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7月18日, 共有条目278386条。
  • 原作: 盗墓笔记
  • CP: 黑瞎子x解子扬
  • 语言: 繁体中文
  • 页数: 待定
  • 尺寸: A5
  • 价格: 55
  • 发售日: 2013-03月
  • 预售地址: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0.0.0.31.ECgUZk&id=18695775564

谁收藏了義眼?

全部收藏会员 (6)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義眼(盜墓帝國-盲目領主VS流浪領主)

【预售地址】http://item.taobao.com/item.htm? ... &id=18695775564

衍生:盜墓筆記
配對:黑瞎子x老癢
性質:以盜墓大公國為設定背景,圖文合本
走向:R18
作者:B.M.(月下吠人)-繪圖 / 夜藤-文章
規格:繁體中文/A5右翻直排
頁數:待定
價格:RMB55(含台灣寄至大陸運費,大陸當地郵資另計)



◎  文章試閱

     

黑瞎子在一片漆黑之中撫摸著老癢的臉,他看不見,只能用掌心感受對方的輪廓,每一個凸起和凹陷的線條他都再熟悉不過了。

「我真想看一看你的臉。」黑瞎子說。這張臉太瘦了。他心想。

「你可以看啊,只要睜開眼睛,」老癢的聲音傳進黑瞎子的耳膜裡,一如他所預期的,沒有起伏,沒有特別激動的情感,哪怕他們正在進行某些激烈的事,「然後就像我 跟你說過的,我可能會死,可能會消失,可能會在你的老二前面化成一團灰,都有可能。如果你想要,可以試試看,真的,我不介意。」

老癢不是在開玩笑,這點黑瞎子很清楚,老癢賭得起,賭不起的是黑瞎子,他的手順著老癢的腰側一路往下摸到對方的臀部,搓揉它滾燙的溫度,「不,我還是繼續在黑暗中摸索你吧!」



※※※



黑瞎子坐在一條客船上,船身隨著海面搖擺晃動。

有一隻綠色的硬皮動物在他的脖頸後方繞成一圈,遠遠看就像一條綠圍巾,再近看一點就會發現那是一隻綠鬣蜥,貌似正因為暈船而面色不善,隨時會露出牠的尖牙或 利爪來恫嚇你──不過事實上牠是一隻溫馴的動物,牠被沒什麼文采的主人取名叫作『阿綠』,『阿綠』的主人正在溫柔的對著牠說話,彷彿要安撫牠離鄉背井的情緒,船上其他人則用一種看見神經病的眼神看著黑瞎子。

這不是黑瞎子的船,所以船上除了那隻綠鬣蜥外再沒有誰認得他。黑瞎子當然擁有自己的船,只是 它們都為了行商而各自駛向其它的海域去了。所以黑瞎子選擇搭上這條船資低廉的客船,它的甲板老舊、船艙年久失修,好像來一場暴風雨就能讓它解體似的,這條 船上有許多來自不同國家的商人,他們因為不同的目的而集中在一起,他們前進的目標卻是同一個:位在偏遠西北方的一個小島。

那個小島上面的人口非常少,大概可以使用三位數來統計,不過它卻有著很大的商機,因為島主是個奇特的人,他的名字就跟他這個人一樣奇特,叫老癢,這肯定是個暱稱,至於他的真實姓名沒人知道,多半也沒人在乎。

──除了黑瞎子以外,他對這個守著鼻屎一樣大的小島國的小領主一直抱有滿腹的好奇心,對他來說,對方的名字比任何稀罕的寶貝兒都還來得吸引人。

不過那倒不是黑瞎子此行的目的,他這一趟來找老癢的原因,純粹是因為他的『義眼』該換一副新的了。



※※※



黑瞎子坐在門外等候,享用老癢的家僕給他泡的茶。

他通常是被排在最後一個被接見的客人,他對此毫不在意,更正確一點的說,他覺得高興極了,這表示他很特別,至少黑瞎子是這麼對自己說的。



老癢和客人們之間的互動是這樣的:老癢待在房間裡,聆聽客人們的需求,客人會列出他們偏好的交易品年份、種類、材質和色澤,然後經過約莫一刻鐘,他們就會得到自己要的東西。老癢的房間就像是個百寶庫,沒有什麼好東西是他拿不出手的,他總是能滿足客人的各種需要。

貨品會由家僕轉交,用一塊細緻的布料包好,小心又確切的交到客人手上,讓客人當場驗完貨並且確定貨真價實後,客人便會給付約定好的款項:在這片島嶼上一律採 現金交易,沒有第二項選擇,所以客人們會備妥所需的現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果他們中途想耍賴,老癢也不跟他們囉嗦,老癢會讓家僕現場把貨品回收並且 當著買主的面銷毀,讓這筆交易就跟買主的信用一樣直接砸毀在地上,再也沒得商量。

這就是老癢,這就是這座的島的規則,你要嘛遵守,要嘛拍拍屁股走人,沒什麼多餘的漏洞可以鑽。因為嚴格來講,老癢並不是個商人,他甚至不是個人,會來這裡跟他作買賣的人多少都知道,這片離群索居的土地、這個以孤僻出名的領主,他就像憑空冒出在這一大片版圖上,遠方是群雄盤踞的國度,他則始終和人群保持距離,只因為他生存的方式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簡單來說,老癢是個死人,這片領土則是他的墳墓,某種不知名的力量將他維繫在人間,讓他在熱鬧和孤獨之中飄蕩。這份不知名的力量也給了老癢一些和凡人交際的籌碼,凡人提出要求,老癢回應,凡人的要求得到了報酬,下一趟就會帶來更多要求,老癢也因此得到等值的報酬,他可以藉由它們養活他手下的一批人,他的家僕、他的總管、他的廚子,還有這片土地上屆指可數的人民。



客人們倒是不在意他們的供貨商是個死人,對他們來說生意是活的比較重要。客人們不了解隱藏在老癢背後的力量,他們只知道從老癢手上拿到的東西,在古玩市場上肯定能賣個好價錢,但務必記得東西一到手立刻就要脫手,而且要在沿著海岸線的 市集賣給其它的批貨商,這樣便能確保東西很快就能流通到海外去,並且轉讓給第二手、第三手……

直到某個遠在不知名的國度的倒楣蛋,他花了大筆的錢 買下這個千迴百轉的寶物,那寶物卻可能轉眼間在他面前突然就變成了廢料,有可能是一個破瓷碗、一尊缺角的銅器、一只斷成半截的鐵杖,諸如此類的。這名買家 氣急敗壞,覺得自己上了大當,卻已經無法追溯禍亂的源頭,誰叫他要貪小便宜用比行情更低的價格跟不知名的賣家買下這個看似價值連城的贗品呢?

是的,這就是老癢玩的把戲,他有本事把看似平凡之物變成幾可亂真的古玩品,沒有人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魔術師的技倆若被人洞悉就不值錢了。客人們慕名而來,心甘情願付錢當個看戲的傻子,反正他們是第一線的受益者,他們也會因此更小心不被同樣的手段給誆騙,並且口徑一致的遵循保密原則,畢竟知情者越多,會上當的人就越少,狡詐的商機進而流失。



黑瞎子大概是這些固定來客之中,唯一對供應商本人的興趣大過貨品的人,他和眼裡只有金錢的純商人不同,在擁有一方之土之前,黑瞎子的職業曾是個土夫子,他搞的是盜墓,發的是死人財,所以他對墓土和死人的氣味再熟悉不過,他也比一般人更了解未知的神袐力量,比方說構 建成『老癢』這個生命的力量,以及老癢本身掌握的力量,它們都跟一股濃郁的青銅氣味有很大的關聯。

黑瞎子對青銅神樹的傳說並不陌生,只是當它被『老癢』這個個體活生生地在現實生活中演示時,黑瞎子還是產生了一種脫離真實的飄然感,錯亂中又帶著難以言喻的亢奮,就像親眼看見蚩尤駕著馬車從眼前呼嘯而過。



房內的交易還在持續,黑瞎子坐在那把有點生朽的木雕椅上,讓他的『阿綠』跟『阿紅』交流情感──『阿紅』是一隻蛇,全身鮮紅得像人類血液顏色的蛇,牠長期待 在老癢的住所,但不確定跟老癢之間是否有馴從關係,就像即使黑瞎子長年帶著『阿綠』在外頭跑,他也不認為自己馴養了這隻動物,如果哪一天這隻綠鬣蜥覺得厭煩了,不想再待在人類身邊,牠隨時可能溜走,獲得真正的自由。

『阿紅』跟老癢的關係,大概也就是牠會三不五時攀在老癢的脖子和手上,用牠滑溜的外 皮撫著老癢,然後讓老癢餵給牠一隻活老鼠當作點心。其實黑瞎子一直不確定這些老鼠是不是活的,就像他有時會懷疑『阿紅』也只是老癢神袐力量的一部份,也許 因為老癢太寂寞,才會弄出這麼一只蛇來陪伴自己,因為這只蛇實在不像任何黑瞎子熟知的物種,也可能是他太孤陋寡聞了。

黑瞎子唯一可以確定的是,老癢的家僕、總管,以及這個島上的居民,都是活人,他們目前待在這兒看上去也沒什麼不自在的。老癢的家僕名叫栓子,栓子在這時替黑瞎子端上第三輪沏的茶,茶壺裡的茶葉已經泡得有些淡了,但黑瞎子仍不以為意的啜著,他的綠鬣蜥跟那只紅蛇正在桌上玩得不亦樂乎。

『阿紅』這個俗爛名字,不用想也知道是黑瞎子自己亂取的,老癢本人可從沒用這個名字叫過他的蛇,他跟黑瞎子不一樣,沒有跟動物對話的習慣。黑瞎子卻覺得,就是因為老癢太冷淡了,『阿紅』才會這麼寂寞,並且喜歡待在『阿綠』的身邊──當然也可能是因為牠們的體溫非常相近。



又有一位客人從房門走出來,他懷裡揣著一個布包,臉上露出心滿意足的模樣,貌似是用了個好價錢換了個更好的物品。黑瞎子望向那人一路離去的背影,聆聽對方踩踏在地面上的腳步,他心想,這應該是最後一個人了。

不出所料,栓子往老癢的門裡看了看,等確認主子的意志後,他轉回頭,跟坐在這裡一整個下午的黑瞎子說,「黑爺,輪到您了,癢爺讓您進房去。」



       ※※※



把黑瞎子引進老癢的房間後,栓子便把房門關上。他今日的工作結束了,在黑瞎子離去之前,老癢不會再接見其他客人,這扇門沒事最好也別亂打開。

至於門內可能傳出的某些動靜,栓子通常會假裝什麼也沒聽見,他的嘴巴和耳朵就跟他的名字一樣牢靠。



老癢的房間不大,裡面的擺設只有一副桌椅,一面窗,一張床,跟一個人。老癢人就坐在床舖上,他看起來相當疲倦……不過黑瞎子並非用『看』的,而是憑藉感覺, 瀰漫在空氣中的窒悶感令人昏昏欲睡,這是可以理解的,每當使用完一輪附著在身上的能力,老癢整個人就像被抽乾了汁液的果實似的,外在雖然還保持完好,內裡卻空空如也,只要用手一戳皮囊就可能破出個大洞。

所以,這間住著人的房裡缺少了該有的『人』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濃郁的青銅氣味,這股氣味一點也不像剛出土的新鮮貨,而是在地底下塵封多年,累積了大量的泥土、碎石子和雨水的潮味,那當中還有一種黑瞎子最熟悉的,也就是血的味道。

簡單來說,此刻端坐在床上,一臉木然的老癢,他本人就跟一尊古董沒什麼兩樣,這尊活生生的古玩肯定價值連城,但黑瞎子不覺得這世間上有那麼多識貨的傢伙,就算有,他也不打算把老癢供出去,這是他獨個兒挖掘到的寶貝,怎能輕易與他人分享?



「你的眼睛呢?」

床上的『古董』開口說話了,這句聽起來不怎麼有情調的開場白黑瞎子倒是習以為常,他從袖套裡掏出一個小縫袋,將它叩地一聲擱在桌上,「在這兒呢,大概兩個禮拜之前失效。」

「哦,」老癢應了一聲,「那你為什麼拖到今天才來?」

黑瞎子晃到老癢的床邊坐下,手臂老實不客氣地繞過老癢的肩膀,把他摟向自己,「我想看看你會不會因此想念我。」

對面傳來一陣沉默,近乎死寂的沉默,黑瞎子知道,這代表老癢正在咀嚼、消化黑瞎子丟給他的訊息,通常這種時候黑瞎子會耐心等待,老癢沒有把他的手甩開,這是個好的開始。

過了好一會兒,老癢把身體轉向黑瞎子,他的目光直直鎖定住黑瞎子的臉,那張臉的眼睛部位綑著一條黑色的布條,這喚起了老癢一些記憶,「你是黑瞎子,」老癢說,黑瞎子笑著點點頭,那個討人厭的笑容又讓老癢想起來某些事,「你是個有錢的王八蛋。」

黑瞎子嗤地笑出聲,「你這個結論怎麼得來的?」

「你是瞎的,所以來找我替你製作『義眼』,付的價格比一般人都高,不過在這之後,你往往會做一些讓我很不爽的事。」

黑瞎子想了想,便把勾著老癢肩膀的手掌移到他的後腦勺,湊上去吻了他的嘴唇一下,「比方說這種事?」

兩人的嘴唇只輕輕碰觸不到一秒就放開了,老癢有點恍惚,他伸出舌頭舔舔乾躁的唇面,「對。」



黑瞎子笑得更歡,這回他直接咬上去,用舌頭鑽進老癢的口腔裡大肆翻攪,這樣做對他來講同樣不是新鮮事,老癢卻像是第一次經歷似的,他開始在黑瞎子的懷裡掙扎,犬齒磨破了黑瞎子的一小塊嘴皮,當老癢總算推開黑瞎子時,兩人中間扯出一長條黏答答的口水,「操你媽的!黑瞎子。」

「我沒記錯的話,你每次都罵這一句,再晚一點還會越罵越難聽──但你卻一次都沒把我趕出去過,如果你不喜歡我這麼做,何必讓我留下來?」

老癢愣住了,如果黑瞎子看得見他的表情,肯定會覺得很有趣,憤怒跟迷惑同時凝結在一張臉上怎會不有趣呢?可惜黑瞎子只能用想像的,當老癢不說話的時候,黑瞎子總是任由自己淌洋在想像的大海裡,這片海洋是黑色的,會從裡頭撈出什東西都不奇怪。

比方說今天黑瞎子從老癢嘴裡撈出來的這個回答,他還是頭一次聽見:老癢瞇起了眼,打量黑瞎子就像一只在深海中探測獵物的魚,「我喜歡你,黑瞎子,就像我喜歡我的人生。它們都跟一團狗屎一樣棒透了。」



天曉得老癢說這句話時到底想起來黑瞎子是誰了沒有。

無所謂,反正結果都一樣,黑瞎子再度被留了下來,在老癢的房間度過一整晚。阿綠跟阿紅被栓子帶去別的地方玩耍了,牠們會被照顧的很好,所以黑瞎子毫不擔心,當他開始脫老癢的衣服時,老癢問了他一句,你不需要吃晚餐嗎?黑瞎子則回答對方:我正在吃。

老癢束領上的扣子被解開的那一秒,黑瞎子便像餓虎撲羊那樣的啃住他的脖子,這一刻他等了很久,儘管距離上回他們見面不超過三個月──三個月是老癢的特殊能力存續的一個周期,有時還會短一些,端看老癢的精神狀態而定。

黑瞎子倒是不介意老癢施加在他的義眼上頭的力量提早失靈,這樣便能拉近他們見面的時間,雖然那象徵著他得摸黑越過一大片海洋來找老癢,反正黑瞎子老早就習慣了黑暗,在他遇見老癢之前。

他舔著老癢的脖子,在對方凸起的喉結左側有一條大動脈正在黑瞎子的舌頭下方清晰的跳動,就跟心跳的頻率一樣,從老癢胸腔裡傳出的砰咚、砰咚聲響在黑瞎子的耳膜中聽得一清二楚。很明顯的,老癢的身體在興奮,他的身體總是比大腦先一步覺醒,也許他心裡還在疑惑著這個對自己上下其手的人到底他媽的是誰?他的手臂已經不自覺地摟住黑瞎子的背。



老癢不是刻意要忘掉黑瞎子的,這件事黑瞎子很清楚,老癢的健忘並不是只針對他一人,所以他心裡沒什麼不平衡的。

對於自己的家僕和管家,老癢之所以能記得他們的相貌跟名字,還有自己是他們的什麼人,完全是因為這些人天天出現在老癢面前,提醒他這些事,若一個人天天看見太陽從東方升起,再落至西方,他也無需花太多腦力憶起這個自然界的定律。儘管老癢每天起床並看見從窗邊照進來的一抹陽光時,總是覺得自己在觀看一場陌生的奇景。

原因出在,老癢的特殊能力需要用他的記憶來交換,他的能力使用得越多,所能保留的記憶便越少。而他得用記憶交換金錢,再用金錢交換生活,周而復始的循環,導致他的記憶能夠儲存一日份的量就已經很不錯了。

打個比方,今日來拜訪老癢的客人,老癢壓根兒不記得他們是誰,他們多半會在離開老癢房間的第二天就被老癢忘得一乾二淨。於是每當這些人下一趟造訪時,都是由栓子先跟老癢一個一個提點來客的名字,至於來意則留給客人進房後向老癢解釋,反正他們想要的寶物類別不脫出那幾樣,他們也不介意這位老東家無法熱絡的招待自己,只要交易能如實完成就好了。

黑瞎子也一樣,關於他,栓子只會告訴老癢,黑爺來了,來保養他的眼睛,上一回他來是七十八天前。老癢對天數的概 念要比月、周、年都強得多,畢竟那是他的記憶停留在大腦裡的時間單位。老癢會向栓子點點頭,讓這位許久不見、需求特殊、出手闊綽的客人進自己房裡,栓子再 來要做的事便是關上門,其餘的部份,由黑瞎子自行向老癢說明,黑瞎子總有辦法讓老癢回想起來自己跟其他的客人都不一樣。



老癢的上衣扣子全部被扯了開來,他的衣領斜斜地從脖子處劃向右胸口,那一片布料此刻正往外翻開,露出裡面白晢的胸部。儘管黑瞎子看不見,但他手掌傳來的觸感告訴他,對方的皮膚很好摸,當然不及女人的細滑,若女人的膚質像綢緞,這片胸膛摸起來更像質地冰涼的玉石,老癢的胸前和腹前都有些肌肉,看樣子他在渾沌度日中也沒忘記要鍛鍊自己。

截至今日為止,黑瞎子和老癢碰過二十三次面,從第四次他們開始上床,也就是說他們總共做過十九次的愛,但老癢把每回都當成是第一回。所以剛開始時黑瞎子被揍得很慘──第一次那沒話說,因為他幾乎是強來,老癢在那之前也沒被男人上過的經驗,兩人幾乎是在鬥毆中完成性事。

之後的每一次,黑瞎子都抱定鼻青臉腫的心理準備,他先是試探,進而引導,然後黑瞎子欣喜的發現,就算老癢的腦子不好使,身體卻還記得他,所以隨著黑瞎子造訪的次數越多,他挨揍的機率也一次次地減少了,就像今天,他算是不費吹灰之力就成功地說服了老癢,讓對方接受自己的愛撫和一切越線的行為,至少到目前為止一切都進行的很順利。

對黑瞎子來說,這可不是色慾薰心,事實上他不好男色,在他的國家裡,他只抱女人。女人能消減黑瞎子的慾火,就像人需要吃肉來緩解飢餓,但他對老癢的感覺卻不是飢餓,而是口渴,人不吃肉還能忍受個好一陣子,沒喝水卻撐不了多久,畢竟人體有百分之七十都是水份。

黑瞎子的手在老癢身上搓揉,手勢近乎貪婪,他自身的體溫偏高,所以老癢偏低的體溫吸引著他的手感,讓他欲罷不能,他索求著那片溫度就像燥熱的沙漠渴望著綠 洲。他趴下去吸吮老癢曝露在空氣中的乳頭,感覺它在自己嘴裡從柔軟變得堅硬,他吸著它們就像吸著植物的根莖,彷彿想從裡面榨出什麼甘甜的液體出來。老癢在上方發出了一陣悶哼,他抓住黑瞎子腦袋後方的繩結,使勁一扯,把那條纏在黑瞎子臉上的黑布給拆掉。



黑布從老癢的手心滑落到地面,老癢把黑瞎子的臉從胸前架起來,逼迫對方直視自己。黑瞎子知道老癢正面臨著什麼樣恐怖的畫面,他的眼珠子在多年前的一場刑訊裡被硬生生挖掉,所以兩邊的眼眶都只剩下黑色的窟窿,看起來就像個猙獰的骷髏頭,肯定不怎麼賞心悅目。

「你每次都要這樣嚇自己,」黑瞎子說,語氣裡流露出一絲憐惜,老癢則是將他的臉拉得更近,伸出舌頭,去舔弄那兩個空洞的眼窩周圍……溫熱的舌頭在眼窩裡穿梭的感覺還真奇妙,不過黑瞎子並不討厭,這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的經驗,「怎麼樣,好吃嗎?」

「這味道我記得……」老癢把舌頭收回去,在口腔裡攪動著它並發出嘖、嘖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對找回某些記憶的軌跡感到滿意,「再多給我一點。」



TBC

【更多精彩请见本子哟~O(∩_∩)O~】
显示全部...

作品预览

出品社团

参加展会

吐槽板

#1 - 2013-1-17 21:27
(让同人之光遍照中原,为传教赴汤蹈火~各路英雄,欢 ... .. ...)
洛阳CandyJar01同人交流会
年后2月15日  拖厂体育馆开启~
天窗专页:http://doujin.bgm.tv/event/602
希望您能支持洛阳同人发展~~
#2 - 2013-1-17 21:28
(让同人之光遍照中原,为传教赴汤蹈火~各路英雄,欢 ... .. ...)
我们提供寄售服务的说~~~
#3 - 2013-1-21 17:05
各位作者和主催你们好,非常抱歉打扰了

郑州地区综合同人展【邪都宅腐祭XDC01】将于2013年3月24日举行,希望您能带着本子来参展。直参摊位50RMB,官方寄售只收取5%寄卖费。

具体详情请戳----
天窗活动页面:http://doujin.bangumi.tv/event/595
公式站:http://blog.sina.com.cn/xdcomic
摊位申请须知:http://blog.sina.com.cn/xdcomic
同人摊位申请表格下载:http://www.163disk.com/fileview_943595.html
寄售申请表格下载:http://www.163disk.com/fileview_943597.html
报名表请发送官方邮箱:xdcomic@163.com
组委会官方QQ:835245619

虽然是第一次办展,但是郑州的孩子们等得太久了,希望能将您的作品分享给郑州的孩子们,期待您带着您的作品一起来参加(*^__^*)
【郑州这边现状是渴求量大,供应量少,我真心希望能在
自己家展子里买本子。哪怕是你们不亲自过来能寄卖就行。真心感谢你们,如有给您带来不便非常抱歉。】
#4 - 2013-2-5 11:28
请问需要东三省场贩代理嘛?很乐意为您服务哟!历史直参展会哈尔滨H201 沈阳CB1 炼丹 邀请赛 圣诞祭 (^_^)/详情417894384 祝大卖 近期已签直参沈阳CB2 http://doujin.bgm.tv/blog/43457
#5 - 2013-2-20 22:50
(2013年3.24 海珠TIT创意园)
您好!这里是广州ChinaComicAssemble国产作品同人展!
我们的展会已定于2013年【3.24】在广州【TIT创意园】举办!
欢迎原创及二次创作的国产作品(题材范围包括动画、漫画、小说、游戏、影视)相关同人本、周边来参展~
详情请看官方微博~http://weibo.com/u/3170696913
天窗:http://doujin.bgm.tv/event/621
官方邮箱:CCAaaaa@yeah.net
官方QQ:2383696731

衷心期待您的参与~↖(^ω^)↗~
#6 - 2013-4-21 23:12
请问需要CP12寄卖吗?
#7 - 2013-4-28 13:31
(总管君在这里~)
【漫展寄售】IC2-风铃祭[第二届ICARE动漫祭
开始时间:2013年5月25日 周六 11:00
结束时间:2013年5月26日 周日 17:00
地点:辽宁省全民健身活动中心(沈阳市和平南大街24号,省委对面,辽宁体育宫)
辽宁沈阳的同人展比较少,所以我觉得这边的妹子对同人本需求量会很大。
外加此展会没有官方寄售,所以为了方便妹子们可以买到场贩外加我也可以赚取出游的费用,所以跑到天窗联盟开个帖子,也不知道格式地点有没有错哈~
我收取的费用是营业额度的10%,如果卖出超过50本,从50本开始算收取9%,然后是100本收8%,以此类推。
因为是第一次干寄售经验上还有些不足,希望各位给予指导。
诚信找我寄售的,有什么需要代购的,或者是签收场贩的,我可以不收钱的(前提本子钱自己付给我哈~)
好了说了一堆了,先把联系方式给予大家哦~
QQ:493556837(写好备注)
手机号:18698892509(恩,因为个人是大学党的原因,不能天天守着QQ所以支持用手机短信先联系我,然后转QQ)
好了,就是以上这些,如有疑问可以给我留言或者直接加QQ。
#8 - 2015-1-10 16:25
(喵嘞个咪~)
大大~这里是:成都寄卖社团本家社~
作为成都FATEOnly的官方寄卖来宣传一下~

十年之约——成都盗墓笔记ONLY【腐女节狂欢!】
天窗地址~http://doujin.bgm.tv/event/2102
地点:四川省成都市成华区东郊记忆成都影像艺术中心(4楼)
时间:2015年03月08日(周日)

摊主群 368063830【摊位申请请入群】
交流群 178112191【关注展会最新消息请入群】


【本届不提供官方寄卖 但有社团寄卖推荐↓↓↓】
本家社:2077835332
官方微博:http://weibo.com/dmon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