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欢迎![登录] [注册]
2019年12月16日, 共有条目288283条。
  • 原作: 黑塔利亚
  • CP: 米英
  • 语言: 简体中文
  • 页数: 60P
  • 尺寸: B5
  • 价格: 25
  • 发售日: 12月9日

谁收藏了《艳情》?

全部收藏会员 »
发售中

作品简介

进食
没有办法,这就是进食,一边咀嚼,一边毁灭,
人生而就会的残酷的行为。

亚瑟柯克兰的蜜穴由于长期被迫充满,抽出里面的东西后也无法很快闭合,鲜嫩的肉一收一缩,这样富有活力的食物让阿尔弗雷德更加饥饿。
没有办法想象,当每日每时每秒都在渴求的食物,此刻出现在面前,吃掉它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甚至感觉全世界都在帮他找理由去吃掉它时,有什么好拒绝的,没有什么好拒绝的,这是最完美的诱惑,他该进食了,他该进食了。
阿尔弗雷德本就没有经验,此刻什么润滑都没有做就直接挺近了亚瑟柯克兰的禁地。
幽穴里面的温度炙热。
柔软的肠道因习惯了被充满的感觉,早已受不了片刻的空虚,立刻迎了上去包裹住他的分身,阿尔弗雷德不由发出满足的叹息。
他看着身下颤抖着的亚瑟柯克兰,遮住眼睛的布再次湿透,嘴唇被咬出血珠,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
今天起,也许他会恨他,阿尔弗雷德突然有些难过,但是下身的快感,让他无法放慢速度,他不愿再看,闭上双眼,继续他狠心的行为。
没有办法,这就是进食,一边咀嚼,一边毁灭,人生而就会的残酷的行为。
此刻食物链底端的亚瑟柯克兰并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些,他只感觉到下身无比痛苦。
身体以诡异的姿势被拉扯,强烈的撞击和摇晃开始令他头晕,地面的冰冷,下腹的胀痛,现在连后穴也开始跟着叫嚣了,身上所有的感觉加起来让他如堕地狱。
亚瑟柯克兰拼命地摇头,他想要否认,否认面前这个疯狂掠夺侵占他的一定不是他认识的阿尔弗雷德。
其实阿尔弗雷德也开始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了,明明睡前,他还觉得他是如此的遥不可及,但是现在,他抚摸他,亲吻他,甚至进入他,一切都骤变就如同一场梦。
不对,有一点是没有变的,他依然是遥不可及的,尽管他现在占有他,他们依然是不可能的,他们从一开始就是不可能的。
亚瑟柯克兰只是将他当作弟弟,就像是他对亚瑟柯克兰说爱他,他在亚瑟柯克兰眼里就只是一个开了个玩笑的弟弟;他占有亚瑟柯克兰,他在亚瑟柯克兰眼里就只是一个开了个大玩笑的弟弟。
就是弟弟。无论做什么,就是弟弟。这完全是一种惩罚,一种不公平的待遇。
他凭什么要受到这种待遇?
阿尔弗雷德开始加快了进出亚瑟柯克兰体内的速度,他觉得需要有人承载他的愤怒。可是看到亚瑟柯克兰难受地抽搐,他又放慢了速度。细想,其实他是狡猾的,因为他利用亚瑟柯克兰在乎他这个弟弟,恣意妄为,他知道,亚瑟柯克兰永远都会为他的错误在心里找好借口,然后原谅他。
毕竟,是弟弟。
"呜……哈……啊……呜……”见亚瑟柯克兰微仰起头,阿尔弗雷德的左手本能的掰开他的双腿,张得更开的双腿无法再护着隐秘的地方,靠着的稻草被蹭得往下滑落些许,亚瑟柯克兰的姿势变成半躺在草垛上,微抬的腰身让幽穴露出些许,只见阿尔弗雷德的巨大在抽插间带入白色的液体,被带入的液体又沾在他的巨大上被带出体外,往复之间有些许滴落在草垛之上,散出丝丝淫乱的气息。
“真是好景色呢。”阿尔弗雷德俯身吻上那人的薄唇,将他未出口的言语与呻吟止于口中,随着他的动作而来的是他的两根手指。
“呜……唔……”突然增加两指宽的东西,亚瑟柯克兰有些不适的扭动腰身,却蹭出一阵接一阵的快感。
“还想要再增加吗?”阿尔弗雷德又再次低下头与亚瑟柯克兰亲吻,他渴望亚瑟柯克兰的亲吻,就是这样的表情,亚瑟柯克兰的表情从未有过的迷离,那种迷离仿佛是他将他的灵魂都吸走了一般。
只可惜这句话很快拉回了阿尔弗雷德吸走的灵魂,亚瑟柯克兰全身僵得不敢有所动作,只能维持着姿势任凭阿尔弗雷德向他索吻,未被吞咽的唾液溢出唇角,在下巴和脖颈上添上水痕,好不容易满足了阿尔弗雷德,却只见他晃了晃从他后穴抽出的手指得意地问他:“都被你弄湿了。”
未等他回答,阿尔弗雷德手下已经动作起来,拉过亚瑟柯克兰的左手,一起来到亚瑟柯克兰的后穴,带着他感受两个人相连的部位。
“你感受到了吗?我们相连在一起,我进入了你的身体。”他们相连在一起,他就像是亚瑟柯克兰身体的一部分,至少阿尔弗雷德此刻觉得,他就像是亚瑟柯克兰身体的一部分,无论他是给他带来快乐的器官,还是带来疼痛的伤疤,他都要让他无法割舍。
“阿尔,快停下,这样做是不对的……啊……”亚瑟柯克兰的话还没说完,就因为阿尔弗雷德突然撤出自己体内的巨大戛然而止。
“我陪王耀去酒吧时,听过一个人说过这样一句话,通往女人心的是阴道,那么通往男人心的就是这里了吧?”阿尔弗雷德盯着还在剧烈收缩的后穴,失去巨大的后穴一下子就把那些液体挤出了体内,深红色的皱褶配上那白色的液体,实在是催情得很,不过在阿尔弗雷德眼里它不光用来疏解欲望,还是通往亚瑟柯克兰心的地方。
“嗯……酒吧,阿尔,你去过那种地方了?”亚瑟柯克兰惊讶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全然忘记了眼前的男人刚刚如何侵占他,现在又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觊觎着他。
“为什么我不能去?”压低身子吻上亚瑟柯克兰的唇,阿尔弗雷德开口道,看到那人一瞬间绷紧的身子,抿紧的嘴角还有脸颊上的粉红,他的心情变得更加愉悦。阿尔弗雷德这次没有直接将自己的巨大插进去,而是四指并拢就着刚才的流出来的液体插了进去,满意的听到亚瑟柯克兰压低的呻吟。
尽管被阿尔弗雷德恶意地玩弄,亚瑟柯克兰依然强忍着愉悦,道:“阿尔,那种地方只会教坏人,你怎么可以去那种地方?”
“酒吧里没有教坏我,相反,我觉得他们人很好。”阿尔弗雷德皱眉。
惊讶得想要撑起身子的亚瑟柯克兰睁着那还含着水意的眼眸不可置信地看着阿尔弗雷德,在看到阿尔弗雷德眼睛里的坚定以后,亚瑟柯克兰摇着头,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他的不相信,“阿尔,你是怎么了?你还说他们没有教坏你,你现在对我做的这些事情还不就是他们教你的!”
“这不是他们教我的,而且我对你做这样的事就是学坏了吗?”抿紧的双唇让阿尔弗雷德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不知轻重的孩子般,见阿尔弗雷德生气,亚瑟柯克兰本能往后挪动身子,后穴里的四根手指因为他的动作而滑出体内,亚瑟柯克兰咬紧下唇忍下这一声轻呼,直到背部碰到墙壁,退无可退。
阿尔弗雷德似乎并没有因为亚瑟柯克兰下意识表露出来的畏惧而放过他。他捞起亚瑟柯克兰让他趴在草垛上,额头抵在上面,臀部高高翘起,这个角度刚好把一收一缩的后穴完全露出来,前面完全勃起的阴茎正流出一丝透明的液体,滴答滴答地落在草垛上,晕出几个不规则的圆点。
空虚已久的后穴终于迎来了手指,温润的肠壁迫不及待的粘上来,蠕动着诱惑手指进入到体内的更深处。
转动着手指,阿尔弗雷德每一下都按压在亚瑟柯克兰的敏感点上,听着亚瑟柯克兰婉转的呻吟,阿尔弗雷德深呼吸控制自己,稍微退出自己的手指,在穴口处不断的旋转戳刺,大拇指虎视眈眈地准备着攻城掠地。
前面的硬物涨得发疼,黏稠的液体不断的流出,只要多一些快感,亚瑟柯克兰就能再次达到高潮,可那好不容易积累的快感却被后穴传来的一丝痛感打碎,“呜……”亚瑟柯克兰的脸颊蹭着凹凸不平的稻草,微微张开的双唇不断呢的逸出好听的呻吟声,在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大拇指探入体内时亚瑟柯克兰抿紧了嘴角,全身僵硬得不敢动弹。
“阿尔,停下,我是你哥哥!”好不容易咽下呻吟的亚瑟柯克兰,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终于如愿让阿尔弗雷德停了下来。
“亚瑟,我们早就不是兄弟了,既然我们不是兄弟,为什么还非要遵守这样的规矩?”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柯克兰红透的耳垂,俯身吻了上去。
“我们就算不再是兄弟了,但就算是畜生,也不该对别人做这样的事!”亚瑟柯克兰趁着阿尔弗雷德放松的时间,用全力推开了他,吼道。
阿尔弗雷德听了这话,怔在原地半天,才闷闷道:“我不是畜生。”
“那你快放了我!”亚瑟柯克兰没有察觉到阿尔弗雷德的不对,满心只想着快点逃离这个地牢,还有面前这个变得不正常的弟弟。
“我不是畜生。”阿尔弗雷德根本没有听到亚瑟柯克兰刚才说了什么,只是一味地强调。
“阿尔!”亚瑟柯克兰企图唤回阿尔弗雷德的注意,但阿尔弗雷德也只是看了他一眼,又闷闷地道:“我不是畜生!”
“阿尔。”见阿尔弗雷德异样,亚瑟柯克兰也不禁软下了语气。
“我不是畜生。我只是爱了一个人而已。”阿尔弗雷德孤零零的站在原地,明明他是刚刚那场侵犯的施虐者,可现在他却看起来更让人心疼。
“那些酒吧里的也不是坏人,至少他们懂得我只是爱一个人,他们不会骂我是畜生。”
“我……”亚瑟柯克兰被阿尔弗雷德的一番话震惊在原地,一时间忘了他应该趁着这个时候逃跑。只是没来得及让亚瑟柯克兰伤感,阿尔弗雷德便走上前,伸手握住亚瑟柯克兰的阴茎,一边粗鲁的撸动,一边道:
“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因为爱上你,所以我才会变成了一个畜生!我不要只是一个人变成畜生!我不要一个人!”
阿尔弗雷德的右手也没闲着,在亚瑟柯克兰的蜜穴中不断的抽插着,偶尔还将手指旋转,换着角度去戳刺亚瑟柯克兰体内的敏感点。
“哈……哈嗯……”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涌来,逐渐蔓延到全身,不一会儿,亚瑟柯克兰便绷紧了身体射出来,达到高潮的快感让他舒服得眯起眼睛,忘记吞咽的嘴巴微微张开,一丝唾液顺着嘴角流出来,滑过下巴滴落在草垛上。
“呵。”直到背后传来阿尔弗雷德的一声轻笑,亚瑟柯克兰才完全回过神来。
此刻,亚瑟柯克兰身体被迫完全打开,那不断深入的手指让亚瑟柯克兰有一种要被开膛破肚的错觉,本能地想要逃开,向前爬离的动作却被阿尔弗雷德一个大力的抽打止住,挺翘的臀部被那么用力的抽打,不一会便浮出一层粉红。
轻轻的转动手指,探寻着那不可见的甬道,阿尔弗雷德虚扶着亚瑟柯克兰的腰腹,问道,“感觉到了吗?亚瑟柯克兰,我的手就在你的体内,你这里,看来很喜欢我,正不断的收缩着挤压着呢。”
“嗯……啊……呜嗯……”
亚瑟柯克兰已经没有力气去回答阿尔弗雷德的问题,他只知道阿尔弗雷德的手指正插着自己的屁股,而他被如此轻易的插入的事已经不值得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正在逐渐沉沦于此,他感觉到快感,他现在,竟然也喜欢被这样对待。
“呜……嗯嗯……”双臂已经无力支撑着身体,亚瑟柯克兰的胸膛往下压接触到草垛,摩擦到胸前的挺尖,快感微不可见,因姿势的改变,亚瑟柯克兰此刻的臀部更加挺翘,阿尔弗雷德看着一开始抵触这个的亚瑟柯克兰慢慢的自己晃动着腰部,呻吟里已经是满满的情色。
    轻勾嘴角,阿尔弗雷德的心情达到前所未有的愉悦,酒吧里的那些人说的没错,感情都是放屁,只有性爱才真的让人愉悦。
    阿尔弗雷德加重手上的力量,用力按压着四周的肠壁,意外地发现亚瑟柯克兰体内的另一个敏感点,于是,亚瑟柯克兰发现,每当阿尔弗雷德旋转手指的时候手指的关节总会轻轻的摩擦到某一个点,可他又没有用力去按压那里,渐渐的那一点传出一阵阵的瘙痒,亚瑟柯克兰咬紧自己的下唇,最后抵抗不住诱惑,出声提醒阿尔弗雷德,“不要了,那里……啊啊啊啊……”
    一点突然的被连续按压,快感一瞬间爆发,前面勃起的阴茎再一次射出白色的浊液,后穴因为这快感而更加用力的夹紧手指,那被夹紧的手指此刻却不安分,继续在体内按压着,旋转着,制造着一波又一波能令人窒息的快感。
    “哈啊啊啊……呜啊啊……”
    靠着后面得到连续几次的高潮,亚瑟柯克兰的意识已经完全丧失,只知道大张着双腿接受着阿尔弗雷德的给予,前面的阴茎已经射不出什么了,可后面的快感还在涌出,仿佛无边无尽……
    “啊……哈……”
还抬着头却完全射不出什么的阴茎此刻颤抖了几次,铃口竟连续喷出透明的液体,那透明的液体擦过亚瑟柯克兰的小腹,将他刚才射出的白浊一起带走落在草垛上。
    阿尔弗雷德才不去管这些,自顾自地将自己的阴茎插了进去,那里现在温软湿热,已经完全不抗拒外来的东西,亚瑟柯克兰在无意识中,随着他的动作偶尔呻吟一声,终于在十分钟以后,阿尔弗雷德射了出来,还算体贴地射在亚瑟柯克兰的背部和臀部上,阿尔弗雷德抬手将那白色的浊液抹开,甚至还粘了一些涂抹到亚瑟柯克兰的胸部上,满意的看着眼前这具诱人的躯体被自己的精液全数标记,只是沉睡前,阿尔弗雷德还是有些悲哀地想起:
哥哥,弟弟。这是一场注定了越有快感就越空虚的性爱。
显示全部...

作品预览

吐槽板

#1 - 2015-12-11 23:56
你好我是廊坊印刷厂小张。我厂海德堡多年专业制作同人画册,手提袋,明信片,不干胶画帖,信封 海报,特典,光盘等各种印刷,已经和好多社团,和囧神展会在合作、还可以代理通贩一条龙合作。欢迎新老客户咨询13931626362..  qq24114743空间里有做的过的本子随时欢迎看印厂咱们是厂家