静,想太多。」
吴邪在心里暗暗靠了一声,有你在,我她娘的要是能静下来,老子跟你姓!
满心都是他的身影,满脑子想的都是张起灵的一举一动。
这武,可真是练不下去了。

忽有暗香入鼻,是属于张起灵的味道。那香味从他救起他那时就有,以往只觉得这可真好闻,也喜欢就着人家东嗅西嗅地,可现在,吴邪困窘地往后退了一步,想尽可能地远离这尊门神,免得这人又抓到自己什么把柄,但越是遮掩,越是显得不自然。
张起灵顿了下,眼睛往下扫去,看穿了吴邪的变化,不待犹豫,他屈膝磨了磨吴邪的下身,「你儿子还真是出息。」
吴邪腰腿一软,差点站不住,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他缩到墙角,几乎贴到墙上,一脸的戒备。
「师父,你你你、你别过来。我这没事、没事,我这就去冲个冷水。内心平静,万法自然、自然。」
张起灵眉一挑,不待吴邪解释,他将吴邪拎起,不管他多挣扎,一把将他掳进假山的洞穴里,压在墙上,手往下伸,勘勘隔着衣服,包覆着吴邪的那根物事。
显示全部...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吐槽板

#1 - 2012-8-15 16:19
(同人本印刷)
您好需要印刷通贩周边代理一条龙服务吗,QQ1922594455,包您满意o(≧v≦)o~~
#2 - 2012-8-16 18:51
请问会参加什么展子咩>ww<
#3 - 2012-8-17 10:09
(无欲则刚!)
直排好难过,求出大陆版!
#4 - 2012-8-18 23:18
(戚顾 瓶邪 胖粉 潘妈)
同求大陆版。。竖版表示伤眼。。虽然很有味道!
#5 - 2012-10-6 21:59
(潘爷本命!)
已入台版,印刷很赞!洛久太太的本子质量没话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